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四十一章毒霧澤

第二百四十一章毒霧澤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04 16:22  字數:3589

毒霧澤。

橘紅色的火焰,如一條條溪流在潮濕的泥沼中流動,熾烈高溫下,大片大片的沼澤毒水被直接蒸發掉。

火焰來自於火晶石、炎陽玉等火焰晶石,這些火屬性的靈石本來都是煉器師作為煉器火源來使用的,如今為了烘乾大地,弄成適合器具宗落腳的地方,他們不得不點燃這些珍貴的火焰石頭。

透亮晶瑩的火焰石塊,釋放著簇簇火光,將沼澤烘乾,將微小的毒蟲紛紛燒死」「。

一塊佔地數十畝,沒有一片泥沼,沒有一塊水窪,沒有一株劇毒植物的區域,在烈火的焚燒下漸漸形成。

三大供奉和七大內宗長老,還有一百多個存活下來的器具宗武者,站在烈火烘過的乾燥地面,臉上凝重的神情,終於漸漸鬆了下來。

「毒霧澤很危險,對毒物脾性不熟悉,沒有準備好各種解毒丹藥的人,在這裡幾乎存活不下來。」墨海身上的衣衫,有幾處被火苗燒到,他看著一眾器具宗的門人,說道:「就是因為這裡比較危險,連我們要立足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,所以八極聖殿和玄天盟要對付我們,也會比往常困難yidiǎn。森羅殿那五大勢力,根本不敢涉足此地,因為他們當中沒有人對毒藥有所認識。」

「嗯,玄天盟和八極聖殿不值得信任,要不是邪冥通道敞開來,他們絕不會對我們善罷甘休。」二供奉房奇說道。

「血矛需要重新開闢一個修鍊之地。」琅邪在一旁說道。

「需要時間,也需要重新尋覓一個適合的地方。」墨海表態。

從焰火山撤離後,三大供奉和血矛的人聚集起來。穿過血矛訓練之地。將所有能帶上的東西帶上。踏入了毒霧澤。

一路斬荊披棘,他們終於來到毒霧澤內部,在這裡以火焰石塊強行烘乾一片乾燥土地,準備在這裡立足。

如今,器具宗內宗和外宗門人,加上血矛的琅邪、馮蓉一眾,也僅僅只有一百多人。

還不及戰前的十分之一。

器具宗可謂是損失慘重,但宗門最核心的一些人。並沒有被滅殺掉。

內宗三大供奉和七大長老,血矛的琅邪、馮蓉,這些人才是器具宗的根本,是器具宗的真正核心。

被五方勢力斬殺清理的,大多數都是外宗客卿,外宗武者,外宗弟子。

那些人並非器具宗的核心。

只要器具宗繼續屹立在赤瀾大陸,只要器具宗能保持強盛,外宗客卿和外宗的武者、弟子,很rongyi能補充起來。

因此。看起來器具宗傷亡慘重,其實傷的只是皮肉。沒有真被動到筋骨。

「只要秦烈活著,只要十二根靈紋柱都還在,只要我們在,器具宗就會一直存在!」大供奉羅志昌喝道。

「而且興然也還在!」蔣皓說道。

被寒冰凍住的應興然,在焰火山崩塌前,被琅邪從山巔帶了出來。

也被他們一直帶進了毒霧澤。

按照血厲的說法,應興然還有救,只要給他充分時間準備,應興然能夠渡過劫難。

眾人看著被冰凍的應興然,想著如今的處境,都是感慨萬千,都生出一種再世為人的感覺。

「秦烈會不會被玄天盟、八極聖殿擄走?」譚東陵擔憂道。

「就算是被擄走,應該也沒有性命之憂,他是唯一能重新鎮住邪冥通道的人,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絕不會殺他。」羅志昌回答,「從玄天盟和八極聖殿不準五方勢力對我們尋仇這yidiǎn,就能看出他們應該有了決定,要聯合所有力量共抗幽冥界邪人。」

「不錯,他們需要我們!需要我們這些煉器師活著!」蔣皓傲然說道。

一群內宗弟子中,蓮柔和唐思琪坐在蒲團上,看著天上如彩霞般的毒瘴氣。

「柔姐,你的家族是不是離此不遠?」唐思琪忽然問道。

「挺遠的。」蓮柔看向遠方,一臉愁容,「要渡過毒霧澤,才能到達我的家族,我家算是在毒霧澤的邊沿,我家族的人對毒蟲毒藥的認識很深。那個,我能成為器具宗的內宗弟子,除了因為我有一定的煉器天賦外,也是因為我的家族背景。」

「柔姐,宗主和墨海長老怎會精通毒藥?」唐思琪忽然壓低聲音。

「我們宗門出過一個毒藥師,他以前……就在毒霧澤修鍊,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,反正他後來煉毒把自己煉死了。臨死前,他將他對毒藥的認識,將他的煉藥精yàn寫成書轉回了宗門,宗主和墨海都看過那本書,所以對毒藥也精通。」蓮柔答道。

「那你有沒有看過那本書?」唐思琪疑惑道。

「我還不夠格,或許等到以後宗主和墨海長老都老了,他們會把那本書傳到我的手中。」蓮柔神色淡然,「說起來煉藥也是煉器的一個分支,我看宗門招納我入宗,也是存著將那位前輩的煉藥技藝傳承下去的心思。」

「柔姐,你說秦烈和凌語詩……」唐思琪輕聲道。

「秦烈殺了鳩琉瑜,殺了那麼多陰煞谷的人,那凌語詩再次面對秦烈的時候,不知道能不能過得了心理那一關。」蓮柔思量著,說道:「她要過不了那一關,她和秦烈之間,就會出現問題,而且是很麻煩的問題。」

唐思琪咬著唇,美眸漸漸亮了起來。

「現在的秦烈,再也不是以前默默無聞的那個秦烈,以後……他身旁的鶯鶯燕燕或許有很多,你要早有心理準備。」蓮柔輕嘆一聲。

唐思琪嘴角剛剛逸出的一縷淺笑,在她這句話後,忽然僵住了。

「秦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