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八十章回歸(求推薦票!!)

第二百八十章回歸(求推薦票!!)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9 14:23  字數:3474

迷迷糊糊的秦烈,覺得全身浸泡在水裡,衣衫都濕透了。

慢慢睜開眼,他發現他處在一個很淺的水窪中,水很渾濁,也不深,只是到

在一眼看不到邊的水窪中,生長著一人高的水草,水草綠幽幽的,很嫩,隨風而動。

「你醒來啦?」宋婷玉動聽的柔聲,從他後面一片水草中傳來。

秦烈回頭去看,見她用手將那些密集的水草撥開,從中走了過來。

她完美的酮體,裹著一套桔紅色的裙裝,那長裙被水浸沒濕透,緊緊貼著她火辣妖嬈的身姿,將其凹凸有致的迷人身材,給遮遮掩掩的襯托出來,看得人能血脈噴張。

但她臉色不太好,顯得有些蒼白,就連往常奪人心魄的美眸,也似乎有點黯淡無光。

只是看了一眼,秦烈就知道她傷勢應該很重,「你去了什麼地方?」

「我比你先醒了一會兒,我擔心那些角魔族的強者,還會追殺過來,所以一醒過來就去四處繞了一圈。」宋婷玉一臉疲憊,她美腿在水中搖曳生姿,慢慢來到秦烈這邊,說道:「我們來到第四層了,有沒有感覺呼吸都不一樣?」

秦烈吸了一口氣,目顯異色,輕呼道:「空氣中帶著點冥魔氣,不過很稀薄,這裡的氣息……是天地靈氣和冥魔氣共存?」

「嗯,從這一層起,冥魔氣和天地靈氣混雜著遍布每一個角落。也是因為如此,幽冥界的邪族,和我們人族,可以在這裡並存。」宋婷玉指著身旁的水草,「這是凈魔蘭草,它們能吸收冥魔氣。然後吐出我們能正常呼吸的空氣。凈魔蘭草和魔甲蟲的作用,恰恰相反,這種草繁殖力很快,我們所在的水窪中,只要種上十來株凈魔蘭草,幾個月後,百畝的水窪就會布滿凈魔蘭草。」

聽她這麼一說,秦烈不由認真打量身邊的水草,他仔細一看。發現這種水草的草葉上,有著許多細密的小孔。

那些小孔,如人的嘴巴和鼻孔一樣,似乎在一直不停的呼氣吸氣。

秦烈將鼻子湊上前,嗅了一口。眼睛微微一亮,說道:「真是神奇。」

凈魔蘭草果然在一邊吸收稀薄的冥魔氣,一邊呼出清新的空氣,也難怪這一塊水窪的空氣,嗅著讓人心肺都覺得舒暢自然。

在他好奇地觀察凈魔蘭草的時候,宋婷玉的眼睛,也靜靜凝視著他……

下面一層龍捲風內。宋婷玉遭受角魔族強者連番攻擊,以石頭、巨木、各種不知名的鐵器狂轟濫炸,隱匿作用厲害但防禦力很一般的流虹罩,瞬間被爆碎。她的後心,也連番遭受重擊,她猝不及防下,瞬間被重創。

她當時一身靈力都幾欲潰散。最後連一絲力量都無法凝出,在她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。是秦烈將她緊緊摟在懷中,以自己的軀體,來替她承受那些轟擊……

那一刻,她被秦烈全身裹住,在狂暴的龍捲風中,她臉頰緊貼著秦烈的胸口,竟覺得無比的踏實安心……她從未有過那種感受。

她知道一塊巨石,往她後腦勺撞擊而來,她知道那是唯一一塊沒有被秦烈護著的部位。

她看到秦烈弓著身子,忽然奮力變動位置,以自己的後背,來替她承受了必殺的一擊……

那一刻,秦烈渾身巨震,瞬間吐血昏迷,那狂暴的震動波,讓處在秦烈懷中的她,也身子猛地一顫。

然而,她知道,在那一刻,除了身子的顫動外,她還有一個地方也跟著輕輕顫動了一下……她的心。

「幹嗎?」秦烈訝然看向她,疑惑道:「你怎麼不吭聲了?一副怪怪的模樣,怎麼?傷的太重了?」

「傷的的確不輕,短時間恐怕不能亂動力量,必須調理好丹田靈海,才能與人交戰。」宋婷玉回過神來,美眸波光訕訕,輕道:「你呢?在那龍捲風裡面,你比我還早一刻的昏迷了過去,你的傷勢如何?」

秦烈一怔,這才回想過來,不由趕緊窺視體內狀況。

精神意識內視,他的臟腑、筋脈、骨骼的細微變化,一一在他魂湖中反映出來,通過魂湖這一面鏡子,他能清晰看到全身的狀況。

然後他發現,他背部的骨骼有著明顯的裂紋,後心皮肉破碎,全身筋脈刺痛無比,就連丹田靈海,也處於激烈的動蕩中……

苦笑一聲,他無奈道:「我也傷的不輕,不論是身體,還是丹田靈海,都受到了重擊。那傢伙附加在巨石上的力量,重創了身體後,餘力還衝入我丹田靈海,將我靈海也攪的動蕩不休,我也需要時間調理紊亂,然後才能運轉靈力恢復。」

「你明知道發動攻擊的是六角戰士,而且那傢伙的目標,似乎……也只是我。為什麼,為什麼你護著我?最後那一擊……非常可怕,甚至能要了你的命?為什麼替我擋了下來?」宋婷玉明眸深邃無垠,流露出複雜莫名的神色,幽幽的看著秦烈詢問。

「為什麼?」秦烈愣了一下,旋即有些茫然的搖了搖頭,在她的深深注視下,說道:「我也不知道,當時沒想那麼多,也來不及想,反正就是那麼做了。」

宋婷玉心湖蕩漾起一絲漣漪,美眸內異芒一點點亮了起來,聲音愈發輕柔了,「你是說,你根本沒想,就是本能的那麼去做了?」

「哦,應該是這樣吧,我也不太清楚。」秦烈隨意地答了一句。

宋婷玉卻忽然沉默。

她沒有再去看秦烈,而是微垂著頭,絕美的臉頰上,顯出了秦烈無法看懂的神情,似迷惑,似驚喜,似緊張,似激動……無法辨別。

秦烈見她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