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二十七章哀鴻遍野(求保底月

第二百二十七章哀鴻遍野(求保底月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01 11:09  字數:3711

!早在五方勢力決定對器具城下手之前,原本生活在城內妁各方勢力,就開始悄悄將人員轉移。

待到五方首次清理城池時,更多的零散武者,也都紛紛從器具城走出,撤離了這個是非之地。

以前的器具城,為周邊五方勢力的核心要地,也是周邊的交易中心,不但聚集著森羅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樓、雲霄山、紫霧海派遣的武者,連他們下屬勢力的人,都在此設立據點。

毫不誇張的說,沒有被進攻之前的器具城,當之不愧為附近最為繁華的城池。

然而,今天的器具城,已經變得人影寥寥,四通八達的街道上,偶爾才會晃過一兩道身影。

還都是匆匆走起的器具宗武者。

往昔繁華到極致的器具城,短時間衰落蕭條,如被徹底遺棄了。

但今天,冷清許久的器具城,又重新變得熱鬧起來。

可在這種熱鬧的背後,卻孕育著血腥、洗劫、屠殺、滅亡!

五方勢力正式進城,正式對器具宗展開毀滅的清掃行動,要令器具城雞犬不留!

「所見的任何一名器具宗武者,不論長老,不論弟子,不論內宗還是外宗,都給我斬盡殺絕!」於岱好聽的聲音,此刻變得陰寒冷厲,說出來的話語,更是讓人背脊發寒。

「滅宗!屠盡所有活人!」雲霄山的山主蔣垣,也在發號命令。

「殺殺殺!」

「為史老報仇!」

「為烏老大報仇!」

「為二娘報仇!」

一個個殺氣衝天的身影,地毯式的在城內搜尋起來,捕殺任何一名活人。

以火區城門口為中心,來犯的五方勢力武者,如洪流,似蝗蟲,往各大城區而去。

凄厲的慘嚎聲,不時從一些街區傳來·不時從那些器具宗武者口中嚎出。

分散在四大城區的不少器具宗武者,逃過了上次的劫難,卻沒有能夠逃過這場屠殺,被五方來人沖入密室·進入隱蔽的暗道,湧入假山縫隙內抓出來,被斬頭斷肢,被利刃切碎骨頭

城內哀鴻遍野,處處都有器具宗的武者慘死,處處都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發出。

「以淵,你臉色不太好看·怎麼?難道你對這個宗派,真有了感情不成?」風區的一處莊園中,一名身姿婀娜·唇角有著一顆美人痣的妙-齡女子,穿一身彩霞般的裙裝,調笑的說道。

在這個莊園中,藏著的六名器具宗外宗的客卿,都被他們從地窖中抓了出來。

這六人,如今都已經屍首分離,被斬斷成一截截。

鮮血潑灑的到處都是,這莊園被血液染成了血紅色,一股難聞的腥臭味·讓人幾欲做嘔。

十來名紫霧海的武者,在這個妙-齡女子的帶領下,剛剛進行了血腥屠殺·這時候他們正擦拭著靈器上的血跡。

以淵臉上一貫溫和的笑容,在進城之前便收斂,他反常的沉默起來·進城後至始至終不發一言。

面對這名女子的調笑,以淵心中暗嘆,也是一聲不吭。

「以淵,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多愁善感了?你來器具宗,不就是為了一個女人么?怎麼現在還沒有到手?」一名絡腮鬍茂密的粗獷男子,咧開嘴,如熊一般怪笑起來·「依我看啊,直接擒拿走·按在地上幹完就算了,如果實在覺得爽快,那就囚禁起來慢慢玩,還動什麼感情啊?」

「鐵熊,你閉嘴,你懂個屁!」有一顆美人痣的少女怒斥。

「嘿,反正老鐵我不懂什麼感情。」被稱為鐵熊的壯漢,肩上扛著一柄闊劍,聲如洪鐘的說道:「滄莉姐,你懂感情么?」

「老娘自然懂!只是,只是沒有遇到合適的人而已!」滄莉瞥了一眼以淵,火辣的眼眸中,有著不加掩飾的光芒。

周邊幾個紫霧海的武者,聽她這麼一說,都嘿嘿怪笑起來。

彷彿所有人都知道她對以淵大有深意。

「鐵熊,你這柄天炎劍,是器具宗的唐思琪煉製的。」沉默許久的以淵,忽然平靜開口,「我還記得,三年前海里委託器具宗煉製一批靈器,你的天炎劍,就是其中一柄。我還記得,是唐思琪親自煉製,記得你得到天炎劍後有多麼的興奮激動,連睡覺都抱著這柄劍」

「天炎劍用著就是順手,我將它當成我的第二條命,器具宗別的本事沒有,可在煉器方面,的確一等一的厲害啊!」鐵熊大笑道。

以淵又看向旁邊的人,眼神一個個掃了過去,繼續道:「黃南,你的彎月鉤,是我的蓮柔煉製的,劉唐,你的流雲蝶,是內宗大弟子潘軒煉製……」

「你們所有人的靈器,都來自於這個器具宗,都來自於你們將要滅殺之人。」以淵皺著眉頭,「但你們好像沒有一點感覺,沒有一點憐憫,你們也沒有想過,如果他們死絕了,以後你們手中的靈器,若是損壞了,由誰來修?等你們突破到更高境界,需要更高價的靈器了誰給你們再次煉製?」!

這句話落下後,一眾紫霧海的武者,有了一陣短暫沉默。

但是很快,那滄莉就打破了平靜,很無所謂的說道:「沒有器具宗,還有別的煉器師,據我所知,八極聖殿和玄天盟的靈器,便不是出自器具宗之手。在這個大陸,器具宗雖然頗有名氣,可也就僅限於此,外界的煉器師還有很多,比器具宗厲害的人也有不少。」

頓了一下,滄莉有些怪異的看向他,譏笑道:「以淵,在器具宗待了一年,你變了很多,變得多愁善感,變得心慈手軟了。只是一個女人,真能將以前那個冷血的以淵扭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