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一十二章秦烈的心結

第二百一十二章秦烈的心結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4 18:30  字數:3600

第二百一十二章秦烈的心結

「器具城發生巨變!」

「出大事了!」

「我們的人正被屠殺!」

城外,有許多村落,有不少高坡山林。

此時,在那些區域,傳來一個個驚叫聲。

森羅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樓、紫霧海、雲霄山這五大勢力,另外派遣了後續武者過來,那些人就分散在器具城的城外,隨時準備支援城內。

如今,他們通過各自的渠道,都知道器具城內的局勢,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料。

很多人都漸漸坐不住了,都悄悄朝著器具城匯聚,要弄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,竟然讓五方勢力全部失利。

謝靜璇和梁忠,還有二殿主曹軒瑞,也都往器具城趕來,也想儘快穩住城內的局勢。

「謝小姐,如果你們謝家那位在附近,還請……能儘快聯繫上。」玄冥獸身上,曹軒瑞表情肅然,「琅邪在城內,這說明梁央祖等人失敗了,圖夕大人……和帝十九都沒有見人,一定出了意外。」

梁忠臉色陰沉,「圖夕為八極聖殿派遣下來的如意境強者,我想不出器具城誰人能夠讓他消失?」

「琅邪很強!有一次,我曾經試探過琅邪的實力,結果,我還沒試探出來,差點被一股血煞氣息迷失了心智。」曹軒瑞不自然地說道。

謝靜璇和梁忠詫異看向他。

屠漠、屠澤、卓鐸一行人,也一臉訝然,「大人。您和琅邪交過手?」卓鐸輕呼。

曹軒瑞苦笑,「不算交手,是我試探了一下他的實力,我敢肯定琅邪的真正實力。要超過總殿主和雲霄山山主。在周邊勢力中,應該無人能夠抗衡琅邪,就算是圖夕大人……也未必就能穩勝。」

謝靜璇眼瞳閃耀出異光,她略一思量。忽然從脖頸上將一枚菱形飾品擰下來,一根白瑩的手指突地點在飾品上。

清脆悅耳的鈴聲,從那菱形飾品內傳出,謝靜璇用心神聆聽。

「靜璇,來器具城東城山林內。」一個渾厚低沉的男聲,很清晰的從菱形飾品內傳出。

「去東城山林!」謝靜璇重新將那菱形飾品收好,一拍身下的玄冥獸,那玄冥獸陡然狂飆出去。

「大人?」卓鐸看向曹軒瑞。

「跟上她!」曹軒瑞輕喝。

森羅殿的一行人,在傍晚的霞光下。騎著玄冥獸和獨角馬。如一縷縷輕煙般。迅速掠向東城的山林間。

半個時辰後。

謝靜璇和梁忠率先來到那片山林,「二叔?你在何處?」

「靜璇,來這邊。」一人在山林深處招呼。

不多時。謝靜璇和梁忠來到聲音傳來的位置,見到一個身穿藍色長袍。模樣英俊的中年男子。

此地,明顯有著激烈戰鬥的痕迹,許多古樹被折斷,林間樹葉如草覆蓋著地面,許多樹葉上都有血跡。

一具無頭的屍身,就在那中年男子腳下,他看著腳下的屍體,說道:「這是圖夕。」

「圖夕?八極聖殿的圖夕?」梁忠驚叫。

謝靜璇臉色微變,「二叔,是誰殺死的圖夕?」

「還能是誰?除了琅邪,器具宗有誰能殺死圖夕?」謝之嶂反問。

「琅邪,琅邪應該只是通幽境後期,他……」梁忠啞然。

「越級挑戰雖然不容易,但並非不可能。琅邪雖然只是通幽境後期修為,但他修鍊的靈訣極為恐怖,而且他手中持有的靈器,也都是高等階的。另外,琅邪極其重視肉身的淬鍊,他身體的強悍程度,遠超一般的通幽境武者。」謝之嶂語氣平靜,神情認真,「他具備一切越級挑戰者應具備的條件。」

謝靜璇和梁忠沉默了。

「器具宗果然不容小視,再給器具宗幾十年時間,玄天盟和八極聖殿想要對付他們,怕是比現在還要困難。」謝之嶂搖了搖頭。

話罷,他慢悠悠往器具城行去,如正常趕路一般,但在謝靜璇和梁忠的眼中,他的身影很快變得模糊不清。

在謝之嶂離開後,曹軒瑞和一眾森羅殿的高手,才遲遲趕到。

「這是誰的屍身?」曹軒瑞驚叫道。

「圖夕。」丟下這麼一句話,謝靜璇也驅動著玄冥獸,去追趕謝之嶂的腳步。

「圖夕!竟然是圖夕!」曹軒瑞悚然變色,旋即立即下令,「傳訊各方,就說八極聖殿的來人圖夕被斬了頭!讓其餘四方都小心起來!」

「遵命!」

……

器具宗。

焰火山的半山腰,秦烈和凌語詩面朝著夕陽,站在一處峭壁上。

殘霞滿天,火燒雲遍布天上,將焰火山塗抹了一層紅艷的染料。

「還記得在葯山的時候,你我也曾這般看著夕陽下山,一晃四年了,真沒料到我們會在焰火山上,能再次並肩看日落。」秦烈感嘆道。

回想起四年前在凌家鎮的生活,秦烈感慨萬千,如今一看,他發現他在凌家鎮的那些日子,是那麼的平靜,那麼的令人懷念……

他十歲來到凌家鎮,和他爺爺寄居在凌家,在葯山相依為命。

前五年,他活在自己的世界中,他在無法無念的狀態苦修著天雷殛,天天聽著他爺爺的囉嗦,聽他爺爺說種種煉器方面的有趣事。

之後,他爺爺消失,他也走出無法無念的狀態。

凌語詩旋即走入他的生活,天天在小屋中嘮叨,說一些她所遇到的瑣事。

如果沒有鳩琉瑜和陸璃的到來,他還能享受很長一段時間的平靜,他能和凌語詩一起度過人生中最美好的那幾個年月……

「你說過,你會來七煞谷找我的。我等你四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