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三十九章空間靈器

第二百三十九章空間靈器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04 10:26  字數:3834

秦烈人在銀甲巨鱷寬闊如街面的背部,一瞬間無影無蹤,如遁空而去。

詹天逸、謝之嶂還在爭執著,還沒有意識到他們搶奪之人,已經在他們眼皮子底下逃走。

「秦烈不見了!」宋思源沉喝。

然後兩人才反應過來,立即神情大變,詹天逸一拍青獠蝠,這頭四階的飛行異獸,立即繞著周邊的天空翱翔起來,要居高臨下尋到秦烈的蹤跡小說章節。

謝之嶂也是東張西望,一臉的急色。

「都不用找了,他是利用一種特殊的空間靈器,直接穿透空間離開。」宋思源看得很清楚。

冰藍色的光圈,一層層將秦烈身軀裹住的時候,他只當秦烈在運轉靈訣調息,並沒有當一回事。

然而,在秦烈遁空消失的那一霎,那一股極為強烈的空間扭曲波動,讓宋思源立即就留意了起來。

可惜,等到他意識到不妥的時候,秦烈早已沒了蹤影。

「空間靈器?」

謝之嶂駭然,玄天盟和八極聖殿都是赤銅級的勢力,稱霸赤瀾大陸多年,和周邊的幾個大陸也有來往,但是能穿透空間的靈器,他們兩大勢力也都只是聽說,根本就沒有見過。

空間靈器,是靈器中最為罕見稀缺,也是最為珍貴的奇寶!

世間煉器師繁多,但是能夠煉製空間靈器的卻少之又少,而空間戒,嚴格說起來也還算不上空間靈器。

偌大一個赤瀾大陸,恐怕也找不出一個能煉製空間靈器的煉器師。就連墨海……也沒有那個能力。

詹天逸聽到宋思源的那番話。也停下了無謂的搜尋。也重新靠了過來,「空間靈器極其珍貴,器具宗無人能夠煉製,這個宗門也不應該存在這種罕見靈器。秦烈手中的東西,如果真是空間靈器,怕是來歷不簡單,亦或者是先前那位前輩賜予的……」

謝之嶂、宋思源表情沉重起來。

「不對!還有一個人,李牧!李記商鋪的李牧!」謝之嶂神情一動。忽然反應了過來,「根據靜璇的說法,那李牧才是卓越的煉器師!她從李記商鋪購買的聚靈牌,她拿給應興然、墨海鑒定過,器具宗一致認定那聚靈牌內部的靈陣圖是古陣圖,李牧,應該就是煉製那樣空間靈器的人!」

「這個叫李牧的人在何處?」宋思源也動容了。

謝之嶂苦笑,搖頭道:「森羅殿找了許久,一點消息沒有,靜璇也藉助於謝家的耳目查探過。也是沒有收穫。」

「能御動靈紋柱,讓那位叫血厲的前輩庇護。還持有一種毀滅性的爆炸物,如今又有空間靈器……」宋思源整理思緒,仔細想了一會兒,忽然對詹天逸說道:「此子絕不簡單,你們八極聖殿最好別亂來,在如今大陸面臨幽冥界入侵的時候,你們做什麼事情都要先慎重考慮。」

「我八極聖殿做事,還輪不到你們玄天盟教導。」詹天逸哼了一聲,騎著青獠蝠遠去。

「先弄清楚秦烈的出身來歷,我們要知道他所有的過去,免得再犯錯誤!」宋思源輕喝。

謝之嶂輕輕點頭。

……

「樓主!」

「樓主!」

一眾身穿灰袍,眼神冰冷的暗影樓武者,在朝著暗影樓方向逃逸的時候,忽然瞧見帝十九。

帝十九換了一身乾淨的長衫,騎著一頭最為普通的瘦馬,正往器具宗而去。

高宇臉色陰冷,不情不願地牽著馬繩,才準備甩手不管,一聽來人紛紛驚叫樓主,他表情倏然一變。

「樓主?暗影樓的樓主!」高宇終於明白了帝十九的身份。

「你們怎麼全部從器具宗撤回?我不在的這段時間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?」帝十九厲聲道。

「樓主,梁央祖死了,血影也死了,我們……」一人走上前,神情恭敬的跪伏在地,垂頭將最近一連串的事情道明。

「器具宗反擊,重創五方勢力?一名老妖現世?讓玄天盟、八極聖殿的來人都不敢輕舉妄動?邪冥通道被打開,幽冥界邪族將要入侵?」帝十九臉色一變再變。

他身旁的高宇,更是聽的身軀微震,他冰冷的眼瞳中,閃過一條條激蕩的奇光,他忽然禁不住問道:「器具宗現任的宗主,叫秦烈?從冰岩城走出去的秦烈?」

「嗯,就是那個秦烈!」那人回答。

高宇於是沉默,他陰森冷冽的臉上,浮現一個讓人心寒的微笑,「好小子!才一年多的時間,你竟然已經爬了那麼高,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出來!」他心底暗暗道。

「這麼說連三大如意境的武者都要相繼撤離?」帝十九詢問。

「全部撤離了,我們五方勢力都朝著各自的宗門返回,那器具宗的人,則是往焰火山的後山,往血矛訓練之地,還有毒霧澤的方向逃散。」那人臉色驚懼不安,「樓主,真要是幽冥界的邪族入侵,將會發生什麼樣的慘事?為什麼連玄天盟和八極聖殿都如此不安?」

「我們暗影樓只負責獵殺人,沒有被派遣到幽冥戰場,所以你們不知道那邊的慘烈。」帝十九深深皺著眉頭,暗暗一嘆。

高宇在一旁站著一聲不吭,他縮在袖口的手,則是摩挲著鬼臉戒,在用心感受內部的劇烈波動。

鬼臉戒內,魔神殘影的靈魂碎片,本來都是無序的,不可捉摸的,需要他耗費很長的時間,耗費很多的精力,才能模糊體味出一點。

然而,如今他再次用心感受,卻發現鬼臉戒那些散亂的靈魂碎片,似乎受著某種邪惡力量的催動,正在慢慢凝結……

他下意識地看向前方,看向器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