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零二章禁魂!(求推薦票~~

第二百零二章禁魂!(求推薦票~~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0 12:53  字數:3791

正如秦烈想通過靈魂掌控血厲一樣,血厲,也想將秦烈的靈魂奴役。////

血煞宗有一種淬鍊血奴的秘術,施法者通過靈魂的腐蝕,一點點將靈魂煞氣融入被施法者本魂之中,慢慢從靈魂上對血奴進行掌控,最終將被施法者變成嗜血的異類,徹底的『迷』失自己。

血厲,釋放出的四分之一靈魂,在秦烈腦海中施展的就是這種秘術!

一旦秘術奏效,秦烈心智將會漸漸沉淪在血腥世界,一點點被血厲控制,化為血厲的嗜血奴隸」「。

在他來看,以他四分之一的靈魂,要控制住秦烈這種小武者,根本就沒有任何難度。靈域202

可惜,他沒料到秦烈不但修鍊專滅靈魂的天雷殛,而且腦海之中還暗藏著鎮魂珠這種奇寶。

鎮魂,鎮魂,鎮魂珠之名,本就是為了鎮壓靈魂!

從鎮魂珠內釋放出來的凈化之光,對所有靈魂類能量,都有致命的鎮壓威懾!

在那光芒照耀而出的霎那,血厲就意識到不妙,本能的感覺到恐懼,他第一時間就準備撤離。

然而,等他準備遁出鎮魂珠時,卻發現這深藏秦烈腦海的異寶,絕非他所想的那麼簡單。

鎮魂珠內部的空間,已關閉了離開之門,將他死死束縛在當中!

他甚至有一種直覺:鎮魂珠對靈魂的束縛力,比那靈紋柱內一幅幅靈陣圖形成的禁錮,還要恐怖得多!

於是他不斷掙扎,卻始終無法逃出鎮魂珠的天地。靈魂在那凈化之光的照耀下。更是越來越虛弱無力。

這時候。他對秦烈的侵蝕力,也在不斷消褪著。

秦烈也終於從血海『迷』鏡中掙脫出來。

倏一恢復心智,秦烈所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御動天雷殛,以雷霆霹靂對血厲這一部分靈魂進行轟擊。

天雷殛的雷霆閃電,能誅萬邪,能滅凶魂怨靈,對靈魂異類有著致命危險。

「轟隆隆!」

雷霆爆鳴中。血厲這四分之一靈魂衍變的殘影,冒著縷縷血『色』煙霧,在凄厲慘叫。

血厲首次驚懼起來。

他怎麼也沒有預料到,秦烈不但修鍊罕見的雷霆之力,而且腦海中還暗藏著鎮魂珠這種瑰寶。

他這一縷血影殘魂,在如今鎮魂珠內部世界禁錮下,根本逃之不掉,又被雷霆閃電這般轟殺,魂飛湮滅只是早晚的問題……

「小子!停下!給我停不下來!」血厲殘魂慘叫。

秦烈心念一動,那些劈『射』進來的雷霆閃電。陡然間凝鍊起來。靈域202

在他自己的世界中,秦烈的靈魂意識凝為一縷模糊白影。白影為秦烈的本體模樣,周邊一條條閃電環繞,頭頂炸雷隱而不發。

秦烈的魂影,就在血厲的血『色』殘影pangbian,冷冷看著他,道:「老前輩,你似乎沒有按照約定,乖乖將靈魂交給我禁錮?看來,你並不值得我信任,我只能誅滅你這一縷靈魂,而你的本體,就永遠被禁錮在靈紋柱吧。」

「我承認我敗了!小子!我認輸!」血厲殘魂扭動著,「我會開放這一部分靈魂,徹底服輸,任由你禁錮囚禁起來!」

「現在服軟情況又不一樣了。」秦烈以心念『操』縱著雷霆閃電,一點點靠攏向這一縷血『色』殘魂,「這是你四分之一的靈魂,只是四分之一便如此之強,讓我差點瞬間就淪陷了。嗯,我覺得只是四分之一的靈魂,也並不穩妥……」

「小子,你別得寸進尺!」血厲咆哮。

「前輩,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。」秦烈沒有一絲情感的說道:「要麼,你再乖乖交出四分之一的靈魂,和你現今的靈魂融在一起,由我進行禁錮。要麼,我滅掉你這一縷靈魂,你的殘魂和本體,繼續被封印在靈紋柱,你繼續等候,等候千年,亦或者數千年後,還有一個和我一樣的傢伙,能幫你全部解除封禁。」

「你敢!」血厲這一縷殘魂瘋狂扭動。

秦烈二話不說,重新御動天雷殛,又以雷霆閃電對這一縷血『色』殘魂進行轟殺。

「轟隆隆!啪啪啪!」

在炸雷轟擊,在閃電疾『射』中,血厲正厲叫著的血『色』殘影,冒出縷縷血霧。

那些血霧,都是他的本魂能量,血霧一散出,立即被鎮魂珠內部空間吸收,而隱沒在他眉心的漆黑珠子,也漸漸閃出一點猩紅光澤。

秦烈也暗暗震驚。

他發現血厲這四分之一的靈魂,竟然比四階吞魂獸的主魂還要恐怖,吞魂獸的主魂進入鎮魂珠之內,瞬間就沒了蹤跡,被直接吸納向珠子更深處的空間。

吞魂獸的主魂,在鎮魂珠內,似乎沒有任何反抗之力。

可這血厲,僅僅只是四分之一的靈魂,在這鎮魂珠都能存在如此之久!

「這老妖,真實的境界修為,恐怕有點駭人聽聞。」秦烈這麼想著,愈發不敢掉以輕心,集中了所有精shen來以雷亟轟落。

過了一會兒,血厲的血『色』殘魂厲聲慘叫漸漸虛弱,他雖凶厲無邊,但在鎮魂珠內部天地中,在沒有肉身的情況下,以靈魂來承受天雷殛的轟殺,他也是不堪重負。

這還是秦烈的境界不高,天雷殛並未修到真正精湛狀態的情況。

若是秦烈能直接引動九天神雷落下,只是一下,血厲這一縷殘魂恐怕就會魂飛魄散。

「小子,你贏了!你贏了!我再交出一部分靈魂給你!」血厲凄厲慘叫。

他不得不服軟。

他感覺到,就這麼一會兒功夫,這一縷靈魂就有潰散消亡的趨勢,這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