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八十二章下狠手

第二百八十二章下狠手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20 12:31  字數:3447

「宋師妹,張兄弟,你們這段時間被困,一定沒有好好休息過。來來來,喝點酒,吃點肉,咱們好好聊聊。」任南拿著酒袋,和他三位師弟一起,笑著從帳篷走出。

兩個蒼羽會的女子,也是露出淺笑,陪著他們一同來到秦烈、宋婷玉身旁。

「先喝點酒吧。」任南過來後,隨手向秦烈、宋婷玉各扔了一袋酒,熱絡道:「哎,在邪冥通道打開後,最近邪族攻勢兇猛,以後不知道會有多少戰鬥發生呢。能好好活一天,一定要珍惜,不能虧待了自己,你們說是不是?」

「對對,有酒有肉,縱情享樂,這才是人生!」一人笑道。

「對呀,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,是要珍惜每一天。」單月也道。

「任大哥說的有理。」宋婷玉接過酒袋,隨口附和了一句,便小口小口喝了起來。

一行六人的目光,齊齊凝聚在她吞咽的動作上,神色略顯緊張。

秦烈心中冷哼一聲,也拿起酒袋,動作粗獷的痛飲。

火辣辣的酒液,如小溪,順著他的脖頸流淌下來,直達他胸腔。

先服用了一枚玄天盟解毒丹藥的他,根本不怕酒中的毒藥,所以毫不擔心,一眨眼功夫,他就將酒袋內的酒喝光,打了個酒嗝後,還沉喝一聲:「痛快!」

「哈,張兄弟真是一個豪氣的人,難怪張兄弟在土煞谷那麼吃得開,連我們都久仰大名。」任南讚歎。

「客氣客氣。」秦烈隨手將空酒袋扔向他,眯著眼。看著任南、單月一行人,看著他們眼中的喜色,心中冷笑不迭。

任南、單月沒有急著答話,而是留心宋婷玉。待到他們看到宋婷玉一口一口的,也將一袋子酒喝光,他們眼中喜色更濃。

之前,他們望向宋婷玉、秦烈手上空間戒的目光。還躲躲閃閃,似乎還心存顧忌。

但現在,在秦烈、宋婷玉將酒袋中的酒喝光後,他們目光中的貪婪之色,已經漸漸不加掩飾,明顯的讓任何人都能看出他們的貪慾了。

「宋師妹,張兄弟,你們在七煞谷應該都頗有些身份背景吧?」紫霧海的顧萬里,笑嘻嘻地湊上前來。坐在了宋婷玉的身旁。他眼睛瞄著宋婷玉手指上的戒指。「空間戒可不是一般人能持有的……」

「空間戒?」宋婷玉瞥了他一眼,忽然輕笑著搖頭,伸出修長指頭搖晃了一下。說道:「這不是空間戒,就是普通的戒指。我是覺得好看才戴起來的。」

「普通的戒指?」顧萬里臉上笑容一僵。

秦烈掃了宋婷玉一眼,心中暗笑,看這女人怎麼捉弄任南六人。

「自然是普通的戒指。」宋婷玉很乾脆的褪下戒指,大大方方將其遞給顧萬里,美眸帶著狡黠的意味,說道:「不信顧大哥可以檢查一下呀?」

顧萬里臉色怪異,接過那一枚戒指,他仔仔細細檢查一遍,又以精神意識嘗試滲透,卻發現戒指是實心的,裡面當真沒有獨立的小空間。

他又檢查了一會兒,臉色有些難看,一言不發地將戒指遞給任南。

任南臉上的笑容,也早已消失,他緊皺著眉頭,也仔仔細細檢查了幾遍,之後神色難看,又將戒指遞給單月。

單月接過戒指,也沒有看出什麼玄妙,也肯定這就是一枚普普通通的戒指,根本不是他們所想的空間戒。

「張兄弟,你手上的?」顧萬里又看向秦烈。

「和她的一樣,就是普通的戒指,這是她親手製成的。」秦烈咧嘴一笑,和宋婷玉交換了一個眼神,信口開河道:「我和她……那個私定終身了,就分別為對方製作了一枚戒指,你們拿著的,是我為她親手制住的。我這個,是她為我以玉石雕琢而成,雖然不是空間戒,但是對我們而言,卻有特殊的寓意,所以我們一直都佩帶著。」

宋婷玉嬌嗔的白了他一眼,似在怪他占自己便宜,不過也沒說破,而是附和著微笑說:「嗯,我們佩戴的戒指,是為對方專門製作的,雖不是空間戒,但對我們而言很重要。」

兩人這番話落下,任南一行六人,臉色跟吃了蒼蠅一樣難看。

「媽的,原來是兩個狗男女定情的信物,白白浪費了老子的一番功夫!」任南一肚子惱火,「兩顆**丹還值不少靈石呢,真是白白糟蹋了!」

「真是倒霉,還以為運氣來了,沒料到只是兩個窮癟三!」顧萬里也罵罵咧咧。

「我就說嘛,萬象境的武者,怎麼可能持有空間戒?」單月一臉失落,「算了,既然這樣,也別節外生枝了。」

她一看不是空間戒,先前的決心立即動搖了,認為這樣沒理由的擊殺宋婷玉、秦烈兩人,完全沒必要了。

「你們,你們說什麼?你們想幹什麼呀?」宋婷玉則是滿臉驚慌,美眸中流露出的駭然懼意,讓秦烈都不得不讚歎她的演技,「張焦,我們走,他們不懷好意!唔……」

站起來,宋婷玉曼妙誘人的身子,忽然一個蹌踉,如喝醉一般搖搖晃晃。

她眼中驚懼之意更重,尖叫起來:「你們,你們竟然在酒里下了毒!你們怎敢這麼對待我們?你們不得好死!」

秦烈在一旁默默坐著,他看著宋婷玉的精湛演技,暗暗讚歎。

「任大哥?」單月這時候看向任南,徵詢任南的意見。

任南臉色陰沉,他冷冷看著秦烈,又望向宋婷玉,看著宋婷玉那搖搖晃晃,但卻妖嬈無比的美妙身姿,他忽然道:「反正已經開頭了,就一不做二不休了!要是放他們一條生路的話,他們還是會懷恨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