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三十六章轉變(懇求月票!)

第二百三十六章轉變(懇求月票!)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03 11:44  字數:3648

多年來,玄天盟和八極聖殿一直垂涎器具宗的積累,擔心器具宗有一天能立足這片大地,也進階成赤銅級勢力,和他們進行三足鼎立。

所以玄天盟、八極聖殿始終想滅器具宗。

然而,每當他們稍稍有點小動作,每當他們定下方針,要下手了,總會收到一個警告——來自於高階勢力的警告血龍驕雄全文閱讀!

他們也知道,有一個人始終庇護著器具宗,不准他們兩方亂來。

他們已經忍了很多年……靈域236

忍到最近百年,他們都沒有聽到那人的消息,忍到他們認為那人已經隕滅了,這才敢對器具宗下手。

而且,初始的時候,他們只是安排暗影樓打頭陣,在默默觀看著。

在暗影樓攻擊的期間,他們沒有收到警告,於是他們暗中竊喜,然後又吩咐了森羅殿、七煞谷、雲霄山、紫霧海,讓這四方悄悄下手。

他們還是沒有收到警告。

於是他們膽子大了,於是他們確定那人真的不在了,於是圖夕、謝之嶂才現身,於是才有後續的大動作。

在玄天盟、八極聖殿眼中,不肯依附他們的器具宗,是威脅,也是一塊肥肉,應該提早料理掉。

他們從未想過,器具宗立宗九百年,器具宗坐落焰火山如此之久,竟然還擔負著鎮壓邪冥通道的使命!

今天,他們終於明白,那位護佑器具宗多年的大人物,原來不單單只是為了器具宗這麼做,也是為了赤瀾大陸的安危……

「呼呼呼呼!」

一團團灰白色的濃霧,從三個破開的柱子口冒逸出來,陣陣陰森可怖的波動。從煙霧中傳來。

焰火山在搖晃,山體裂縫越來越大,剩餘的九根靈紋柱也在搖晃抖動,如要被逼著衝天而起。

血厲神情凝重起來,他盯著三個洞口暗暗感應,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。

宋思源也看向三個洞口,他同樣心神驚懼,他忽然沉喝道:「秦烈,你將三根靈紋柱重新落下。重新鎮壓邪冥通道。我現在可以向你保證,從今之後,玄天盟絕不會再動器具宗一根毫毛!」

「我也可以代替八極聖殿向你保證,只要你能繼續鎮著邪冥通道,我八極聖殿可以立即下令。將再也不會對你器具宗心生滅殺之意!」詹天逸也喝道。

所有聚涌而來的五方武者,所有器具宗的人,在這一刻,全部臉色蒼白,全部心生恐懼。

他們終於明白髮生了什麼。

屹立了九百多年的十二根靈紋柱,原來真正的作用,便是藉助於焰火山的地心炎熱之力。來鎮壓陰森邪惡的邪冥通道,阻止幽冥界和赤瀾大陸的連通!

一直以來,幽冥界的邪惡異族,想要踏入赤瀾大陸。都必須要穿過幽冥戰場。

幽冥戰場是幽冥界和赤瀾大陸的緩衝區,在幽冥戰場內,常年坐鎮著八極聖殿、玄天盟的強者,施加著數不盡的禁制和結界。耗費著兩大赤銅級勢力源源不絕的靈材,形成了多重壁障。令幽冥界的邪惡異族無法逾越雷池一步!靈域236

幽冥界的邪族,若想穿過幽冥戰場,要付出極為慘痛代價,要在種種禁制、結界、壁障的轟擊下遭受恐怖打擊。

所以許多年來,甚少有幽冥界的邪族,能突破幽冥戰場的防線,就算偶爾一兩個漏網之魚僥倖穿破,也會很快被擊殺。

然而現在,一旦十二根靈紋柱衝天而起,一旦此地的封印徹底解開,那幽冥界和赤瀾大陸之間的通道,就能被洞開來。

幽冥界的邪族,就可以不經過幽冥戰場的封殺攔堵,可以不歷經鮮血洗禮,直接就利用這個通道殺入赤瀾大陸修真民工!

所有人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。

「轟轟轟!呼!」

一陣地動山搖的波動後,又是一根靈紋柱沖飛上天,又懸浮在了天際。

秦烈也是駭然變色。

這根靈紋柱,並非受他力量的御動而起,是被下方的一股巨力,給硬生生頂出來的!

「秦烈!只要你能重新封住此地!什麼條件都好談!」謝之嶂驚叫。

「立即動手,我保你器具宗安然無恙!」宋思源大喝。

「快點!」詹天逸急躁道。

「秦烈!」

三大供奉和七大內宗長老,忽然激動起來,終於瞧見希望的曙光,紛紛沖著秦烈大叫。

他們也在催促秦烈動手。

秦烈忽然坐下,他凝聚所有的殘留力量,聚集全部的精神意識,按照血厲傳授的方法,嘗試令天上的靈紋柱重落下來。

「轟轟!轟轟!」

然而,他尚未來得及動手,便又有兩根靈紋柱飛天而起。

「呼呼呼!呼呼呼!」

越來越多的灰白色煙雲,伴隨著陣陣恐怖嚎叫聲,從地底深處甬道內傳來,震懾著所有人的心魂。

「已經來不及了。」血厲忽然插話。

他眼中血光閃爍著,從盤坐的身下,蕩漾出一圈圈的血色波紋。靈域236

血色波紋如漣漪,往周邊蔓延,如擁有靈性的吸盤一般,在找尋著什麼。

只見先前慘死的那些武者,身上沒有流盡的鮮血,如受到強烈磁鐵的吸吮,忽然被血色光圈抽的乾乾淨淨。

血色光圈在所有人腳下飛動著,漸漸將器具宗籠罩,將所有慘死在寂滅玄雷下,慘死在靈紋柱下面的死者鮮血,一滴不剩的抽掉。

血厲乾瘦如骷髏般的身軀,如被注入血水般慢慢鼓脹起來,他身上慘白色的皮膚,也漸漸變得紅潤。

一股令人鮮血沸騰的恐怖血煞波動,也從血厲身上隱匿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