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八十八章塵封的信箋

第二百八十八章塵封的信箋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22 18:25  字數:3670

「把那木雕給我看看吧,我或許可以幫到你呢?」

宋婷玉眼神期待地看向他,主動伸出手來,很誠懇地說道:「放心,我會幫你保守秘密的。你不是也說了,想要找到你爺爺,想知道關於他的事情么?」

秦烈拿著木雕,皺著眉頭,在暗暗猶豫著。

想了好一會兒,他又深深看了宋婷玉一眼,這才將木雕遞過去,「你小心一點。」

「放心放心。」宋婷玉美眸一亮,對秦烈的信任,她非常滿意,接過木雕,她稍稍穩定了一下,便嘗試以精神意識滲透其中。

秦烈也緊張起來,一瞬不移地看向她,希望她能夠有所發現。

然而,下一刻,他就發現宋婷玉笑容一僵。

「怎麼?」秦烈訝然。

宋婷玉神色有些尷尬,她晶瑩的臉頰上,泛出一絲羞赧的紅潤,「好像,好像我連精神意識都進不去,我再試試……」

她不死心的又一次嘗試。

一縷凝結的精神念頭,才稍稍碰觸到木雕,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撥盪開來。

她的念頭,似乎不被認可,一靠近木雕,就被直接甩開,壓根無法滲透一絲進去。

連續幾次嘗試失敗後,宋婷玉俏臉浮現苦笑,她重新將木雕還給秦烈,無奈道:「看樣子我幫不了你,這木雕有封禁,它只允許你的精神意識進入……」

秦烈目顯奇異之色,握著木雕沉默起來。

好半響,他重新將木雕收入空間戒,又繞著葯山晃悠了一圈,發現沒有什麼異常後,他讓宋婷玉又送他去凌家鎮。

走在凌家鎮空曠的街道上。看著旁邊一棟棟小房子,他輕嘆一聲。

所有凌家的族人,都是在極寒山脈靈獸和武者衝突的時候,從此地遷移到冰岩城。

凌家族人在冰岩城沒有生活多久,因為他擊殺了杜海天一家,又被迫從冰岩城離開,遷往了七煞谷的地界。

現在的凌家族人,背井離鄉,寄人籬下。在七煞谷的日子定然很艱難。

他一路走到屬於他的小屋,推開布滿灰塵的小門,踏入蛛網集結的屋內,他情緒有些低落。

那一年,就在這裡。他勸說凌語詩離開,勸凌語詩跟隨鳩琉瑜去七煞谷,他以為他的做法是正確的,以為凌語詩、凌萱萱跟隨了鳩琉瑜,在黑鐵級的七煞谷,必然能夠有更輝煌的人生。

一晃數年過去了,凌家七零八落。鳩琉瑜因他而死,凌語詩、凌萱萱也因為和他的關係,被七煞谷的人針對。

如今重新回到這裡,回想當年他的決定。他不知他那時對凌語詩的勸說,究竟是對是錯。

在這個小屋中,他生活了七年,在後面兩年內。這小屋內多了個一個女人……

這女人當他是傻子,過來為他洗衣掃地。為他打掃衛生,為他放水洗澡,這女人雖然囉嗦,雖然整天瑣瑣念,卻心地善良,從沒有真正害過他……

一幕幕過去的記憶,一幕幕兩人獨處的畫面,忽然映入心頭。

秦烈在屋內怔然。

許久後,他來到他以前睡覺的小木床,在床沿邊上,他看到一封信,一封落滿了灰塵的信箋,信上有著他極為熟悉的字體。

他有些錯愕地拿起信箋,打開,凝神去看信上的內容。

「秦烈,從冰岩城離開後,你到底去了何處?我找了你很久很久,我去了冰岩城,去了那個高宇說的石林,去了極寒山脈,去了葯山……」

「你可能會去的地方,我都找遍了,我怎麼也找不到你。」

「希望你沒事,我希望你好好活著,希望你能記著對我說的話。」

「就在這裡,你曾經對我說過,有一天你會來陰煞谷找我。」

「師傅催的急,我現在要回去了,我會在陰煞谷等你。」

「我等你有一天兌現你當時的諾言,我會在七煞谷,等你某一天到來。」

「你一定要來呀。」

「記著,有人在等你,一直再等,還會一直等下去……」

這封信是凌語詩留下的,在他從冰岩城失蹤後,這女人不顧她師傅的反對,孤身一人偷偷離開陰煞谷,在冰岩城附近,在葯山,石林,極寒山脈,凌家鎮這裡苦苦找他。

從信箋上,秦烈知道凌語詩找了他許久,卻不知他一直都在極寒山脈地底修鍊。

她被鳩琉瑜逼迫的急,不得不返回,在回去之前,她應該在這個留有兩人記憶的木屋中呆過。

也是在這裡,她寫下了這封信,將其留了下來。

她希望有一天自己能看到。

如今,他重回故里,雖然遲了幾年,但他還是瞧見了這封信。

這封信上,沒有一句肉麻的情話,但每一段話,每一句話,每一個字裡面,都透露著濃濃的情意,流露出深深的思戀和擔心……

小屋中,秦烈拿著這封信,回憶起一幕幕往事,不自禁地攥緊了手中的信箋。

許久後,他珍而重之地將信箋收入空間戒,闊步離開木屋,沖外面站定的宋婷玉說道:「儘快送我去陰煞谷!」

……

「李中正!卜祥!你們來幹什麼?」

陰煞穀穀外的鎮上,凌家族人居住的宅子內,凌萱萱怒氣沖沖地嬌喝道。

金煞谷的李中正,還有火煞谷的卜祥,兩人約好的前來。

在外面,不少金煞谷、火煞谷的武者,在虎視眈眈,抱著臂膀冷笑看著裡面。

「來看我的小妾啊。」卜祥身材微胖,嘴角有一個黑痣,小眼睛閃爍著**裸的光芒,他色迷迷看向嬌憨火辣的凌萱萱,「你這個小辣椒,我最近做夢都在想著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