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四十七章沉淪兩世情

第二百四十七章沉淪兩世情 (1/1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06 11:16  字數:3001

!在沒有遇到宋婷玉前,秦烈絕不會相信有女人,單單只是一雙眼睛,就能令他心神沉淪。

如今他信了。

如果沒有悟透寒冰意境,如果沒有能夠以寒冰意境封凍身心,將周邊環境影響,他怕他此刻已經迷失在宋婷玉的恐怖魅力下。

然而,即使現在,即使他以寒冰意境苦苦抵禦,他也知道他沒有能完全免疫這女人的可怕魅力。

一層層無形的漣漪,在宋婷玉走來的時候,不斷衝擊著他的寒冰意境場。

宋婷玉一雙深情無限的眼睛,在凝視著他的時候,顯出海一般的濃情蜜意,如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,要將他淹沒,將他扯入其中,要讓他永世沉淪

「秦宗主,人家只是欽慕你,想和你多親近親近,你真就這麼狠心么?連見,都不肯見人家一面,世上怎有你這麼狠心的人呀?」宋婷玉的聲音,蕩漾出一種難以抗拒的魔力,如一種精神暖流,往秦烈心底流淌。

秦烈辛苦凝聚的寒冰意境場,竟在瞬間失守!

酥軟溫柔的聲音,滿含深情的眼睛,如暖洋洋的溪水,流入秦烈心間腦海。

秦烈眼中的冷意,在瞬間被融化,他的眼中浮現迷茫失措之色。

他深陷宋婷玉的魅力場,身心被對方牽引著,朝著一個海一般溫暖的深淵淪陷

「相公,你要早點回來呀,奴家會一直等著你。你,一定要平平安安,要記著奴家日月盼你回家…」

一間簡陋的石屋中,一名溫柔如水的女子,身著素樸的白裙,絕美的臉上,有著濃濃的憂色。

她一邊幫著自己整理衣襟,一邊千叮萬囑·眼中化不開的深情,能融化寒冰鐵石。

這女子,赫然就是宋婷玉。

而秦烈,則是身穿皮甲·背著箭筒,手持長刀,明日就要出門遠征,要去戰場殺敵。

宋婷玉,就是他的嬌妻,在他臨走前輕聲軟語,一遍遍叮囑·述說著心中擔憂,表達著心中的不舍。

秦烈心中溢滿愧疚,才成親幾日·因敵國的入侵,身為軍人的他便必須奔赴戰場,不得不離開嬌妻。

這一別,可能就是數年時間,要留嬌妻一人獨守空房,要日日思念著他,整日為他操心,怕他戰死沙場,怕天人兩隔。

他生出強烈的愧疚心·覺得虧欠嬌妻太多太多,心裡暗暗下定決心,等征戰歸來·定會好好補償。

若是不幸戰死,來生,也要彌補他這一生的虧欠

畫面一轉。

秦烈坐在華貴轎子中·前方駿馬開道,有官府護衛守護,張燈結綵的,正朝著一條偏僻的巷子行去。

沿途不少平民大聲道賀,臉上都是興奮之色,在夾道歡迎。

華貴馬車在一個破舊的屋舍前停下,一個嫵媚動人的女子·穿著一件有著許多補丁的青色長裙,倚在門前苦苦等候。

「狀元郎回來啦·狀元郎回來啦,三年了,終於高中金榜回來了。」

「可憐嬌妻節衣縮食,苦苦等候三年,日日在家期盼。」

「有情人終成眷屬啊。」

周邊百姓大聲吆喝。

秦烈從車廂走下,一眼看到那等候三年的妻子,心中泛出濃濃的愧意,暗下決心,要以一世來彌補。

那女子,又是宋婷玉,她就在門前站著,一臉深情蜜意。

「娘子,我欠你的,我這輩子一定好好償還!」秦烈上前,眾目睽睽之下將她湧入懷中,壓低聲音發誓道。

「不單單這一世,下一世,下下一世,你都要記著,記著你欠我的,記著要償還我」宋婷玉以一種富有魔力的聲音,一字一頓的說。

那一個個聲音,直達秦烈心靈腦海,在他靈魂中轟隆隆回蕩,如烙印,如種子,要印在秦烈心底,印在他腦海,要讓他永世不忘。

「轟!」

秦烈腦海傳來巨大轟鳴聲,如一個根深蒂固的種子,在腦子裡發芽壯大,在茁壯成長。

「我欠她的,欠她兩世情,欠她兩世債!」秦烈心底輕喝。!

一顆種子,在他心靈深處發芽生根,讓他的腦海之中,永遠烙印上一道抹不去的影子。

那是宋婷玉的身影。

「知道欠我兩世情就好,這一世,你該還債了」宋婷玉嫣然一笑。

她已經走到秦烈身前,和秦烈面對面站著,兩雙眼睛對視。

她仲出一根玉指,笑盈盈的,以指頭點向秦烈的眉心,「相公呀,這一世已經到來了,你該醒來看看了,你欠我的東西,這一世也該還給我了…」

她晶瑩的指頭,輕輕點在秦烈眉心,點在皮肉下為鎮魂珠的位置。

「轟!」

宋婷玉美眸突顯異色,她眼瞳深處,浮現一抹驚慌之色。

一股記憶洪流,如條條彩光,從秦烈眉心之中倒卷而來。

那些記憶流光,烙印著她的精神種子,乃是她辛苦凝鍊的情因愛果,是本來要在秦烈心靈深處生根發芽的。

此時,突然不受控制地,又從秦烈體內回涌,湧入她心靈識海,湧入她靈魂心扉……

忽地,秦烈先前所見的兩幅畫面,也在她腦海之中映現出來。

秦烈身穿軍裝,要征戰沙場,她一肚子不舍,滿腔的哀怨擔心,在幫助秦烈整理衣襟……

她心中溢滿了濃濃凄苦,這才成親沒幾天,才濃情蜜意了一會兒,丈夫就要遠征,要數年不歸。

她很擔心,擔心秦烈會有意外,擔心秦烈戰死沙場。

在秦烈走後,她孤身一人在家,日夜苦思,整日以淚洗面,天天挂念著秦烈。

畫面一變後,又變成秦烈上京趕考,而她,又是在家苦守,心裏面患得患失。

她既擔心秦烈不能高中,讓多年的苦學白費,讓他們夫妻辛苦籌來的盤纏打水漂,又擔心秦烈高中後,不會重返家門,就在京城重新娶妻生子,在外面落地生根……

她日思夜想三年,腦海中天天都是秦烈的影子,天天期盼,期盼秦烈高中金榜歸來。

兩世情,兩世的苦等守候,就在等丈夫歸來的一天。

一直等到今世,等到今天,等到第三世的到來。

她看著面前的秦烈,忽然發現秦烈的身影,如深深烙印在她心靈深處,如在她靈魂中落地生根,如再也無法揮散泯滅

她忽然意識到,她已經遭受意境反噬。

她生平第一次失手。

一縷殷紅的血跡,從她紅唇邊角溢出,她魅惑眾生的意境,在血跡浮現之後,終於宣告破碎。

她深深看了秦烈一眼,美眸中流轉出無比複雜之色,旋即她輕嘯一聲。

流雲七彩蝶的絢爛身影,忽然從高空冒出來,如一道七彩流星飛向

在流雲七彩蝶臨近後,她身姿一縱,落到了七彩蝴蝶身上,被流雲七彩蝶帶著飛天而起,眨眼就沒了蹤跡。

雲層深處,她取出精美的手絹,輕輕擦拭著嘴角血跡,忽然搖頭苦笑,「竟然失手了,對付一個萬象境都沒有達到的傢伙,居然會被意境反噬,反在心靈深處,被種上了他的身影。」

她很清楚,她修鍊的這種奇妙-靈訣,一旦反噬了,必須要儘快地在心靈深處,將對方的印記完全抹除。

否則,她會在真實和虛幻之間迷惑,會在面對秦烈的時候,情緒變得不穩定,會影像她的冷靜判斷。

—只要心靈中屬於秦烈的那一枚種子不滅,她會將秦烈當成最親近的人,甚至,會生出秦烈就是她的丈夫,是她兩世夫君的可怕感覺。

從未失敗過的她,首次驚慌了,她急著要立即驅散那種恐怖的影

所以,她連多談一句都不敢,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撤離秦烈身旁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