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三十一章六聲爆響!

第二百三十一章六聲爆響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02 17:14  字數:3680

!器具宗宗門口。!

五方勢力的魁首,各自帶著麾下強者,魚貫而入。

臉上有著一道猙獰疤痕的屠世雄,忽然伸手做出停止的手勢,他身旁所有森羅殿的武者,全部止步。

眾人看向他。

「別進這個門。」屠世雄沉聲道。

「大家都進去了啊。」卓茜訝然。

「秦烈手中的東西沒有爆開之前,你們任何人不準踏入器具宗一步。」屠世雄瞪眼。

眾人噤若寒蟬。

只有屠漠敢問出心中疑惑,「父親,你為什麼要殺連冬?」

「因為我已突破到通幽境中期,因為曹軒瑞也壓不住我了,他讓連冬在你們身邊,就說明他已經對我心生提防。」屠世雄眼神流露出殘暴的光芒,「你們不用擔心,老子從出生就在四處征戰,這輩子除了殺人,就是在殺各種異族邪獸,而且你們老子我從未展露出真實力量。區區一個曹軒瑞,哼,老子現在並不放在眼裡!」

此言一出,屠漠、屠澤、卓茜還有眾多他的麾下,都是振奮異常。

「殿主之位,怕是,怕是沒那麼簡單……」卓茜輕呼。

「放心吧,這位置我要定了!」屠世雄滿臉狂傲,「你們別擔心,我早有布置,此事現在已經穩了!」

「父親,那為什麼剛剛連冬要殺韓叔他們的時候,你不阻攔?」屠澤問道。

「老韓他們畢竟入了器具宗,就算是我,也不能沒有理由的為他們開脫。」屠世雄皺眉,「不過秦烈拿著那東西到來,我便有了放人的理由,就算是到了總殿主那邊,我也有了依據,不會落人口實。」

「父親,既然秦烈手中之物那麼可怕為何你不提醒總殿主,提醒另外四方的人?」屠澤又道。

屠世雄嘿嘿獰笑,「除了親兒子,別人死活與我何關?別說那四方的人了就算是總殿主死了也就死了,如果森羅殿這次損失慘重,首腦一一隕滅,說不定以後的森羅殿就可以姓屠了!」

屠漠、屠澤兩兄弟對視一眼,都身軀巨震,對他們老爹油然而生崇拜感。

「這他媽才是真正的梟雄啊!」屠世雄麾下的武者,也都暗暗叫了起來。

廣場上。

秦烈向唐思琪、蓮柔招手讓她們倆過來。

唐思琪和蓮柔神色灰暗,心中暗嘆了一聲,從血矛武者身旁走出來

來了他身旁。

「這時候回來做甚?」唐思琪低聲埋怨。

「你就不該回來。」蓮柔也是幽幽一嘆。

「小子,你就是器具宗的新任宗主?」詹天逸看著他,「一個區區開元境的武者,竟然也敢攪動風雨,真是不知死字怎麼寫的。」

「讓此子坐上器具宗的宗主,是你們最大的失策!」史景雲哼了一聲,道:「沒有他恣意妄為,器具宗雖會被滅宗,但你們這些煉器師還能活下去!但現在哼!」

「你們都會因為他的魯莽陪葬!」蘇紫英看著自己斷指的玉手,有些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。

三大供奉,七大內宗長老這一刻看向秦烈,也都是神情複雜。

他們此刻也開始懷疑,懷疑推舉秦烈替代應興然他們究竟是不是真的做錯了?

「哎……」

分別坐在十根靈紋柱下面的三大供奉,還有七大內宗長老,這時候都在內心深深嘆息。

事已至此,後悔也沒用了,他們都將看著宗門走向毀滅,都將因此失去性命。

「於岱拜宗!」

「蔣垣拜宗!」

「歐陽勝拜宗!」

「傅卓輝拜宗!」

「鳩琉瑜拜宗!」

「曹軒瑞拜宗!」

突地,從器具宗的宗門口傳來一個個嘹亮的聲音。

一如當時元天涯、梁央祖、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五人到來的那樣。

廣場中央,蘇紫英眼神一喜忽然激動起來,「該死的老於,給我過來殺了秦烈這賤種!」

「秦烈!」鳩琉瑜的聲音,從外面陰惻惻傳來,「我會讓語詩親自動手,讓她割掉你放大話的舌頭,將你的舌頭剁碎喂狗!」

「此子四處興風作浪,絕不容他痛快死去!」於岱冷笑。

正準備帶著唐思琪、蓮柔脫離這是非之地的秦烈,聽到鳩琉瑜的威脅聲,內心潛伏的某個暴戾性格,突然不受控制的迸發出來!

他眼神陡然變得狂暴,臉上也忽現猙獰之色,「想剁碎我的舌頭喂狗?還要讓語詩親自動手?鳩琉瑜!我要你現在就死!」

一顆顆拳大金屬球,突地從他掌心浮現,被條條電光裹住,一下子往山腳下的外宗宗門落去。

分別落向六個傳來拜宗聲音的方向。

咧嘴嘿嘿笑著的血厲,一見寂滅玄雷飛出去,眼中有著不加掩飾的喜色,內心狂叫:「好!很好!非常好!」

他彷彿一直都在-烈爆發,等秦烈拋出寂滅玄雷,等著城內掀起更多鮮風暴。

「什麼東西?」

剛進入宗門不多久的五方勢力精銳,抬頭看著一個個閃爍著電光的金屬球,朝著六個方向落來,朝著他們的人群中滾落,都下意識的抬頭看天。

這些人當中也有以淵。

以淵的臉上,突現一個白日見鬼般的恐懼表情,他瘋狂尖叫起來:「躲開金屬球!」

不管別人如何反應,以淵極為果斷的催動一種秘術,一口鮮血突然噴湧出來,

以淵的身軀,倏地化為一條遠去的紫色溪流,在半空還飛濺著鮮血的遁向宗門外面。

「紫河破滅遁!」滄莉尖叫。

只是遲疑了一霎,她便通體泛寒,也趕緊以同樣手段施展遁法,也化為一條紫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