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三百章衝突

第三百章衝突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27 18:44  字數:3770

..co

十二根靈紋柱是器具宗立宗根本,也是器具宗獨有的標誌,更是器具宗挑選有潛力弟子的方法。

在器具宗,沒有什麼東西比十二根靈紋柱更加重要,當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知道秦烈墜入幽冥界,的確傷心遺憾了好一陣子,但他們真正傷心的,還是靈紋柱找不回來了。

……至於秦烈,在他們眼中,其實並不如靈紋柱緊要。

如今眼見秦烈要離開,應興然雖然有些不好意思,可還是厚著臉皮要求秦烈將十二根靈紋柱留下來。

「對器具宗而言,靈紋柱就是命根子,我們器具宗的種種靈陣圖,都和十二根靈紋柱有關。」應興然拱手作揖,將態度放低,神色謙卑,不過眼神卻很堅定,「我們不能失去靈紋柱。所以,既然你執意離開,還請將靈紋柱留下來吧……」

「秦烈,你好好想想,千萬別一時衝動啊。」羅志昌接過話,「對器具宗而言,你也是一筆財富,你就是器具宗的未來。但如果,如果你真的決定脫離宗門,那靈紋柱……還真要留下。」

蔣皓和房奇,訕訕乾笑著,也是點頭。

四人意見統一。

秦烈臉色奇差無比,他深深看著應興然,看著應興然眼中的神光內斂,忽然明白過來。

之前,應興然心魂重創,器具宗試過種種方法醫治,都始終無法令他恢復過來。

應興然也是絕望了,知道自己必死無疑,才急急挑選繼承者。梁央祖,他本人,都是應興然的希望,是應興然認定的宗門復興者。

羅志昌、房奇、蔣皓三大供奉。畢竟年歲已高,他們已經無法站出來領導器具宗。

所以四人才會輕而易舉將宗主之位,拱手交給他,由他來取代應興然去坐宗主寶座。

然而。半年前在他的要求下,玄天盟出手將應興然救醒了,解決了應興然心魂的重創,令應興然恢復如初。

應興然正值壯年,以前以為要死了,才會心灰意冷,才會心生退意,如今龍精虎猛了,怎甘願讓他去坐器具宗的宗主之位?

在器具宗遭遇危機時。是他挺身而出。助器具宗渡過難關。在宗門內,他也積累了一定的聲望和人氣,如果他真留在器具宗內。豈不是會威脅到應興然的地位?

也難怪,難怪應興然要將散落各地的心腹召回來。難怪在自己言明要離開器具宗後,他只是象徵性的勸說兩句,就立即索要靈紋柱。

秦烈突然明白,在應興然的內心深處,恐怕也是巴不得自己早早離開才好。

想通這些後,秦烈心底冷笑不迭,看著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說道:「十二根靈紋柱已經被我煉化,和我血肉相連,強行取出來,會令我身負重創,甚至可能讓我靈魂俱滅。」

「這……」應興然滿臉愕然。

三大供奉面面相覷,也聽出來了,知道秦烈是不準備交出靈紋柱了。

「嘿嘿,靈紋柱這種好東西,換了我拿到,那也是死都不會交出來的。」范樂在旁邊怪笑不已。

「在那邊!都在那邊!」

「宗主和秦烈吵起來了!」

「秦烈要退出器具宗!」

「快過去看看!」

「……」

分散在周邊的宗門弟子長老,越來越多的聚集過來,將這一塊圍的水泄不通。

童濟華、譚東陵、衛青、韓慶瑞、康智、蓮柔等等秦烈熟識的人,都在人群中,他們遠遠看著秦烈,臉色各異。

宋婷玉躲在牆角,不肯真正現身,她那張美艷嫵媚的臉上,寫滿了看笑話的揶揄表情。

「秦烈,通過靈紋柱,已經掌握了十二種靈陣圖刻畫之術。而且,關於我們器具宗的種種秘典,許多宗門秘辛,我們也都為你開放了……」應興然皺著眉頭,一臉誠懇地說道:「這些,我們都不打算收回,念在你對器具宗有功,就由你帶在身上了。但十二根靈紋柱,當真是器具宗的根本,還請你能留下來,不要讓我們為難。」

「是啊秦烈,別的東西你拿了就拿了,我們不多說什麼,可靈紋柱事關重大,你真要脫離宗門,這靈紋柱必須要留下來。」羅志昌表態。

房奇和蔣皓也婉言勸說,都要他丟下靈紋柱,然後就由他離開。

好像秦烈拯救器具宗於水深火熱之中,三番五次讓器具宗脫險的事情,都已經被他們忘的一乾二淨了。

秦烈忽然想起宋婷玉的一番話:「最煩那些虛偽煉器師的嘴臉了!」

此刻,看著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秦烈終於明白為什麼宋婷玉、屠世雄眾人,那麼不待見煉器師,也明白了以淵、龐峰等人離開時的心情。

「靈紋柱關乎我性命,我如果取出,那小命就沒了。」秦烈沉著臉,道:「你們是想要我的命?」

「秦烈,你看,怎麼就沒法說通你呢?」應興然臉色漸漸陰沉,「你真要帶著器具宗的至寶離開?」

「嘿嘿,看來要動武了。」范樂咧著嘴,惟恐天下不亂,嚷嚷道:「說再多沒用,這件事恐怕需要武力來解決。」

「童濟華!讓琅邪來處理此事!」應興然皺著眉頭,在人群中鎖定童濟華,以眼神示意了一下。

秦烈也看向童濟華。

童濟華滿臉苦笑,搖了搖頭,輕聲嘆息一聲,就要轉身離開。

就在此時,聚集的人群,忽然主動分開一條路。

「琅邪大人!」

「琅邪大人!」

兩邊的人群,主動行禮,驚訝的輕呼。

只見琅邪和馮蓉兩人,帶著一眾血矛的武者,從人群中闊步走來。

他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