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九十四章痛下殺手!

第二百九十四章痛下殺手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25 17:27  字數:3608

山林中,顧通、沈梅蘭、賈松林三人,被寂滅玄雷轟炸的血肉模糊。*.*

其中顧通、賈松林已奄奄一息,只有沈梅蘭反應及時,瞬間祭出一件防護類的靈器,雖然靈器凝成的光罩立即爆碎了,她本人也還是遭受了重創,但和顧通、賈松林相比,她的傷勢並不致命。

三人被宋婷玉誘導進林間,一來到宋婷玉身旁,立即發現一種層層疊疊的禁錮之力,突然施加到他們身上。

待到他們意識到不妙,大聲驚叫之時,宋婷玉果斷抽身退開。

而四個寂滅玄雷,也不負宋婷玉的信任,精準無比地從天而將,直接落在三人中央轟炸開來。

「宋小姐!你,你竟敢包庇異族!就算是玄天盟,也非你們宋家能完全掌控!」沈梅蘭半邊身子鮮血如河流淌,她不斷運轉著靈訣,以柔和的冰藍色靈光,一遍遍溫潤調理傷勢,在寂滅玄雷形成的深坑之中,指著宋婷玉厲聲怒斥。

顧通、賈松林皮開肉裂,全身漆黑色,如被雷電反覆衝擊著,身子痙攣的顫抖著,嘴角流出大口大口的血污。

兩人連講話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宋婷玉提前撤離,如今一身絢爛的裙裝,身姿輕盈優雅的,又在沈梅蘭旁邊的巨坑邊沿站定。

她嫵媚動人的臉上,流露出自然而然的笑容,在邊沿看著下方色厲內荏的沈梅蘭,柔聲說道:「沈谷主,玄天盟當然不是我們宋家能絕對把持的,在異族一事上,就算是我父親恐怕也不能完全做主,也的確如你所說。需要徵詢謝家、聶家的意見。所以嘛,這件事我壓根沒有知會我父親,對你們突下殺手,也只是我個人單方面的決定而已。」

「你,你怎敢,怎敢這麼做?!」沈梅蘭彷彿用盡了全身力氣地喊道。

「我怎麼不敢?」宋婷玉臉上笑容不減,悠然說道:「你們並沒有你們所想的那麼重要。七煞谷,僅僅只是玄天盟下屬一個青石級的勢力,和你們一樣的附庸勢力。我們下面有十幾個。而你們三個,又只是七煞谷的一個小谷主,你們真當自己是一號人物了?」

正抽搐著的顧通、賈松林,聽到宋婷玉這番話,身子顫動的更加厲害了。

他們像是受了極大的刺激。

宋婷玉微笑著。款款來到沈梅蘭身旁,她湊到沈梅蘭眼前,輕聲說道:「在我眼中,你們三個加起來的價值,也不如秦烈一人。關於異族……我和我父親有著不同的看法,我會慢慢改變他對異族的看法,讓玄天盟能通過異族。來進一步壯大完善自己。你們,因為極端仇視凌家,所以會打亂我的步驟,可能會向八極聖殿說明凌家的情況。所以我必須除掉你們。」

沈梅蘭神情巨震。

也在此時,宋婷玉修長晶瑩的左手,往她面門上按了下來。

在沈梅蘭的眼中,這隻精緻勻稱的小手。一點點變大,漸漸遮掩了她的視線。

「砰!」

一團絢爛虹光。如煙花爆開,在沈梅蘭眼瞳內驚鴻一現。

沈梅蘭的面容,被煙花飛濺出來的凌厲力量,給狂暴衝擊,她的臉上,如開出一朵鮮艷的血花。

隨著鮮血花朵的盛開,沈梅蘭的生機,在一點點的流逝。

宋婷玉輕笑一聲,轉過身來,又朝著顧通、賈松林走去。

遭受重創後,連活動都艱難的顧通、賈松林,看著宋婷玉輕易抹殺了沈梅蘭,已經心生恐懼,意識到這個玄天盟盟主的獨女,不但有著冠絕赤瀾大陸的美貌,還有著蛇蠍般的心腸。

「宋,宋小姐……」顧通聲音艱澀無力,「我可以發誓,發誓忘記今天發生的一切,忘記凌家身上流出的紫色鮮血。而且我發誓,發誓只為宋家效忠,絕不敢將今日之事泄露出去,還請,還請宋小姐手下留情,能放我一條生路。」

「宋小姐,請高抬貴手啊!」賈松林也苦苦哀求。

沈梅蘭被殺後,兩人終於明白,就算他們在七煞谷貴為七大首腦,但在玄天盟眼中,他們依然不值一提。

他們也意識到,有一天宋禹即便查出宋婷玉背著他,將他們三人擊殺,也頂多呵斥兩句,說她胡來而已。

所以他們醒悟了過來,明白他們和宋婷玉根本沒有討價還價,沒有威脅宋婷玉的資格。

他們已經深深後悔。

然而,宋婷玉從小接受的教育,就是一旦決心去做某事,就要乾脆利落,就不能受一切束縛阻礙。

就算是去做一件錯誤的事情,也要做的乾乾淨淨,也不能留下什麼瑕疵。

在她眼中,如果留下顧通、賈松林的性命,那就是瑕疵了。

於是她毫不猶豫痛下殺手。

……

另一端。

秦烈以心神御動六根靈紋柱,施展「諸天封禁陣」,將六根靈紋柱表層的靈陣圖激活,發揮出其中的威力。

朗朗晴空,炎炎烈日下,六根靈紋柱如六座小峰懸浮虛空,從六根靈紋柱上方灑落出一片片光幕,光幕凝結成結界屏障,如一扇扇巨門落下,將四面八方鎖死。

星光耀耀,猛禽啼叫,長河貫穿,天鎖地捆。

「封禁!」

秦烈指向七煞谷武者所在的天空。

六根靈紋柱,化成六道流光,突然分散開來,坐落在六個角落,將那片區域圍住。

「嘭!」

欲要逃來的裘旭東,一頭撞擊在星光凝鍊的光幕上,只見星光飛濺,一片片璀璨能量洶湧而來,如浪濤般將他推擠到後面。

他竟無法衝破壁障。

「嘭!嘭!嘭!嘭!」

更多七煞谷的武者,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