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零五章血腥靠山

第二百零五章血腥靠山 (1/1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1 14:04  字數:2430

廣場上,秦烈身上裹著一層血衣,在他腳旁邊,血厲強佔了血影的肉身,就這麼坐了下來。

秦烈講話的時候,已經凝鍊精神念頭,在他腦海的鎮魂珠當中,在死死看護著裡面血厲的另一半靈魂。

他在提防著血厲。

如今,血厲另外一半靈魂依附在血影身上,給他以強烈的心靈震懾。

而血厲的一身本命精血,也凝結在他的體表,他的身體相當於被血厲掌控著!靈域205

一旦血厲心存殺心,分分秒秒,他都可能被血厲抹殺掉!

也是如此,他集結著精神意識,全力運轉著天雷殛,將所有雷霆閃電凝為一起,隨時準備滅殺血厲存在鎮魂珠的一半靈魂。

只要血厲膽敢有一絲異常,他將會不惜一切代價抹殺血厲的一半靈魂,拼著魂飛魄散,也要將血厲一半魂魄毀掉。

「小子,你在害怕什麼?」血厲猩紅眼瞳中,浮現一絲嘲弄的意味,「你怕我拼著一半靈魂隕滅,也要擊殺你?」

秦烈默不作聲。

旁邊,應興然和三大供奉七大內宗長老,全部不敢作聲,都只是驚恐莫名地看向血厲和秦烈,聽著他們之間的交談。

從血厲的身上,他們感覺到一種能瞬間滅殺他們的氣息,他們毫不懷疑只要血厲想動手,他們任何人都逃不脫血厲的一擊!

所以他們一個比一個老實。

「我知道你先前轟擊我那一半靈魂的時候,也未盡全力,我真要對你下殺手。你的確有能力與我的一半靈魂玉石俱焚。」血厲嘿嘿怪笑。以心念在秦烈腦海說道:「這能力。一方面來自於你修鍊的雷霆靈訣,另外一方面,則是你腦中的奇寶。我能感覺到那珠子的恐怖,那珠子對我靈魂的威脅,比十二根靈紋柱施加的靈魂封禁還要可怕!」

這番話,從血厲被封在秦烈鎮魂珠內的靈魂而來。

「一半靈魂毀滅,我三百年都休想恢復不過來!」血厲冷哼,「和被你掌控三十年相比。哪一個划算?我比你清楚透徹!」

秦烈依舊不敢掉以輕心,他一邊集中著精神意識,一邊說道:「還請前輩稍稍離我遠一點,還有,我身上屬於你的本命精血,還請一併收回。」

「小子,你未免謹慎的過頭了!我真要下手,你以為近一點遠一點有用?」血厲這般說著,那凝在秦烈身上的精血,則是化為血光飛出。重新落向靈紋柱內部。

「總之,我希望你離我遠一點。我還要將禁錮你的剩下封印破開。」秦烈表態。

他這麼一說,血厲冷冷看了他一眼,又從他身邊站起,來到離他最遠的一根靈紋柱坐下。

應興然等人見他一會兒來,一會兒走,都是眼神驚顫,還是不敢『亂』動。

待到血厲坐下,在應興然極度好奇的目光下,秦烈說道:「宗主,你讓五大勢力首腦都來此地吧,這位前輩……會幫助我們解決麻煩。」

應興然轟然一震。

此時,器具宗外宗前院中。靈域205

元天涯、史景雲、烏拓、梁央祖、蘇紫英這五方勢力的頭領,正率領著麾下,一步步往廣場方向而去。

梁央祖刻意走在隊伍最前方,他腳步放的很緩慢,他看著慢慢後退的那些器具宗外宗弟子,看著童濟華,說道:「帶我們去見應興然。」

「梁樓主,直接殺光外宗所有人,對我們而言花費不了太多時間。」元天涯嫌梁央祖太慢,皺著眉頭提議。

他的眼神在童濟華等人身上游弋著,大有要立即動手的意思,這讓童濟華等人暗暗心悸。

「也不急在一時。」梁央祖回頭,陰沉著臉說道:「血矛的修鍊秘術,有其獨到之處,那些秘術只有這些外宗長老才熟悉。如果將血矛的人全部殺光,我們就無法知曉那種秘術的修鍊方法,關於血矛武者的訓練方法,血池內靈血的熬制技巧,也是我們這行需要得到的,所以我們必須留一部分活人。」

他這麼一說,眾人眼睛都亮了起來。

史景雲和烏拓更是連忙勸說,讓元天涯稍安勿躁,千萬別動手將血矛武者殺光。

有關血矛的厲害,這些人都心知肚明,並且還有很多人親身體會過。

對血矛武者的訓練之術,對傳說中血池內靈血的製成方法,他們也是極為有想法,都想獲知來提升自己的力量。

因此,梁央祖的說法,得到眾人一致認可。

他們並不知道,梁央祖之所以拖延時間,只是為了方便血影行事,方便血影能先一步攫取豐厚的果實。

「好!」元天涯也同樣動心了,「對那個令火矛蛻變成血矛的秘法,我也有興趣,我也想見識見識!」

也是如此,他們並不著急,速度也並不是很快。

他們甚至被後來的門人弟子追了上來。

陸璃和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,也從外面街區趕來,也匯入史景雲的隊伍中。

歐陽菁菁則是沒有勇氣前來。

龐峰,也從器具宗外面進來,也來到烏拓身旁,來親眼見證器具宗的命運。

他妹妹龐詩詩,也是沒有勇氣過來,而是選擇留在了大地之心。

遠處塔樓中,以淵和蓮柔遠遠看著器具宗的方向,同樣沒有勇氣重新踏入宗門,不忍目睹器具宗的毀滅。

「龐峰?!」童濟華沉喝一聲。

烏拓身旁的龐峰,神情沉穩,看著那些熟悉的外宗弟子,龐峰的眼神頗為複雜。

可他的語氣卻出奇平靜,「童長老,我也沒料到宗門會出現如此巨變,我也不想看著宗門走向滅亡,但我無能為力,我無法改變宗門命運。我來,只是想看到宗門的最終命運,如果有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能做,我會伸手完成。」靈域205

龐峰眼中閃過一絲痛苦無奈。

「你看著就行。」烏拓『插』話,「但要記住,你不準『插』手!」

龐峰沉著臉哼了一聲。

「很不錯,有勇氣重新踏入宗門,敢親眼看著器具宗走向滅亡,果然是心堅如鐵。」紫霧海的蘇紫英讚歎了一句,又道:「不像以淵那混小子,只顧著談情說愛,連大事都顧不上!」

「我是應興然,請各位前來廣場一敘。」就在此時,從焰火山的山腳下,傳來應興然的吆喝聲。

他竟主動相邀。

……未完待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