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一十一章解禁

第二百一十一章解禁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4 12:12  字數:3524

一具乾瘦如老屍的身影,突然在廣場上詭異冒了出來,這便是血厲的本體。

齊腰長的灰白色亂髮,皮包骨頭的軀體,蒼白的皮膚,腥紅如血的眼睛,這老妖一冒頭,血煞氣息幾乎瞬間蔓延了整個器具城。

所有器具宗的武者,這一刻,都是心中暗顫,都覺察到一股濃烈的邪惡氣息,在器具城上方盤旋著,令人靈魂驚恐。

十二條血跡斑斑的鎖鏈,待到他本體遁出後,陡然變得瘋狂起來,在廣場上急劇扭動著。

每一條鎖鏈的根部,都連著血厲瘦骨嶙峋的身體,鎖鏈極為粗長,每一根都有他的腰身粗細,然而連著他身體的一端,又顯得頗為細窄,如蛇尾一樣纏在他渾身骨頭上。

隨著他的桀桀厲笑聲,除了將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三人拴著的鎖鏈未動以外,其餘鎖鏈竟一條條隱沒在血厲體內。

一眨眼功夫,條條鎖鏈消失,而血厲乾癟的身軀,依然沒有壯大起來。

他看了看剛剛霸佔的血影之身,看向梁央祖本命精血凝鍊的血人,忽地遠遠伸手一抓。

血影和血人如兩道血光,瞬間落到他腳下,並且一起蹲伏在地。

「嘿嘿。」血厲怪笑著,兩隻手分別按在血影屍身和血人的頭頂。

一種令所有人氣血沸騰,讓人心煩意燥的可怕波動,從血厲兩手掌心傳了開來。

在眾人的注視下,血影屍身和那一道血人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萎縮。一縷縷赤紅血氣。快速的隱沒向血厲掌心。

不多時。血人率先化為血氣蒸發,血氣中有著駁雜不純的氣息,好似僅剩不多的精純之血,都被血厲提煉了出來。

那血影的屍身,則是如腐蝕了數千年,變成了一具灰褐色的骸骨,被山風一吹後,直接化為骨粉消散。

反觀血厲。在將血影屍身和血人的精純之血煉化吸納後,他本來灰白色的齊腰長發,竟漸漸變成灰褐色,漸漸多了一絲光澤。

他全身蒼白的皮膚,也添了一抹血色,他眼中的血光,也是越來越駭人。

很顯然,隨著血影和血人的魂飛湮滅,他從中收穫了好處,補充了自身的血肉精氣。

這一切。眾人都看在眼裡,都嚇在心裡……

應興然和三大供奉。還有那些外宗的長老,臉皮子都是微顫,神色都極為不自然,也都下意識遠離血厲。

連很多大場面都見過的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這三名被拴在靈紋柱的通幽境強者,此時也是臉色微白,眼中驚現了一抹深深的懼意。

也在這一刻,血厲別頭看向這三人,舔了舔嘴角,如剛剛進餐過的凶獸般,忽然意猶未盡的說道:「你們精血的味道應該也不錯……」

「老妖!你要殺就殺!你要敢吸食我們的精血,我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!」蘇紫英失去了一貫的雍容,她幾乎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,臉上寫滿了厭惡和驚懼。

一向冷然的陸璃,這時候也沉默了,也覺得心底發慌。

對血厲這種妖魔級別的人物,沒人不怕,誰都不想被他吸食精血而亡,都不想落得血影和梁央祖一般的下場。

唯一不怕的也就只有秦烈。

秦烈睜開眼,精神有些疲憊,說道:「血厲前輩,要不,你先去後山待著?」

血厲嘿嘿笑著,看向後山血矛所在之地,點了點頭,說道:「嗯,有血池的地方我向來喜歡,嘿,沒料到無意扔出去的殘缺血靈訣,竟然在這裡造就了另外一個血煞宗!」

話罷,血厲化為一縷血光,一霎那間,便從廣場上消失。

他離開後,所有人都明顯鬆了一口氣,一張張蒼白的臉,也都漸漸顯出紅潤。

「秦冰,不對,是秦烈……」羅志昌回過神來,神色凝重問道:「這人……從何而來?你和他有什麼糾葛?」

宗主應興然和其餘的兩個供奉也望了過來。

「他被封禁在第十二根靈紋柱裡面……」在應興然的示意下,秦烈退往後方,來到一個外人聽不到的區域,將事情經過解釋了一遍。

「這,這老妖在靈紋柱內的時間,怕是比器具宗立宗的時常還要長。」等他講完,大供奉羅志昌臉色變得無比沉重,「他肯定不是我們赤瀾大陸的人,那游宏志可謂是他一手造就而成,血矛,也因他而生,這老妖……」

羅志昌神情苦澀。

「一個吸食人血的老妖,就這麼處在我們器具宗,豈不是更加讓八極聖殿和玄天盟有把柄可抓?」蔣皓憂心忡忡。

「沒有他,八極聖殿和玄天盟可曾饒過我們?」秦烈皺著眉頭,「沒有他,現在器具宗已經完了,你們,也已經被血影所殺。」

眾人沉默。

秦烈知道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很難接受血厲這種血腥老妖,因為他們連游宏志都無法接受。

「以後的事情,以後再說,但現在我們需要依賴他的力量。不然,連五大勢力這一關,我們都應付不來,何況是玄天盟和八極聖殿?」秦烈認真道。

應興然和三大供奉並不傻,就算是心理上不能接受血厲,這時候也知道絕對不能單憑自身喜惡,於是他們接連點頭,算是暫時承認了血厲的存在。

「哎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」羅志昌嘆息。

器具城城外,虎跳坡,一個個帳篷分散著,帳篷旁邊有許多獨角馬,也有不少玄冥獸。

這是森羅殿後續過來的武者。

其中兩頭玄冥獸身上,一襲白衣的謝靜璇,和梁忠靜靜坐著,遠遠眺望著器具城的方向。

「不知道城裡情況如何。」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