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一十四章秦烈的反擊!

第二百一十四章秦烈的反擊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5 19:39  字數:3705

第二百一十四章秦烈的反擊!

議事大殿中,所有人看向秦烈,值此生死存亡之際,眾人都希望能瞧見一絲希望之光。

但秦烈又太年青,完全沒有執掌宗派的經驗,所以眾人期待之際,也在暗暗擔心……

正如血厲所說的那樣,大家擔心秦烈的決定,會讓器具宗萬劫不復,會帶領器具宗走向絕路。

「你們都考慮清楚了?由我來決定器具宗的未來?」秦烈最後確認。靈域214

以羅志昌、蔣皓、房奇為首,眾人齊齊點頭,神『色』堅定。

「至少,你能指喚血厲……」有些人這麼想。

秦烈深吸一口氣,臉『色』冷峻下來,說道:「去廣場!」

他一馬當先朝著山腳下靈紋柱所在的廣場行去,眾人心存疑『惑』,但卻一起動身,默默在他身後跟隨。

不多時,秦烈和一眾器具宗的高層,又一次來到廣場上。

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三人,此刻還被禁錮在靈紋柱上,眼見眾人過來,三人眼顯滔天恨意,一雙雙仇視的目光,紛紛落到眾人身上。

他們的麾下,弟子,親信,先前被血矛和外宗長老追殺,在他們面前被一一擊殺。

現在的廣場上,還有很多沒有清理掉的血跡,他們如何不恨?

「你們以為單憑一個邪人,就能令器具宗逃過此劫?器具宗的命運,一早就註定了,誰也無法拯救!」蘇紫英眼神冰寒。冷冷看著眾人,「現在地火水風四區的城門,是否正被瘋狂攻擊?我們只是第一批來人,在器具城的城外。還有更多後續人員,你們怎麼抗衡?」

史景雲和烏拓兩人,也是面『色』陰沉,也是冷言嘲諷。

「外面的人。明明知道你們被囚禁在此地,還敢進攻器具城,是沒有將你們當一回事?還是認為器具宗不敢動手?」秦烈皺眉道。

羅志昌表情苦澀。

這就是問題所在了。

以外面那些人對應興然的了解,自然知道應興然不是孤注一擲的瘋狂者,他們肯定應興然不敢不顧一切擊殺史景雲三人,所以才敢毫無顧忌衝擊器具城。

事實上,應興然這類一心煉器的煉器師,骨子裡都非常平和,不夠歇斯底里。

在外面那些人來看。應興然和一眾煉器師執掌的器具宗。是不夠魄力真正得罪盡五方勢力的。

所以他們敢肆無忌憚。

「森羅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樓、紫霧海和雲霄山。即便是殺入器具宗,也只會擊殺血矛和外宗弟子。你們這些真正的煉器師,即便是器具宗的宗門不復存在。也能活的好好的,墨海長老會進入八極聖殿和玄天盟。我們五方勢力會瓜分內宗長老和弟子。」

史景雲看著眾人,神情一寒,喝道:「但是,如果我們三人有了意外,五方勢力就不會那麼平和!我們如果死了,你們這些煉器師,恐怕就要和器具宗陪葬了!」靈域214

「所以你們不敢動我們!」蘇紫英冷笑,「你們害怕,害怕會陪著器具宗一起死,害怕會被真正激怒的五方勢力殺死!」

「所以他們敢攻擊器具宗,因為他們知道你們不敢『亂』來!」烏拓也笑道。

這三人的話,讓三大供奉面『色』訕訕,因為羅志昌和應興然都還想活命……所以他們不敢『亂』來。

「程長老,給我一把匕首。」秦烈突然道。

臉『色』萎靡的程平,一臉愕然,說道:「我沒匕首。」

「我有。」出奇地,七大內宗長老之首的墨海,這時候講話了。

他將一把龍形的赤紅匕首遞給秦烈,道:「名為龍牙,玄級五品。」

他身旁的馮蓉,明眸泛出奇光,輕呼道:「阿海……」

「我能有今天,都是器具宗栽培的,和玄天盟和八極聖殿沒有關係。」墨海神『色』漠然,說道:「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都受過我的恩惠,我還幫助他們煉過器,但現在他們要滅我器具宗,我看不過去。」

此言一出,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又是羞愧,又是驚駭。

血厲坐在一根靈紋柱下面,他眯著血紅『色』的眼睛,嘿嘿怪笑著看向秦烈。

秦烈提著墨海給予的匕首,一言不發,就怎麼朝著蘇紫英走去。

「你敢動我?」蘇紫英冷笑,「我有一絲損傷,紫霧海必將血洗器具宗,你可想好了?」

她是紫霧海主人的第二名妻子,深得紫霧海主人的痛愛,在紫霧海她也是地位超然,她若有損傷,紫霧海必然不會善罷甘休。

羅志昌眾人瞳孔一縮,一顆心忽然懸了起來。

這時候,他們心中忽然有些後悔,後悔讓秦烈決定器具宗的未來。

可惜,放出去的話,如今已經收不回來,不論秦烈要做什麼,他們都只能在一旁看著。

因為現在的器具宗,由秦烈說的算。

秦烈揮刀,在眾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,他一刀斬掉蘇紫英的左手尾指!

蘇紫英凄聲慘叫。

秦烈將這根晶瑩手指珍重收好,又走向烏拓和史景雲,在這兩人震驚的目光中,也將兩人左手尾指斬掉。

烏拓和史景雲悶哼一聲,臉上閃出痛意,卻一言不發。靈域214

但兩人看向秦烈的不屑目光,至此終於變了。

「程長老,拿這三根手指,分別去七煞谷、雲霄山、紫霧海攻擊的城門口。你告訴他們,如果他們繼續攻擊,每半個時辰,我就多斬斷一根這三人的手指頭。」秦烈道。

程平神情震撼,他畢恭畢敬接過三根手指頭,他身軀微震,眼神敬畏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