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四十五章不見!(求月票!!

第二百四十五章不見!(求月票!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05 18:26  字數:3684

!雷亟木環成的中央,雷電磁場形成一種強大的吸扯力,!將漫天雷霆閃電吸扯過來。

秦烈就在雷電場內修鍊。

「嗤嗤嗤!」

細密的電光,在他全身纏繞遊盪,絲絲閃電之力,不斷朝著他穴竅射來。

精神意識端詳穴竅,他能看到閃電如龍,在一個個穴竅內橫衝直撞。

「天雷聖體的第二階段!」秦烈心中高喝。

按照秦山所言,天雷聖體的修鍊,要分成好幾個階段,要一遍遍淬鍊,無數次的打磨增強,才能將天雷聖體的厲害之處慢慢發揮出來。

天雷聖體初期階段,以雷電淬鍊血肉、臟腑、筋骨,讓肉身適應雷電纏身。

這個階段的天雷聖體,骨骸、筋脈、五臟六腑內蘊含絲絲雷電之力,與人交鋒的時候,肉身之力含有雷電之力,能在舉手投足間將雷電匯入靈力中,讓每一次靈訣的運轉,都伴隨閃電雷霆的狂暴。

初期階段的天雷聖體,以雷電導入五臟六腑為大圓滿,這個階段肉身頗為強悍,身體強度大大提升。

天雷聖體的第二階段,要以雷電開闢穴竅,改造穴竅。

人體有七百二十個穴竅,每一個穴竅都可以看成一個小天地,以雷霆閃電之力,一點點煉化穴竅,將全身穴竅練得如小元府一樣,煉成能獨立吸納雷電,能儲藏雷電的雷池,就是天雷聖體的第二階段。

這個階段的修鍊,需要一段漫長時間,需要刻苦修鍊,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。

如今,秦烈算是正式踏入這個階段的修鍊,要以雷霆閃電來開闢穴竅。

毒霧澤的天氣變化莫測,電閃雷鳴的天色並沒有持續太久,很快天際就沒有雷霆轟鳴傳來。

雷霆閃電停止·雷電場的強烈磁力波動,也慢慢平息下來。

秦烈坐在中央,待了一會兒,發現不能再藉助於雷電場修鍊下去·於是就睜開了眼睛。

他眼睛一睜開,在他脖頸上浮現的蟒蛇紋身,就奇妙-的隱沒下去。

如墨汁一樣,迅速滲入他皮肉中,一下子就不見了。

「雷亟木,雷亟木……」

站起來看著旁邊一棵棵光禿禿的古木,秦烈輕聲自語·很快就有了決定—不動這些雷亟木。

他要將此地當成獨屬於他的修鍊區,這一株株雷亟木形成的雷電場,和葯山山腹中他爺爺構建的奇陣·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

雷亟木形成的雷電場,可以牽引天上雷電,可以聚集更多雷霆之力幫助他修鍊天雷殛。

因此,他不打算砍伐雷亟木,不打算用雷亟木來增強寂滅玄雷的威力。

環顧四周,他將這個位置牢牢記在心中,又感知了一番周圍的波動,發現沒有什麼異常後,這才往器具宗聚集的方向行去。

一個時辰後·在一片深紫色的沼澤旁邊,他碰到了唐思琪和蓮柔。

「秦烈,你沒事吧?大供奉他們擔心你出現意外·讓我們過來找你。」唐思琪嬌呼道。

「你這傢伙以後還真要小心一點,毒霧澤深處有不少毒蟲,能讓通幽境的武者都短時間暴斃。你要是運氣不好·碰到那幾種罕見的毒蟲,就算是你武道天賦出眾,也未必能活著走出來。」蓮柔不客氣地說道,「你現在可是宗門的至寶,是宗門的未來希望,你要是有個閃失,那幾個老頭子非要慟哭涕零不可。」

「這倒是真的。」唐思琪盈盈笑著·「聽說你孤身一人來毒霧澤深處修鍊,那幾個老傢伙臉都嚇白了·生怕你有什麼意外。」

「我沒事,而且以後會經常一個人來毒霧澤深處修鍊,那幾個老頭以後會慢慢習慣。」笑了笑,秦烈來到兩女中間,和她們並肩返回。

「蓮柔師姐,以淵……怎會放你離開?」秦烈忽然來了這麼一句。

蓮柔明明被以淵帶走,後來又莫名其妙-一個人返回宗門,對此,秦烈頗為不解。

他深知以淵對蓮柔有多麼的痴迷。

為了蓮柔,以淵這傢伙不惜叛出師門,引他和琅邪、馮蓉一起進入五方勢力設下的包圍圈——要以他和琅邪、馮蓉的命,去換蓮柔的命。

可見以淵對蓮柔的瘋狂程度。

一提起以淵,蓮柔神情明顯黯然下來,「他知道宗門變故再起,他感知到了血厲前輩的氣息,覺得我回宗可能會好一點,所以就放我回來了。這傢伙,哎……」

蓮柔轉頭看向他,「為什麼提起以淵?秦烈,你是不是非常仇恨以淵,非要殺他不可?秦烈,我,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,關於以淵……」

「師姐,你是不想以淵有事吧?」秦烈看著她的眼睛說道。

「我,我的確不想他有事,雖然,雖然這傢伙很討厭,很煩人,但我就是不想他死。」蓮柔苦笑。

「我和以淵之間的賬,早晚都要算一算!」秦烈臉色一冷,在蓮柔想要再次央求之前,他話鋒一轉,又道:「算賬!歸算賬,但我不會要他的命,不會對他趕盡殺絕。」!

此言一出,蓮柔和唐思琪都是神色微怔,都深深看著他。

「老實說,在整個器具宗我只有三個朋友,你們倆,再加一個以淵。」秦烈輕嘆一聲,「如果不是因為你,我想以淵不會叛出師門,不會拿我下手。這傢伙,雖然做法讓我有點不舒服,但畢竟也是為了你,是為了他所愛之人。現在想想,我很佩服他,佩服這個為了所愛之人可以不顧一切,可以放下他在紫霧海的不凡地位,甘心以外宗弟子的身份,陪侍在你身旁的傢伙。」

「為了凌語詩,你不也是不惜暴露身份,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