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三百零四章爆發!(求月票!)

第三百零四章爆發!(求月票!)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29 16:09  字數:3150

有血有肉,有筋脈,有骨頭的蟒蛇,周身雷電纏繞,蟒眼中綻出攝人心脾的冷光。

這是一條融合血靈訣、雷電、寒冰、大地四種玄妙靈訣,如擁有了生命的異物,它扭動著粗長身軀,瞬間便來到范樂眼前。

「轟隆隆!」

蟒蛇張口一吐,雷聲滾滾『盪』『盪』,一個個雷球落向范樂。

雷球中,冰雹如鐵石,冰棱如寒刀,濺著血花刺向范樂。靈域304

就在范樂腳下,大地也傳來一聲轟鳴,地心之力如看不見的枷鎖,瞬間套在范樂身上。

他才欲運轉靈訣,突地喉嚨一嗆,一口甘甜鮮血不受控制地噴『射』出來。

「蓬蓬!蓬蓬!」

他心跳急劇加快,全身鮮血如被某種不知名力量牽引,在他筋脈內異常流傳。

范樂忽然手忙腳『亂』。

「這,這是……」馮蓉驚訝看向琅邪,眼中有著深深『迷』『惑』,似乎有些不敢確定。

「靈訣融合!」琅邪深吸一口氣,目顯驚駭之『色』,「這技藝融合的嫻熟程度,簡直嘆為觀止,我從未見過將不同屬『性』靈訣,融合起來戰鬥的方式。」

「我聽都沒有聽過。」馮蓉驚叫。

遠處,一株茂密古樹上,宋婷玉一身綵衣,居高臨下觀望著這場戰鬥。

待到她發現秦烈抽出泥漿凝結為蟒蛇,以寒冰鍛骨,以血靈訣賦予血氣,以雷電賦予力量後,也是一臉匪夷所思。

不同屬『性』的靈訣,往往相生相剋。兩兩都很難融在一起。更何況是四種?

秦烈將四種靈訣擰在一塊兒。如天神之手一般,強行捏造出一條生龍活虎的蟒蛇,這簡直就是神跡!

在場所有人,不但從未見過,連聽,都沒有聽過如此聳人聽聞的手段。

「不可能!這怎麼可能!」范樂尖叫,他下意識暴退,滿臉驚悚。

然而。漫天雷球,冰雹、冰錐、冰棱,血光如風暴,大地的枷鎖,自身鮮血的異常,令他根本無從躲避。

一霎間,范樂之身被淹沒,被血靈訣、雷電、寒冰、大地四種靈訣形成的狂轟濫炸,給直接籠罩住。

「轟隆隆!轟隆隆!」

震耳欲聾的轟鳴聲,從范樂所在之地接連爆出。那片區域飛沙走石,能量扭曲混『亂』。充斥著令人心顫的詭異波動。

至於那條蟒蛇,則是一頭鑽入那片區域,在裡面「喀嚓喀嚓」的啃咬著什麼……靈域304

「呼……」

秦烈長長吐出一口濁氣,只覺得魂輕目明,隨著堵在胸口的鬱氣被釋放出來,他靈魂一震,魂湖彷彿都明凈起來。

在他的眼瞳深處,隱隱能看見湖泊般的深邃影子,如兩個清澈見底的湖泊,被他眼瞳收入瞳底。

眼睛,是心靈的倒影,能直觀反映魂湖的變化。

「萬象境中期境界!」馮蓉一直緊緊盯著他,一看到他眼瞳深處的微變,立即驚叫起來。

琅邪也是神情微震。

在戰鬥中,秦烈因釋放掉心中鬱悶,因怒火、不甘被發泄出來,如撥開雲霧見彩虹一樣,竟掃除魂湖內的陰影,水到渠成般直達萬象境中期。

「喀嚓!喀嚓!嗷嗷!」

泥沙翻滾的混『亂』區域,范樂骨骼如被啃噬,他在凄厲慘叫。

然而,因為泥沙的飛揚,眾人並不能看清裡面的真實場景。

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此刻突然面如土『色』。

尤其是應興然,眼見秦烈從地上坐起來後,如忽然變了一個人一般,他就一直隱隱不安。

如今,范樂明顯處於絕對劣勢,似被秦烈在痛苦折磨著,這讓他愈發驚懼起來。

「秦烈!范樂是合歡宗的人,你,你見好就收吧!」應興然忽然記起范樂身份,臉『色』驚變後,忙呵斥道:「合歡宗是天運大陸的赤銅級勢力,范樂,只是他們先行派來的人,要不了多久,合歡宗的強者就會一一到來,你可別千萬別惹大麻煩!」

「秦烈,收手吧,這人身份背景在那擺著,你真要是殺了他,以後怕是很難收場。」馮蓉在震驚過後,也反應過來,忙道:「帶著靈紋柱離開吧,這器具宗……你不待也罷。」

琅邪沒有吭聲,而是眯著眼,看向人群的後方。

「我重傷倒地時,范樂欲要痛下殺手時,怎沒見你阻止?」秦烈臉『色』平靜的可怕,他沒有去看范樂那邊一眼,而是隨意走嚮應興然。

沿途所有人,一看到他走來,紛紛為他讓路。

讓他能一路來到應興然身前。

「我,我有提醒范樂!」應興然面紅耳赤道,旋即勃然大怒,喝道:「秦烈,你什麼意思?還有,你是什麼身份?你怎敢這麼和我講話?」

他有些驚懼,所以拿出器具宗的宗主身份,要在氣勢上壓制秦烈。

在他眼中,此刻臉上沒有憤怒,眼中也沒有怒意,平靜的有些反常秦烈,令他渾身不安。靈域304

他本能的恐懼。

「身份?」秦烈漠然,深深看嚮應興然的眼睛,突然道:「身份是可以變的!」

在所有人的注視下,他閃電般出手,竟一把扣住應興然的脖頸,單憑一隻左手,將應興然給凌空提了起來。

「秦烈!」

「秦烈!」

「你幹什麼?」

「你瘋了不成?」

眾多器具宗的武者,紛紛尖叫,都被他這突然之舉嚇到。

連琅邪和馮蓉也是勃然變『色』。

「嗚嗚!嗚嗚嗚!」

應興然臉『色』漲得通紅,兩腳虛空不住踢蹬著,兩手死命拍打著秦烈的左手,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