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一十五章三指之威!

第二百一十五章三指之威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6 21:22  字數:3572

器具城地火水風四大城區,每一個城區的城門口,都有五方勢力武者聚集著。

血矛武者和外宗的長老弟子,還有一部分殘存的外宗客卿,都分散在四大城門前,力抗來自於五方勢力的武者。

風區城門前,陰煞谷的谷主鳩琉瑜從馬車上下來,她就站在城門前,冷眼看著門口的戰鬥,並沒有要出手的意思。

鳩琉瑜六十來歲的模樣,身穿一件灰褐『色』闊松長袍,袖口處綉著陰煞谷的山谷圖案,正和金煞谷的谷主賈松林談話。

金煞谷的李中正,也在賈松林身旁,他是賈松林的小徒弟,深得賈松林的器重。靈域215

此刻,陰煞谷和金煞谷的武者,已經攀上城牆,在城牆上和童濟華率領的武者纏鬥。

昏暗的天空,一件件精美的靈器拖拽著絢爛的火光,在相互碰撞,在怪嘯著釋放出洶湧的靈力波動。

「童長老,快,快撐不住了!」一名外宗弟子叫道。

「死也不能退!」童濟華喝道。

陰煞谷和金煞谷的武者,數量明顯要多過於器具宗守城的人,在鳩琉瑜、賈松林還沒有動手的時候,器具宗就明顯不敵,很快就要敗下陣來。

「老史不會有事吧?」賈松林忽然問道。

「能有什麼事?應興然難道還敢真對老史下毒手?」鳩琉瑜陰沉著臉,「一群煉器師組成的宗門,畢竟不是武者聚攏的勢力,應興然和那三大供奉,骨子裡都不願意爭鬥,一心只想平和發展器具宗,可笑的想法!」

賈松林愕然。

「任何宗派的發展,都建立在血腥的爭鬥上,想一帆風順的發展宗門·根本就不現實!」鳩琉瑜眼中『露』出不屑之意,「器具宗其實早有機會凌駕我們五方勢力。當年游宏志在的時候,血矛風頭一時無兩,當年的血矛如果能大肆招收弟子·能持續發展下去,器具宗的局面要比現在大的多!」

賈松林聽她這麼一說,也暗暗點頭,說道:「不錯,當年血矛最強之時,器具宗並沒有擴充人員,很讓人詫異。」

「那是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眼光不夠!」鳩琉瑜冷哼·「血矛武者的培育,極為耗費財力物力,需要投入源源不斷的靈草靈『葯』·需要靈獸之血淬鍊身體。應興然他們一心撲在煉器上,不想在武力上投入太多財力物力,這才令血矛的發展受了限制。」

「嗯,如果血矛的人數夠多,我們這趟還真麻煩。」賈松林贊同道。

「說白了,應興然他們只希望血矛能保護好器具宗就行,從沒有想過讓血矛壯大起來,通過掠奪戰鬥來讓器具宗的武力更加強盛。」鳩琉瑜嘲弄道:「煉器師就是煉器師,他們永遠不是真正的武者·自然也沒有一名武者應有的戰鬥精神,沒有武者該有的野心和血腥!」

「是啊,如果器具宗著重武力的發展·說不定赤瀾大陸第三個赤銅級的勢力,就是他們了。傳言,他們比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的歷史還要悠久·很早之前他們就有機會躋身到赤銅級勢力,結果因為他們沉『迷』於煉器,始終沒有突破……」賈松林說道。

「所以如今他們迎來了滅亡。」鳩琉瑜臉『色』漠然。

就在此時,從城牆上傳來程平的聲音,「這是史景雲的左手尾指!」

程平將一根手指頭,從城牆上拋落下來,拋在賈松林和鳩琉瑜的身前。

「七煞谷如果不停止對器具城的攻擊·每隔半個時辰,就多斬史景雲一根手指頭!」程平沉喝一聲·旋即轉身離去。

「老史的手指!是老史的手指!」賈松林臉『色』巨變。靈域215

鳩琉瑜只是愣了數秒,旋即立即反應過來,尖聲道:「停止攻城,立即給我退回來!」

她眼中有著明顯的驚懼之『色』。

「老姐姐?真要停下來?」賈松林沉聲問。

「我還有三個徒弟在城內!他們敢動老史,還有誰不敢動?!」鳩琉瑜陰森著臉,眼神冰寒,「這群人瘋了!他們竟然敢動老史·難道他們真的存了求死之心?」

「都停下來,全部回來!」賈松林也叫道。

快要將童濟華一行人『逼』上絕境的七煞谷武者,聞言,一個個從城牆上飛躍下來,重新在鳩琉瑜和賈松林身旁站定。

地區城門口。

雲霄山的武者,在紀柳的帶領下,也在對城門狂轟濫炸。

紀柳和烏拓、符常並成為雲霄山的「三石」,這三塊堅硬的護山之石,在雲霄山的身份僅次于山主,地位超然。

他們類似於森羅殿的五大殿主,和七煞谷的七大谷主,都是一方梟雄的存在。

三石間關係極佳,三人經常在一起飲酒作樂,雖非親兄弟,但比親兄弟的關係還要緊密。咱日貌俊逸的紀柳,提著一個酒壺,正一邊飲酒,一邊對麾下吩咐:「小兔崽子們,快點破了城,別耽誤我一會兒找烏拓喝酒!」

「雲霄山若是繼續攻城,你怕是只能和烏拓的屍體喝酒了。」程平忽然冒頭,將烏拓的尾指扔了出去,喝道:「雲霄山如果繼續攻城,每隔半個時辰,斬烏拓一根手指!」

紀柳那張俊逸的臉,瞬間扭曲,「你們竟敢對烏拓下手!」

「半個時辰,記著,只要繼續攻擊,半個時辰後,烏拓會繼續斷指!」程平沒有搭理他,轉身下了城牆。

「大人,怎麼辦?」有麾下詢問紀柳。

紀柳臉『色』難堪,怒斥道:「狗雜種,你說怎麼辦?統統給我滾下來!誰他媽的敢繼續攻城,我第一個宰了他!」

長相俊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