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零七章力挽狂瀾!

第二百零七章力挽狂瀾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2 16:59  字數:4751

在秦烈心中,元天涯一直都是心腹大患,他之所以不敢將身份暴『露』出來,最主要原因也是為了防備元天涯。

冰岩城中,元天涯在李牧手中吃癟,麾下統領被殺,因為看不透李牧的真實境界,所以元天涯隱忍不發。

之後,元天涯四處打聽他和李牧的消息,對他和李牧的殺心始終沒有消減。

就是因為這樣,他進入器具宗後只能隱姓埋名,就連在凌語詩面前,他都不敢暴『露』自己。

這一切,都是因為元天涯給予的壓力,壓的他不敢真正放開自己!靈域207

如今和血厲達成協議後,他首先想要擊殺之人,就是元天涯!

「你究竟是何人?」在血厲的血腥目光下,元天涯如坐針氈,幾乎瞬間調集了全身力量,並且立即將『性』命相修的靈器取了出來。

一對墨綠『色』羽翼,綻裂了元天涯背部的衣衫,倏然呈現出來。

羽翼有一米五長,寬闊如鷹翼,一片片墨綠『色』的羽『毛』,由數種特殊金屬熔煉而成。

羽翼輕盈,但卻凌厲如刀刃,並且能夠和元天涯的靈訣完美契合。

雲風翼,玄級五品靈器,由元天涯在海外購置而來。

雲風翼展開後,元天涯身子忽然凌空而起,如一隻大鳥般輕盈旋動,一種凌厲的狂風也吹拂起來,像是在配合他在虛空靈動飛旋。

「咻咻咻!」

突地,一片片墨綠『色』羽『毛』,如變成索命利刃。盡數朝著血厲劈『射』而來。

那些羽『毛』凝為的利刃。在半空之中。彷彿還組合成一個錐子般的形狀,錐子內部厲風呼嘯,吹的人耳膜都隱隱生痛。

元天涯的身子,如鷹隼般從長空撲殺而來,在那些細雨般的羽『毛』之後,他也沖向血厲。

血厲身體收縮為一具乾屍,皮膚呈灰白『色』,沒有一點光澤。看起來死氣沉沉。

然而,他的一雙眼睛,卻閃爍著駭人血光。

抬頭,血厲嘿嘿獰笑著,道:「你修鍊的風雲決,只將風之靈力的妙處施展出來,但云訣就差之甚遠了。」

他忽然看向梁央祖爆碎的屍體處。

眾人也順勢望去。

「血之凝形術!」血厲低喝。

只見梁央祖那濺『射』的到處都是的腥臭鮮血,忽然點點血跡蠕動起來,在廣場上的石地上,一滴滴鮮血如變成圓滾滾的血珠子。極快的在石地上滾動著,相互間迅速融合在一塊兒。

那場面。詭異的令人『毛』骨悚然,烏拓和史景雲身上被濺『射』的幾滴梁央祖的鮮血,也突地從他們身上滾落,也在他們腳下飛快滾動,嚇的烏拓和史景雲都是暗暗變『色』。靈域207

極短時間內,梁央祖死後濺『射』的一灘灘鮮血,蠕動著凝為一個倒在地上的血人。

血人忽然慢悠悠站了起來……

「噗噗噗!」

這時候,元天涯從天劈『射』而來的綠『色』羽『毛』,如一柄柄利刃,都『插』在血厲身上。

血厲如被捅成馬蜂窩,但他眼中卻沒有一絲痛意,而是嘿嘿笑看著血人,說道:「去吧。」

血人身子一陣扭曲,竟隱隱凝現出梁央祖的模糊模樣,旋即,一股刺鼻的血煞氣息,從血人身上釋放出來。

化為一道血光,血人直接衝天而起,去追擊從天降落的元天涯。

一團耀目的血光,從元天涯身前暴『射』開來,在元天涯的悶哼聲中,那血光陡然一變,成為一柄巨大的血刀,往元天涯脖頸切割而來。

元天涯的雲風翼快速扇動著,在虛空中打著旋飛走,似乎在尋覓擊殺血厲本體的契機。

然而,那血刀卻彷彿有魂,始終追逐著元天涯,始終盯著他不放。

廣場上,史景雲、蘇紫英、烏拓三人,還有陸璃、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,包括器具宗的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都昂頭看天。

這一張張驚駭的臉,被天上的血刀映照成血紅『色』,看起來也有些嚇人。

渾身『插』滿墨綠『色』羽『毛』的血厲,根本沒有抬頭看天,而是看著秦烈,又忽然問道:「還要殺誰?」

「天上的人還沒死。」秦烈神情冷峻道。

「只是時間問題。」血厲混不在意,「被我喚醒的血奴,在一個時辰內,會比死前的實力還要強上一個層次。那傢伙,在暴體而亡之前,本身實力和天上的那人相當,他一身精血凝鍊的血奴,在血之靈力耗盡之前,必然可以殺死天上的那人。」

史景雲眾人的注意力,本來都放在天上,聽到血厲詢問還要殺誰後,都眼神一寒,趕緊把看向元天涯的目光收回,都警惕地望向血厲。

「這麼說,天上的那人死定了?」秦烈問。

「必死無疑。」血厲怪笑著回答。

秦烈點頭,旋即將目光瞄向史景雲、烏拓和蘇紫英三人身上,心中暗暗思量起來。

「秦冰……」應興然忽然『插』話。

秦烈扭頭看向他。

「他們和梁央祖、元天涯不一樣,梁央祖為影樓樓主,吸食人血後,已經變得死不足惜。那元天涯,為森羅殿大殿主,他和總殿主、二殿主都不和,他死了,也就死了。」靈域207

應興然臉『色』沉重,解釋道:「但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,都是七煞谷、雲霄山、紫霧海內真正德高望重的人物,一旦死亡,那我們和七煞谷、雲霄山、紫霧海之間,就必須死戰了……」

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三人,聽應興然這麼一說,都微微一愣。

他們看不透血厲的境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