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零九章我叫秦烈!

第二百零九章我叫秦烈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3 12:36  字數:3844

淚水模糊了凌語詩的眼睛。

她就這麼看著秦烈,看著秦烈那張陌生的臉龐,看著秦烈冷峻堅定的目光,看著秦烈對她的維護……

她心中的種種困『惑』,在這一刻,忽然間全部解開。

她終於明白,為何她和妹妹能夠得到器具宗的優待,明白器具宗這個名為「秦冰」的人,為何要承擔所有靈材,為何不收取一枚靈石,非要堅持幫助她們姐妹煉器,還要做到不成功不罷休!

她終於明白,為何陸璃會被拒之門外,為何不被允許踏入器具宗的宗門一步!靈域209

她也終於明白,為何在面對這人的時候,會一直有種莫名的熟悉感。

……原來,那是她所愛之人,是她朝思暮想的情人,是她找尋許久,一直想要見到的那人啊!

原來他就是秦烈。

凌語詩抿著嘴,香肩聳動著,美眸淚水泛濫,就這麼死死盯著秦烈。

凌萱萱嬌軀震動不迭,她明亮的眼睛中,爆『射』出炙烈的光芒,她也緊緊看著秦烈。

「又是他,又是他……」她心中嬌呼。

凌家鎮時,家族遭遇杜海天的迫害,在危難之際,是秦烈挺身而出,是秦烈助凌家逃過劫難。

在她父親和族人被害死後,也是秦烈悍不畏死站到長街上,當街襲殺杜海天,滅掉杜飛、杜嬌蘭,又殺杜恆,報了連她們姐妹都沒辦法報的仇。

如今,在她們兩姐妹頻臨死亡之際,已經神秘消失了許久許久的秦烈。竟如此神奇站在她們面前!

秦烈。就這麼站到所有人面前。甚至不惜得罪器具宗,也要維護她們的『性』命!

凌萱萱看著秦烈,她眼睛也漸漸紅了,眼角也有淚水流出。

「凌家,虧欠你太多太多了……」她默默地想道。

廣場上,本欲對陸璃、凌語詩眾人下殺手的血矛武者,此刻身形都頓住,都不敢輕舉妄動。

應興然等人也呆楞住。

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也是莫名其妙。也下意識看向秦烈,不知道他為何會如此反常。

廣場上忽然安靜下來。

「咔咔咔!嘩嘩嘩!」

只剩下一條條血跡斑斑的粗長鎖鏈,還在虛空和地面上游『盪』著,在震懾著所有人的心靈。

「秦冰,為何要她們活著?你和她們之間是不是……」宗主應興然忽然打破短暫寧靜,他深深皺著眉頭,眼中寫滿了困『惑』。靈域209

他當秦烈看上了凌語詩凌萱萱姐妹,當秦烈存著褻玩之心,要囚禁凌家姐妹來泄憤。

有著同樣想法的,還有幾人。譬如烏拓,譬如蘇紫英。譬如史景雲……

史景雲意會過來應興然的意思後,臉『色』陡然一寒,厲喝道:「小子,你若敢對語詩和萱萱『亂』來,七煞谷勢必和你不死不休!」

此話一出,所有看向秦烈的目光,都忽然變得怪異起來。

連血矛的武者,連童濟華眾人,甚至連琅邪,都神情一沉。

為了逞一己之私慾,為了滿足自己的邪欲,不顧宗門的巨大損失,不為宗門報仇,竟反攔阻宗門的報復?

器具宗的很多人,臉『色』都變得不好看了,看向秦烈的目光,也漸漸多了一絲冷意。

「秦冰,你執意要保全她們『性』命?連宗門的仇恨都不顧?」琅邪沉著臉,他從應興然身旁走了出來,往秦烈的位置而去,「血矛損失了七成,外宗客卿死了八成,外宗弟子也有很多慘死在城內。而你,身為未來的宗主繼承者,竟然無視那些傷亡,只是為了自己的私慾,要和宗門對峙?」

器具宗的確損失慘重,外宗客卿,長老,弟子,血矛的武者,在此戰中都遭受了重創。

琅邪要對方付出代價,要拿五方勢力小輩和扈從的鮮血來祭奠死者,也是無可厚非。

連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本不願意真正開罪玄天盟和八極聖殿,這時候也都沉默同意了下來。

秦烈卻持反對意見?

琅邪無法接受!

「我若不顧宗門,器具宗等不到你回來。」秦烈沉默了一下,冷聲說道:「我若不顧宗門,我也不會回來,我若不顧宗門,宗主和三大供奉早已死去多時了,我若不顧宗門,梁央祖和元天涯也不會死!」

看向琅邪和宗主,還有三大供奉,還有那些血矛武者,秦烈又道:「我所做的,比你琅邪做的還要多,器具宗能至今不滅,並非因為你琅邪,而是因為我!」

此言一出,廣場上的所有人,都『露』出深思的神情。

連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內外的長老和弟子們,也都沉默下來。

他們之前看向秦烈異樣的目光,在這時候,也都漸漸扭正回來。

不錯,讓器具宗能屹立到現在的人,並不是琅邪,而是他秦烈!

只要不是傻子,都能看出血厲只聽秦烈一人的,沒有秦烈的吩咐,血厲不會去殺血影,不會去殺梁央祖,不會去殺元天涯。

血影若是不死,應興然和三大供奉早已橫屍多時,而廣場上,也早已應該血流成河!

死的人,應該都是器具宗的人,而不是如現在一樣,是五大勢力的死者!靈域209

這一切,皆因秦烈!

「你可以做的更好。」琅邪沉默了很久,也沒有否認秦烈為宗門所做的一切,而是道:「你是未來的宗主,為了宗門,你可以做的還要很多。如果你能放下私慾,死去的兄弟,在下面可以更加瞑目!」

「我其實並不稀罕器具宗的宗主之位。」秦烈皺了皺眉頭。

在所有人的注視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