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八十六章我們,究竟是誰?

第二百八十六章我們,究竟是誰?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21 18:56  字數:3530

陰煞谷的谷外,有一個大鎮,鎮上住著的人,都是谷內長老、核心弟子的親屬,凌家的那些族人也都在鎮上。◎

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倆,從陰煞谷出來後,就往鎮上行去。來到鎮南角一個大宅子處,兩姐妹看到不少身穿金衣、紅衣的武者,在那宅子周邊晃悠著。

「是金煞谷和火煞谷的人!」凌萱萱看了一眼,便俏臉顯出怒意,「他們在監視著我們!」

「先進去吧。」凌語詩輕嘆一聲,在那些金煞谷、火煞谷武者的目光下,和妹妹一起踏入大宅子。靈域286

「大小姐二小姐回來了。」有凌家族人揚聲吆喝。

「語詩,萱萱,你們可看到外面的人?」凌承志從後院走出來,神情沉重的問道。

「看到了。」凌萱萱哼了一聲,「他們來幹什麼?是不是要搗『亂』的?」

「哎……」凌承志嘆息一聲,帶著兩姐妹來到後院。

後院內,凌家的那些族老,凌峰,還有眾多的凌家族人竟然齊聚一堂。

「剛剛金煞谷的裘旭東來過,他過來精告我們,讓我們這段時間不準離開這個鎮子。」凌承志臉色灰暗,「裘旭東讓我們趁早打消逃走的念頭,他說如果我們膽敢妄動,金煞谷和火煞谷的武者絕不會客氣。」

凌語詩俏臉微變,「看來他們知道森羅殿會派人來接應我們。」

「怎麼一回事?」凌承志皺眉問道。

「陸璃師姐將我們被『逼』迫一事,告訴了森羅殿和器具宗那邊,器具宗那邊沒有動靜。但森羅殿回訊過來了。聽說屠世雄安排他兒子,帶著麾下的統領,要來接應我們離開七煞谷。」凌萱萱解釋,然後幽幽說道:「他們是給秦烈面子。所以來援助我們……」

一聽她提起秦烈,凌家的族人,忽然齊齊沉默了下來。

許久後,凌峰搖頭輕嘆。眼中湧出悲痛之色。

「看來他們是知道這件事了。」凌承志想了一下,也說道:「裘旭東也說了,讓我們少做無謂的掙扎,他說誰都沒辦法改變我們凌家的命運。說凌家沒有被滅掉,說我們能存活到現在,已經是七煞谷做出的最大讓步了……」

眾多凌家族人,聽他這麼一說,都是滿臉頹然無奈之色。

「小詩啊,還有萱萱。為了凌家……你們就從了吧?」凌家族老凌博顫顫巍巍說道。「我們凌家太弱小了。在七煞谷這種地方,任何人都能滅掉我們。凌家經歷了那麼多慘事,族人已經犧牲太多了。為了凌家還能立足下去,你們就犧牲一下吧?」

「是啊。凌家怎麼可能抗衡七煞谷?沒有你們師傅的照顧,我們在這裡根本就沒有活路啊!」族老凌祥也附和。

「大小姐,二小姐,你們就為凌家犧牲一下吧?」

「你們父親如果活著,為了家族的存活,也會這麼做的。」

「是啊。」

「……」靈域286

許多貪生怕死的凌家族人,在裘旭東前來威脅後,都心驚膽顫,他們發現外面金煞谷、火煞谷的武者還在虎視眈眈環伺著,明顯心存歹意。

為了活命,他們主動勸說凌語詩、凌萱萱,希望兩姐妹遵從沈梅蘭的安排,以小妾的身份下嫁給李中正和卜祥。

——他們都不想死。

「都閉嘴!」族老凌康安怒視著凌博和凌祥,喝道:「小詩和萱萱為家族做的事情還不夠多麼?如果不是小詩和萱萱,凌家,早被杜海天給弄的七零八落,早就被人都害死了!是因為小詩和萱萱在,我們才能來七煞谷,才能有個安全的地方休養生息,也是因為小詩和萱萱,前幾年我們在這裡過的還不錯。」

「沒有大小姐和二小姐,凌家,在冰岩城的時候,就被杜海天給斬盡殺絕了。」凌峰冷哼,「是陸璃看在大小姐和二小姐的面子上,想方設法帶凌家走出了冰岩城,才讓凌家能夠置身事外。」

「嗯,沒有兩個小姐,就沒有現在的凌家。」

「大小姐和二小姐已經犧牲很多了。」

也有不少凌家的族人明辨是非,這時候吆喝起來,和凌博、凌祥眾人對峙。

「如果不是因為凌家還在這裡,小詩和萱萱,都可以不回來。」凌康安瞪著先前叫喊的那些人,「她們姐妹回來為鳩琉瑜守孝,一方面是為了報師恩,可另外一方面,也是為了保全族人。如果她們不回來,我們這裡的所有人,早已經被七煞谷殺光了!」

這番話後,眾多凌家族人都沉默了,先前叫囂著讓兩姐妹犧牲的那些人,也羞愧的低頭不吭聲。

「小詩,萱萱,你們,你們的頭髮……」凌承志目『露』驚異色。

他發現凌語詩和凌萱萱在情緒失控後,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,似乎漸漸變了顏色……變成了一種很奇異的深紫色。

就連兩姐妹的眼瞳,也隱隱呈淡紫色,顯得非常奇特。

他還當兩姐妹修鍊了某種稀罕的靈訣。

「頭髮的顏色是吧?」凌萱萱抓起一縷碎發,混不在意的說道: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最近情緒一旦失控,頭髮就會變成紫色。好像,好像上次在器具宗的時候,頭髮顏色就有點反常了,莫名其妙的,也不知道為什麼……」

「小詩,你也是?」凌承志驚訝道。

「嗯,上次在器具宗,秦烈拔出一個個靈紋柱,最後引得邪冥通道被打開。當內部冥魔氣擴散出來後,我就覺得身體不太舒服,好像,好像鮮血忽然滾燙了起來……」凌語詩仔細去想當時的情形,皺著眉頭描述感受,「我的頭髮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