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八十七章葯山的詭異圖案(求

第二百八十七章葯山的詭異圖案(求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22 15:16  字數:3907

流雲七彩蝶如一道絢爛彩虹,帶著秦烈、宋婷玉兩人,從紫霧海中的幽靈島飛走。

一路朝著七煞谷的方向而去。

本為五階靈獸的流雲七彩蝶,又以速度見長,它從幽靈島離開,出了紫霧海的勢力範圍,也僅僅只是用了一個時辰左右。

在第二天旭日初升時,流雲七彩蝶便出現在凌家鎮的上空,從幽靈島方向去七煞谷,要途徑凌家鎮,經過冰岩城,穿過森羅殿……

「停一下。」秦烈在凌家鎮上空忽然輕喝一聲。靈域287

宋婷玉身穿綵衣,一身鮮艷亮麗的衣衫,在初升的陽光照耀下,綻放出湛湛神光,那光芒將她『迷』人身姿襯托的如不沾凡塵的神祗。

聽到秦烈的要求,她嫣然輕笑,伸出玉手輕輕拍了一下身下的流雲七彩蝶,「去那邊。」她指向『葯』山的方向。

如一道彩虹貫『射』下來,流雲七彩蝶穩穩落在『葯』山的山頂,主動趴伏了下來,好方便宋婷玉、秦烈走下。

「這就是『葯』山對吧?」宋婷玉打量著不高的小山,看著叢生的雜草,說道:「在凌家族人遷移後,這個地方看樣子荒廢了,聽說你以前就在裡面修鍊?」

「嗯,我在這裡呆了七八年。」秦烈走下流雲七彩蝶,踏上雜草齊腰的『葯』山山頂,從這個角度,他能看到凌家鎮。

在所有族人遷移後,凌家鎮已經空無一人,從山上望過去,鎮上一片死寂。沒有絲毫的生命動向。

這座『葯』山,沒有人打理培育後,以前的靈草也都人挖走。

從『葯』山山巔順著小道下來,秦烈來到山腰的部位。看著一個個被石塊堵實的山洞,秦烈唏噓不已。

「聽說你以前有五年時間渾渾噩噩?」宋婷玉美眸熠熠,「你和你爺爺將大量的時間用在『葯』山內,你都在修鍊。那他……在忙什麼?」

秦烈恍然。

他以前在無法無念狀態苦修,沒有認真去想,他爺爺究竟在忙於什麼。

他只記得,他爺爺時常見不著人,經常『性』的在極寒山脈走動,有時候來到『葯』山內,趁著他修鍊的時候,會說許多修鍊上的話語,講解煉器上的一些禁忌和要訣。

他爺爺在凌家鎮陪著他。待了整整五年。這五年時間。他並不知道他爺爺究竟忙於何事……

皺著眉頭,秦烈繞著『葯』山游『盪』,眼睛盯著一個個石洞探視著。希望能找到一點蛛絲馬跡。

他知道他爺爺應該沒有回來過,以他如今在赤瀾大陸的名氣。他爺爺真回來,想要找到他並不困難。

「咦!」

『葯』山另外一端的宋婷玉,忽然輕呼一聲,似乎發現了什麼奇妙。

秦烈立即趕了過去。

在『葯』山的背面,在一塊平整光滑的山石上,被人以利器刻畫出一個奇特的八角形圖案。靈域287

這個八角形,看起來,像是用一根根骨頭搭起來的,每一個突出的角,都是一個白骨森森的骷髏頭。

八角形內部,一簇簇的惡鬼靈魂聚集著,如雲團一樣。

在這個八角形圖案中心,有一個拳頭大小的孔洞,似乎能『插』入什麼東西一樣。

這個詭異的圖案,看一眼就覺得陰森可怖,讓人覺得渾身壓抑,如望著九幽深處煉獄一般恐懼。

「以前這裡就有這個圖案嗎?」見秦烈到來,宋婷玉皺著眉頭,有些驚異的詢問:「不知道為什麼,看著這個圖案,我就覺得很不安。究竟是什麼人,刻畫在石頭上的?」

「以前肯定沒有這個圖案。」走上前,秦烈湊在那圖案上,凝神去看。

突地,一陣陰森邪異的波動,在他靠近後,從那詭異的八角圖案上『盪』漾出來。

那八角形八個骷髏頭組成的角,一個個栩栩如生的骷髏頭空洞眼瞳內,似乎出現了一點點亮光,那八角形內部一簇簇的惡鬼冤魂,如在輕輕蠕動著,要蘇醒過來一般。

宋婷玉駭然變『色』,驚叫道:「好強大的精神邪力!」

秦烈也是渾身一震。

只見他爺爺唯一留給他的那根木雕,突地不受控制地從他空間戒內飛逸出來,這木雕一出來,竟直接『插』在那八角形圖案中心!

那八角形中心的孔洞,似乎就是為了木雕『插』入而鑿開,木雕的腿部端,就這麼契合無間的,落在八角形中心。

猛然一看,彷彿是他爺爺站在一簇簇惡鬼怨靈之中,在接受諸多幽魂厲鬼朝拜。

「啊!」宋婷玉掩口尖叫。

秦烈也是驚駭莫名。

只見,那一簇簇惡鬼凶魂,在那雕像『插』入中央後,倏地化為一縷縷明光熠熠的光點,紛紛鑽入了雕像內部。

就連八個骷髏頭眼瞳內,忽然冒出來的如鬼火一般的綠『色』焰火,也彷彿受著木雕的吸引,接連湧入雕像。

而秦山的雕像,則是自成一股吸扯力,將八角形圖案的光點、綠『色』火焰一一吸收,如接納某種玄妙的訊息……

「啪啪啪!」

隨著幽魂厲鬼和骷髏頭內火苗的被吸收,這個八角形的詭異圖案,突然間爆碎。

眨眼間,陰森猙獰的圖案,就被某種早就存在的力量摧毀。

除了木雕還在石洞中,那先前的八角形圖案,再也看不出一點存在的痕迹,被抹除的乾乾淨淨。靈域287

那木雕,就『插』在石洞中,又變得平凡無奇,沒有一絲光澤波動,沒有一點特殊的精神氣息。

然而,不論是秦烈,亦或者宋婷玉,看向那木雕的眼神,都浮現深深的驚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