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九十六章詭變

第二百九十六章詭變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26 16:39  字數:3516

七煞谷的山林中。!

史景雲帶著一眾谷內武者,從七煞谷趕了過來,朝著顧通等人的葬身之地靠攏。

他們本以為顧通、沈梅蘭、賈松林親自出面,定然能輕輕鬆鬆將凌家族人擒拿,將其帶回谷內審問後格殺。

然而,等了許久許久,他們也不見顧通、沈梅蘭、賈松林返回谷內,而且還始終聯繫不上,這讓谷內其餘人有些不安。

於是,史景雲被派了出去,奉命去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在秦烈和凌家人離開兩個時辰後,史景雲終於趕到戰鬥發生之地,看著一個個巨坑,看著一具具血肉模糊的焦黑屍體,史景雲臉色劇變,「寂滅玄雷!這是寂滅玄雷!」

他神情驚恐,禁不住尖叫起來,他對寂滅玄雷有著深入骨髓的畏懼。

在器具宗的時候,寂滅玄雷爆炸形成的威力,如噩夢一樣,時常在他腦海浮現。

一看那巨坑,他就明白過來——這是秦烈下的手!

「秦烈沒死,他還活著,是他將凌家族人救走的!」史景雲在那些巨坑中搜尋了一番,很快就發現了顧通、沈梅蘭、賈松林的屍體。

當這三具屍體的映入眼帘後,史景雲手足冰冷,臉色變得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。

「史老,還不要追下去?」旁邊麾下詢問。

「追什麼追!」史景雲一瞪眼,氣急敗壞道:「三位谷主都被轟殺,你們難道以為我比他們三個加起來都強大?」

那些人唯唯諾諾不敢搭話。

「回谷!將這邊發生的事情通知玄天盟,就說器具宗的秦烈對七煞谷大開殺戒!」史景雲陰沉著臉,低頭看了一眼他的斷指,又覺得那指根在隱隱生痛。

「你是要跟我去毒霧澤?」秦烈忽然停下,回頭看向宋婷玉,神色疑惑。

這是一條前往毒霧澤的崎嶇山路,沿途都是茂密森林·有蜿蜒的小河,秦烈帶著凌家族人,正忙於趕路。

而宋婷玉,則是沒有騎乘流雲七彩蝶·就這麼不急不緩地跟在他身後。

這讓秦烈有些費解,他認為此間事了,宋婷玉應該急於回玄天盟,將她在幽冥界的經歷說清楚,而不是在自己身上浪費時間。

「送凌家族人到毒霧澤後,你要跟我走一趟,與我去玄天城·去見我父親。」宋婷玉不知何時換了一件素白長裙,這長裙讓她顯得素雅清麗,少了幾分耀眼的美艷。

她嘴角帶著淺笑·瞥了一眼隊伍前方的凌語詩,故意和秦烈拉近距離,柔聲說道:「凌家的問題,總是要解決的,並不是他們進入了毒霧澤,就真的沒有麻煩了。」

「秦烈,她說的沒錯,凌家的問題很嚴重。」凌語詩在隊伍前方插話,她對凌峰吩咐了一句·讓凌峰帶著族人繼續前行。

她本人放緩腳步,待到秦烈和宋婷玉跟上來,才深深看向宋婷玉·「宋小姐有何高見?」

「我父親對異族的偏見,不是我能解開的,我需要秦烈喚出血厲前輩·由血厲前輩來說服他。」宋婷玉已經不敢小看凌語詩,而且此事關乎凌家,所以她沒有避開凌語詩,仔細說明她的想法,「血厲前輩來自於別的大陸,而且血厲前輩的真實境界修為也足以讓我父親重視起來。他說的話,要比我·比秦烈,比你凌語詩·都要管用的多。」

秦烈眼睛微亮,「宋小姐,你是受血厲的啟發,認為玄天盟也可以和那些大陸一樣,和異族正常來往?」

「嗯,血厲前輩的那番話,讓我很受激勵。」宋婷玉露出深思的神色,「按照血厲前輩的說法,在我們靈域周邊,有著許許多多的小界,眾多的輔世界,生活著許多有別於我們的生靈。那些小界中的生靈,也是高等智慧種族,在他們的天地之中,有著我們主世界沒有的奇妙-,有著我們不存在的特殊修鍊材料,我覺得雙方如果能建立起交易,對彼此都有好處。」

「你比你父親的眼界還要開闊。」秦烈由衷讚歎,然後點了點頭,說道: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等我送凌家回到器具宗,我和你去一趟玄天城。」

「凌小姐,現在你也明白我的想法了,現在我能不能問一句,你們凌家到底來自於何處?在未來,你們能給我們玄天盟帶來什麼利益?」宋婷玉又一次問道。

秦烈也看向凌語詩,也問出心中疑惑:「究竟怎麼一回事?」

「事實上,我們也不是特別清楚,我,萱萱,還有凌峰的變化,就在近期發生,來的太過突然,我們現在也還沒有弄明白。」凌語詩擰起左肩一縷紫發,看著那妖艷的紫色,說道:「凌家會有今天的化,反倒是你爺爺最清楚。他曾經對凌峰說過

凌語詩說明凌峰的那番話。

「又是我爺爺。」秦烈聽完後,表情苦澀,搖了搖頭,嘆道:「我也有一肚子的疑惑想問,我也想找到他,可惜,可惜我根本不知道他在何處。」

「這麼說,你們也不知道你們是誰?」宋婷玉眼神古怪。

「不管你信不信,但事實就是如此,至少現在的我們,還不知自己的身份來歷。」凌語詩無奈道。

「看來你們需要一段時間來摸索自己。」宋婷玉輕輕皺著眉頭,才欲講話,卻感知到玉墜內的波動。

她取出傳訊的玉墜子,當著秦烈和凌語詩的面,建立起精神聯繫。

一陣玄妙-的波動,從她全身蕩漾開來,那波動透過玉墜子,如瞬息萬里,直達遙遠的玄天城。

「是我父親。」過了一會兒,她將玉墜子收了起來,「他已經知道顧通、沈梅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