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二十三章內訌

第二百二十三章內訌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9 18:04  字數:3490

!火區城內,一座近百米的塔樓中,琅邪盤膝端坐著,臉沒有一絲血色。

童濟華和程平這兩個外宗長老,還有數名血矛的精銳武者,都靜靜站在琅邪身旁,和琅邪一起居高臨下看向城門前,看向蔣恆、傅卓輝、於岱眾人。

「除了帝十九不見蹤跡,各方首腦都到齊了,看來他們是鐵了心要滅我們器具宗了。」程平剛剛服用過一枚丹藥,氣色稍稍恢復一些,不過他臉色很是沉重,眉頭也是緊鎖著。

「從我們對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動手起,器具宗和五方勢力就已經不死不休了,於岱他們會親自前來,也在意料之中。」童濟華輕聲道。

琅邪皺眉,沉聲道:「從五方勢力對器具宗下手的那一刻,我們器具宗就和對方不死不休了!一直以來,沒有下定決心的乃宗主和三大供奉,是他們還心懷希望,以為雙方關係還能緩和。」

「但我血矛,從始至終都沒有要善了的念頭,要麼血矛被屠戮殆盡,只要給血矛一絲喘息的空間,終有一天,我們手中的矛頭,會捅進五方勢力所有參與者的眉心之中!」

他身後所站的血矛武者,聽到這番話都是熱血沸騰,眼中流露出悍不畏死的兇悍。

「血矛一日不滅,定叫對方永無寧日!」一人沉喝,咧嘴露出森白牙齒,暗紅色的眼瞳之中,溢滿猩紅色的厲光。

「除非血矛一人不剩,否則必當讓來犯者寢食難安!」又有人喝道。

「要麼血矛滅,要麼,來犯者終將死絕!」

這些血矛武者,都是琅邪精心挑選,切親自訓練的彪悍強者,他們每一個人都視琅邪為精神支柱,將琅邪當中他們心中的神!

神一旦發話了,他們必將以鮮血洗滌這片天地以鮮血染紅五方勢力武者。

「琅邪大人,你是不是應該回血池靜養?血池內的靈血,應該能助你快速恢復吧?」程平問道。

「我一旦離去,讓外人混入城內將史景雲三人解救出來,器具城豈非立即被破?」琅邪回頭看向他,「以你和童濟華的境界實力,還無法洞察秋毫,無法給我什麼保證。」

此言一出,童濟華、程平紛紛苦笑,無奈的點了點頭。

他們的確沒有這個能力。

「我在這裡可以為馮蓉、血厲爭取時間,他們如果能迅速恢復過來,對局勢也有巨大影響。」琅邪漠然道。

「秦宗主……」程平輕呼。

「這種級別的爭鬥他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,畢竟只是開元境的武者。」琅邪搖頭,皺眉說道:「他只要能保持冷靜的頭腦,不胡亂髮號命令,能掌控住血厲即可。至於別的…我們不能奢望太多。」

程平、童濟華和眾多血矛武者,也都暗嘆一聲,知道琅邪說的是事實。

只是開元境的秦烈,他們中任何一人都可以輕易斬殺,能對如今這堪稱絕望的局勢起到多大作用?

他們並不認為秦烈還能再次力挽狂瀾。

「剛剛得到程平那邊的消息,於岱、蔣垣、傅卓輝、歐陽勝他們全部到齊了,如今正聚集在火區城門前。」

焰火山的議事大殿孟辰滿臉愁容地從外面走進來,向三大供奉說明最新情況。

孟辰是內宗的四長老,一向謹慎膽小從不敢輕易將自己置身在險境,這麼多年來,孟辰幾乎都沒有外出搜尋靈材——他怕遇到意外。

和孟辰一樣膽小怕事的煉器師,在器具宗其實還有一些,他們都不想死,不想陪著器具宗走向絕路。

「於岱他們的意見達成一致了,他們要屠盡器具宗所有人包括我們這些煉器師。」孟辰眼睛閃爍著驚慌,惶惶不安道:「他們他們不準備生擒我們,真打算直接斬殺我們了!」

「我們是煉器師!是這世上最尊貴的人物,那些該死的武者,怎敢這麼對待我們?」五長老齊正情緒失控的叫嚷起來。

在沒有聽到程平的消息前,這裡所有的煉器師,都不太相信五方勢力真會對他們下殺手。

茫茫靈域中,分布著數不盡的勢力,有著比繁星還要多的武者,每一個武者都需要靈器,都需要煉器師幫助煉器,需要煉器師幫忙修復破碎的器物,需要煉器師淬鍊的靈甲……

幾乎在所有的疆域,在所有的大陸,煉器師都是最為尊貴的一類人,享受各方勢力的尊敬,享受武者的熱烈追捧。

正因為煉器師實在太為珍貴,太為至關重要,所以各方勢力爭鬥後,在擊殺敵對勢力,俘獲對方煉器師的時候,都會選擇安撫,會以禮相待,會奉為上賓。

很少有人暴殄天物去擊殺煉器師。

因此,在孟辰、齊正這些人眼中即便是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被斬斷一根指頭,五方勢也只會遷怒到別人身上,真正破城後,也會拿秦烈泄憤。

他們並不認為自己會死,不認為五方勢力會對他們痛下殺手,因為他們是煉器師,是這個世上一小簇最稀缺的物種。

在他們的骨子裡,都認為他們的命比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值錢,認為他們的命無比珍貴,認為對方不會下殺手。

種種美好的幻想,這一刻忽然破滅,當他們意識到五方勢力要斬盡殺絕的時候,一向養尊處優的他們,第一次怕了——真正的害怕了。

「我們會死,我們竟然真會死,那些卑賤的武者,他們竟然敢如此對待我們!」齊正有些歇斯底里的喝道。

「都是秦烈,要不是秦烈斬斷了那三人的手指,那五方怎會惱羞成怒?」孟辰也尖叫起來,「我還不想死!我不能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