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六十八章山峰碎,邪神出!

第二百六十八章山峰碎,邪神出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3 18:59  字數:3863

「轟隆隆!轟隆隆!」!

那座蛇首魔身的山峰,突然傳來毀天滅地的爆炸聲,一塊塊巨石滾落,山體出現極為明顯的裂縫。

許多裂縫如深幽石道,如要碎裂這座角魔族族人心目中的神山,如要摧毀他們信奉的邪神軀體。

眾多角魔族的戰士,漸漸意識到不妙-,由先前的狂喜,變成了此刻的恐懼。

魔神山脈中央,茂密的樹木間,有不少步履艱難,老態龍鐘的角魔族族人,他們自稱為魔神奴僕,他們是祭奠魔神的發起者,也是角魔族戰士心目中的先賢。

這時,許多自稱為魔神奴僕的祭司們,看著那座蛇首魔身山峰的爆碎,都目顯恐懼不安。

他們忽然朝著天空發出刺耳的尖叫聲。

一陣陣恐怖無比的波動,從厚厚的冥魔氣中央貫射下來,只見雲層深處,濃黑如墨汁的冥魔氣裡面,突然滾落出一個個巨大的凶魂。

那些凶魂身高十幾米,生前為種種強大的冥獸,它們被抽離了靈魂,製成這種凶魂,永遠來庇護著魔神山脈,阻止任何外來者的侵入。

此刻,在發現蛇首魔身的山峰,所發生著的變化,並非是他們所想的那樣後,這些角魔族的祭司,終於忍不住呼喚凶魂出來。

隨著他們的尖叫聲,聚集在魔神山脈外圍,在沒有得到允許前,始終不敢踏入禁地的那些角魔族戰士,也都狂吼著,從四面八方涌了進來。

潮水般朝著那座蛇首魔身的山峰而去。

另外一座山峰。

這坐山峰,被雕刻成背有寬闊翅膀,頭生一對彎角的恐怖魔神。

這也是高宇和魔神殘影進入的山峰。

在這個山峰內部,大概是魔神心臟的部位,山腹中,有一個巨大無比的祭台。

祭台佔地十畝,由一根根冥獸白骨堆砌而成·祭台下方,堆積著無數人族族人的骷髏頭,一股冥冥浩浩,陰森邪惡的氣氛·充斥在這個祭台周邊。

此刻,在那祭台上,高宇正閉目端坐著。

只見整個白骨砌成的祭台,從那一根根白骨之中,飛出一縷縷森白魂念,魂念半空變幻成,衍變成一個個古老的符號·如蘊藏著邪惡奧秘般,一一鑽入高宇體內。

在高宇頭頂天靈蓋上,那魔神殘影·如火光照耀出的巨大影子,一會兒拉伸的很長很長,一會兒又瞬間縮小,縮入高宇的天靈蓋內…

高宇坐在祭台上,祭台上的白骨內,一段段印記,一個個古老的文字,都受到他身體的吸引,融入他體內。

—在進行著一種古老的邪惡傳承。

專心於傳承的高宇·和那魔神的殘影,都不去管外界發生的事情,不管外面的地動山搖·不管那些角魔族族人的吆喝尖叫聲。

秦烈在被雷球裹體,在領悟滅世雷電精髓的時候,高宇·也在接受著邪神傳承。

「咔咔咔咔!咔嗒!咔嗒!」

蛇首魔身的山峰,劇烈的搖晃著,一塊塊巨石滾落,山峰也在往地底一點點塌陷。

在那些角魔族族人眼中,這座邪神山峰,在迅速縮小著,在快速變矮。

如一個大胖子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肥,變得乾癟瘦小·又忽然蹲下,極為詭異。

待到那些角魔族的老祭司,眾多四角、三角的角魔族戰士,從山脈外沿趕到這座山峰的時候,他們看到那些由冥獸靈魂煉製的凶魂,進進出出的衝擊著山峰之巔,卻被雷電光芒給電的紛紛化為灰燼。

那些老祭司,手持著白骨權杖,口中念叨著幽冥界的古老咒語,嗷嗷怪叫起來。

一頭頭凶魂虛空凝結,在高空俯瞰著下方,如在幫助他們窺見山頂洞穴內的場景。

一幕清晰無比的畫面,忽然在眾人頭頂顯現出來——洞穴內,雷池中,秦烈被雷電球裹住,在藉助於雷池內的池水修鍊,而巨蟒,則是大快朵頤的吞咽著雷池之水。

那雷池內的水,在迅速乾枯,彷彿一會兒就要見底了。

「嗚嗷!」

角魔族的老祭司,看到這一幕畫面後,終於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他們一邊慟哭涕零,一邊瘋狂尖叫,手中的白骨權杖劇烈搖晃著,釋放出一陣陣邪惡的靈魂波動。

「轟!」

一聲天崩地裂的爆響,從那座蛇首魔身的邪神山峰爆出,無數巨石滾落,整座山峰崩塌在蒙蒙石粉之中。

山峰,突然崩塌,真正的粉碎了。

而秦烈,也從碩大雷球中,被這一聲巨震驚醒。

他劇烈搖晃著,看到周邊亂石橫飛,看到身旁一個個圍在雷池旁邊的邪神雕像爆碎,看到九道蒙蒙煙霧,化為九個殘魂,往他身下落去。

在雷球中,他下意識的看向身下,突然間驚駭欲絕。

此刻,他已經不在山腹之中,而是在邪神頭頂!

是在真正的邪神軀體上!

山峰爆碎,那蛇首魔身的邪神,從山腹內呈現出來,這邪神數十米高,巨魔的身軀,大蛇的腦袋,肩生猙獰怪刺,脖頸有甲片,一雙冰冷徹骨的邪異眼瞳中,彷彿正在聚集著靈魂意識!

這邪神,彷彿是活的!

它的軀體藏在山峰內部,在山腹裡面被封存著!!

那雷池,如一個帽子般,處在邪神的蛇首上,秦烈就在邪神的頭頂的雷池旁,和那蟒蛇,一起在盜竊屬於它的力量!

九個殘魂,沒入這邪神腦海,不知沉睡多少萬年的邪神,如正在一點點蘇醒!

邪神腳下,那一個個角魔族的老祭司,揮舞著白骨權杖,還在大聲念叨著咒語。

只見那些冥獸的凶魂,如被繩子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