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一十三章接管器具宗!

第二百一十三章接管器具宗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5 11:18  字數:3813

第二百一十三章接管器具宗!

天色漸暗。

「秦烈,宗主讓我將這三枚空間戒送給你。」焰火山半山腰,程平在獨屬於秦烈的岩洞口,恭聲叫道。

洞內,秦烈和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,還在商討著煉器一事。

秦烈起身,將封著洞口的石門打開,看著臉色蒼白的程平,說道:「程長老,你的傷勢還沒穩譝。鈙híhou不宜四處奔波。」

程平被血影刺穿了小腹,受了很重的傷,如今不過將傷口簡單處理了一下,如果因為走動將傷口崩裂,要醫治會更加麻煩。

「多謝關心,我沒事,我受的了。」程平將三枚空間戒畢恭畢敬遞向秦烈。

岩洞內,凌語詩、凌萱萱美眸流轉出異芒,都認真看向那三枚空間戒。

她們知道這三枚空間戒代表著什麼……

秦烈沒有伸手去接,而是皺著眉頭,沉聲道:「宗主尚在,宗門尚未被破開,這三枚空間戒我暫時不接手!」

三枚空間戒內,必然凝聚了器具宗九百多年的積累:靈陣圖方面的積累,靈材、靈器、靈藥方面的積累,還有種種器具宗的秘辛!

只有未來的宗主,才有資格持有這三枚空間戒,接手了這三枚空間戒的人,也必然要去做器具宗的宗主寶座。

這是一種責任,一旦他接手,他必須要肩負振興器具宗,以器具宗的壯大崛起為目標的責任。

他還沒準備好。

「是宗主和三大供奉商議後,共同做出的決定。是他們讓我將戒指交給你。」程平神情肅穆。「宗主的身體狀況極差。怕是支撐不了幾天。而宗門,也未必能夠在八極聖殿和玄天盟的打擊下保全下來,因此,宗主和三大供奉認為,你最好還是帶著這三枚空間戒離開。」

秦烈臉色難看,「他們就這麼沒有信心?」

程平嘆息一聲,「就在現在,地火水風四大城區。每一個城門口都被攻打著。血矛損失了七成,外宗長老弟子和客卿,同樣損失慘重,以我們一宗之力,要力抗五大勢力……的確太艱難了,幾乎瞧不見勝利的希望。」

「我們還有血厲前輩。」秦烈喝道。

「八極聖殿和玄天盟的高手也沒有真正到來……」程平表情苦澀。

秦烈沉默,好一會兒,他說道:「這三枚空間戒,你重新交還給宗主,就說宗門一日不破。我絕不會接手這三枚空間戒!」

他回頭看了看凌語詩和凌萱萱,輕聲道:「我出去一下。你們就留在此地,盡量不要亂走動。」

「秦烈,答應我,別殺陸師姐!」凌語詩央求。

「嗯,我會讓她活著。」秦烈點頭出了岩洞,在程平的注視下,他孤身一人朝著後山血矛的訓練區行去。

程平愣了一會兒,回到焰火山的山巔,嚮應興然和三大供奉說明情況。

他將三枚空間戒重新交給應興然。

應興然臉上沒了一絲血色,他似乎非常寒冷,他用厚厚的毛皮裹著自己,可身子還是不停哆嗦著。

「興然……」大供奉羅志昌聲音微顫。

「我快不行了。」應興然語氣虛弱無力,「或許我立即死去,秦烈就沒有推辭的理由了,如果我的死,能讓器具宗重新掀開一頁……我想現在就走。」

「他為什麼不肯接手這三枚空間戒?」蔣皓百思不得其解,「我們又不要他和器具宗共存亡,他只要拿了三枚空間戒離開器具宗就可以了,只要將來他能重新聚攏器具宗就行,他為何不肯?」

「他拿了東西,以後就算是不重振器具宗,我們又能拿他怎麼樣?那時候,我們或許都死光了,也沒人約束他,他為何不肯?」房奇也費解。

「這秦烈,是真正有擔當的人!」羅志昌沉喝。

屋內眾人都看向他。

「因為他有擔當,所以不會輕易許諾,所以不敢輕易擔負責任!」羅志昌語氣肅然,「如果換了梁少揚這類人,必然二話不說拿了空間戒,拿了器具宗九百年的積累!梁少揚來我們器具宗,所為的,就是這三枚空間戒內的東西!」

「秦烈不一樣。秦烈不敢輕易接手,是因為他真正認真考慮過此事,是真的將三枚空間戒和未來振興器具宗連在一起考慮了!」

眾人皆是露出深思的表情。

「也只有秦烈這種人,才真正值得信任!我相信,只要他肯接手三枚空間戒,未來,他必然會將振興器具宗當成他義不容辭的責任!」羅志昌沉喝。

眾人暗暗點頭,心裏面也都贊同了他的說法。

「他現在不肯接手,那我們就等,等到他肯接手!」羅志昌表態。

「器具宗的未來,只有在他的手中,才可能重振輝煌!」應興然大聲咳嗽著說道。

「秦烈求見!」

就在此時,從焰火山山巔的議事大殿外面,傳來秦烈的輕喝聲。

羅志昌、應興然忽視一眼,齊聲道:「進來!」

大殿內,宗主、三大供奉和七大內宗長老,依然齊聚一堂。

秦烈沉著臉而來,踏入了大殿,身後跟著乾屍一般的血厲。

血厲一出現,眾人齊齊變色,下意識地就往後退,想遠離血厲。

「你先看看他身體的狀況。」秦烈說道。

血厲嘿嘿一笑,他一步橫跨數十米距離,直接來到應興然身旁。

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下,他一隻手突地按在應興然的天靈蓋上,掌心一縷縷血氣飄忽著,迅速沒入應興然的體內。

「秦烈,你要他做什麼?」羅志昌驚叫道。

「我沒事。」應興然示意大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