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七十六章血厲的蠱惑

第二百七十六章血厲的蠱惑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7 18:35  字數:3793

「血之絕地?」

秦烈恍然,看著血厲激動莫名的表現,他大致猜測出這一層很特殊,應該對血靈訣的修鍊有很大幫助。

「哎,如果我本體在此,藉助於這血之絕地,我只需要半年時間,就能恢復如初!」血厲懊悔不已,連連叫道:「早知道你這個小子,能找到這種奇地,我寧願多耽擱一段時間,也要留在你身邊。可惜,太可惜了……」

血厲的靈魂血影,略有些模糊,不過他和一般形體只能以靈魂傳訊不同,從秦烈鎮魂珠內遁出後,血厲能直接能大聲嚷嚷,根本不像一個魂體,倒是像一個活生生的人。

宋婷玉在血厲半魂出來後,暗暗驚異,美眸神光凝聚在血厲身上,一直在小心打量著。靈域276

「什麼叫血之絕地?」秦烈問。

「由鮮血和天地靈氣混合而成的奇地!」血厲看著身下暗紅『色』的大地,看著頭頂暗紅『色』的天空,向秦烈解釋。

「這種地方往往發生過極為慘烈且壯觀的血戰,有無數生靈被斬殺,鮮血流淌出來,將大地染紅,從鮮血內飄出的血氣,又融入雲層,讓天也變成血紅『色』。真正強者的鮮血之中,都是有著澎湃能量的,那些鮮血浸沒在大地和空氣中,和天地靈氣漸漸融合,因特殊地勢的存在,被逐漸凈化掉鮮血內的戾氣、殺意、種種糟粕,從而形成純凈的血之靈氣……」

血厲詳細說明血之絕地形成的奧妙。

秦烈和宋婷玉都是凝神傾聽,對這血之絕地也有些好奇,不知道這地方究竟有何妙用。

「血之絕地的形成很複雜,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三種因素,要經過血戰,要有無數強者之血灑落。要戰場本就是一種絕地,要有濃烈的天地靈氣配合,要有自然形成的凈化陣法……」

血厲看著他,「總之,血之絕地的形成極其困難。我血煞宗找尋許多年,都沒有能找到一個血之絕地作為立宗之地,沒料到在我被囚禁千年後,半個靈魂竟然在鬼地方發現了一個,當真是世事難料。」他感嘆萬千。

「秦烈。此地……不宜久留啊。」宋婷玉在血厲唏噓感慨的時候,來到秦烈身旁悄悄提醒,「角魔族的強者,隨時都可能過來,我們長時間留在這個地方。不利用我們迅速回到赤瀾大陸。」

秦烈也輕輕點頭表示明白。

他也在奇怪,奇怪一路上為什麼這麼順利,奇怪在幽冥界達到這一層的山峰口,並沒有角魔族的強者坐鎮。

這顯然極其不合常理。

「小子,有沒有興趣修習血靈訣?」就在此時,血厲的半魂瞄了他一眼,很嚴肅地問道。

「血靈訣?」秦烈皺眉明鄭之我是鄭克臧。搖頭說道:「沒興趣,我可不想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,不想修鍊到後期,以吸食鮮血為生。」

「吸食鮮血為生?」宋婷玉俏臉驚變。

「小子。看來你對我血煞宗的血靈訣,有一些誤解。」血厲沉『吟』了一下,也不管宋婷玉在場,認真地向他解釋:「那種吸食鮮血的傢伙。是自甘墮落,是自己被心頭邪念掌控了。你看血矛的那些人。也都修鍊血靈訣,不也沒事?」

「沒事?血矛的創建者游宏志,後期不是已經不像人了?還有血影,還有梁央祖,最後都成什麼樣了?」秦烈反駁。

「嘿,那是因為我交給游宏志的血靈訣,並非原版。我是想要一點點掌控他,所以才故意為之,我修鍊的血靈訣,就不會有這方面的問題,只要心志堅韌,根本不用擔心遭受血煞反噬。」

血厲循循善誘,蠱『惑』道:「血靈訣是煉血的靈訣,在整個靈域都是罕見的法門,通過不斷凝鍊鮮血,增強鮮血之力強大自身,積累力量。血靈訣的血煞之力,來源於鮮血,和丹田靈海的元府並不衝突,自然就和你修鍊的法決沒有衝突,你完全可以兼修血靈訣來煉血,額外來獲取一種全新的力量!」

「你修鍊的那種雷電靈訣,能通過雷霆閃電淬鍊身體,煉骨肉、筋脈、甚至臟腑,但很難將鮮血也給煉到。而我血煞宗的血靈訣,就是專門煉血,將所有力量融入鮮血之中,能彌補你這方面的不足。」靈域276

「你看我,只是鮮血的掌御者,『操』控者,我能通過我的精血,讓別人鮮血爆裂,能『操』控著別人的鮮血凝成血妖,施展血煞宗的種種秘術。你可見我真正吞咽過鮮血,可見我以吸食別人的鮮血為生,可見我完全失去過理智?」

「血靈訣的妙用,還有很多,修鍊到極致,只要鮮血沒有被徹底煉化,就算肉身隕滅,也能以鮮血重聚。」

「還有,血靈訣強大後,對感知力有著巨大提升,甚至可以通過精血來相隔數萬里,來查探到你想知道人物的動向和位置。」

「還有……」

為了說服秦烈,血厲將修鍊血靈訣的種種好處,一一擺了出來。

秦烈還沒有動心,旁邊的宋婷玉已經美眸熠熠,似乎被血厲說的怦然心動了,嬌聲道:「前輩,我能不能修鍊血靈訣?」

血厲掃了她一眼,很不客氣地回應:「你對我沒有價值可言。」

宋婷玉被他冷言羞辱,倒也並未動氣,而是笑盈盈地說道:「什麼事情都可以商量的嘛,秦烈可以給你的,我,還有我身後的玄天盟,應該也可以給你?」

她這是當著秦烈的面挖人了。

不過血厲顯然不甩她,嘿嘿怪笑道:「丫頭,那小子能給我的,你和你身後的勢力還真給不了我。你的那些小伎倆,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