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二百零一章老妖

第二百零一章老妖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9 19:23  字數:3859

血厲被封禁了一千多年,在這段漫長歲月中,他無時不刻不想著走出去。

為了能脫離此地,他甘願捨棄一切,因此,明知道交出一部分靈魂,他可能會被秦烈掌控,他也沒辦法拒絕。

秦烈也很清楚,這個千年的老妖,一定會答應他的條件。

任何人,被封禁了一千年時間,為了自由都會不惜一切代價,只是交出一部分靈魂,對血厲來說代價還不是真的不能接受。

「我可以交出一部分靈魂,但你可有能力收納?」血厲冷聲道。靈域201

「這一點就不需要你『操』心了,只要你肯開放靈魂,放下一切防備,將那本魂送入我腦海,剩下的就交給我了。」秦烈回應。

「在這片空間,我的靈魂無法遁出,除非你肉身進來。」血厲喝道。

「我不會肉身進來,絕對不會!我可不想被你瞬間擒住。」秦烈沉『吟』了一會兒,「還是你將靈魂飛出靈紋柱,主動逸入我肉身的腦海,這樣我才能放心。」

「封禁還在,我沒辦法將靈魂脫離靈紋柱,除非你先幫我破開三道封禁,將三條鎖鏈解開來。」血厲猩紅的眼睛,閃爍著血『色』光芒,他低頭看著連接渾身骨頭的長長鎖鏈,道:「只要三條鎖鏈解開,我就能分出一部分靈魂出去,滿足你的要求。」

秦烈沉默了。

他不知道血厲所言是真是假,萬一,萬一解開了三根靈紋柱。讓這血厲逃出靈紋柱。誰能抗衡此人凶威?

他有點不敢冒險。

「小子。如果你不願意嘗試,我就沒辦法分出靈魂出來。你想掌控我的靈魂,就要試一試,不然我們還依第一種方法,我將血煞宗的修鍊秘術傳授給你,作為交換你釋放我的條件,如何?」血厲譏誚道。

秦烈內心天人交戰,對這上千年的老妖。他有點頭疼,他不知道血厲哪一句話真,哪一句話假。

但他很清楚,一個錯誤的決定,可能導致他萬劫不復,讓他反被這老妖掌控。

和這種妖魔級的人物爭鬥,他心中一點底都沒有,所以他猶豫不決。

「如果你怕,如果你一點險都不敢冒,那你一生都將一事無成!」血厲激道。

「我先想一想。」

秦烈退出來。在那根靈紋柱下方,他依然閉著眼。

他凝聚精神意識。他在眉心之中的鎮魂珠內游『盪』,他悄悄運轉天雷殛。

「轟隆隆!」

他骨骸內,傳來沉悶的雷轟,他慢慢調集雷霆之力,將其一點點拉扯向腦海。

他倏地睜開眼。

瞳仁之中,一條條細密電蛇疾『射』,他腦海傳來令他耳膜爆碎的轟鳴。靈域201

「好像要下雨了,我聽到了雷聲,奇怪。」唐思琪在旁邊疑『惑』道。

秦烈沒有吭聲,他眼中雷光閃閃,他在感受天雷殛在腦海內的震『盪』波,他信心漸漸堅定。

雷霆閃電之力,為一切靈魂類生靈的剋星,能誅一切邪靈!

當年,在那冰岩城外面的天然石林,高宇喚出魔神殘影,那種毀天滅地的氣勢,令所有人心神恐懼。

然而,就連那魔神殘影,都對他的天雷殛忌憚不已。

由此可見,天雷殛的雷霆閃電之力,對毀滅靈魂應該有著奇效。

這麼一想,秦烈終於下定了決心,他又一次進入靈紋柱內部,直接道:「好!我先幫你解開三道枷鎖!」

血厲眸中血光暴亮。

秦烈旋即集中精神,落向旁邊的靈紋柱,一番臨摹描繪後,他的這一縷精神意識,直達靈紋柱內部的鎖鏈端,依照血厲所言,以這一縷靈魂念頭衝擊那能量光團。

出奇地,他一縷不算很凌厲的精神意識,竟直接將那能量光團刺破。

如以尖針刺破一個氣球般簡單。

「蓬!」

點點異光飛濺,殘碎的能量爆『射』開來,如將鎖鏈的一端直接炸碎。

「第一條!」血厲神『色』癲狂,仰天厲笑,他左手臂倏地一拉。

一條銹跡斑斑的粗長鎖鏈,如灰『色』長龍一般,直接倒卷向血厲,那長長的鎖鏈,被他猛地扯回,被他牢牢纏繞在手臂上。

他眼中血『色』愈發駭人。

他看向秦烈,臉『色』卻驚人的蒼白,「你繼續,再有兩條鎖鏈,我靈魂上的封禁,就能撕裂一道缺口。」

秦烈從血厲身上的氣血,感覺到他比先前要可怕一分,他知道一條鎖鏈的解開,讓血厲身上的枷鎖封禁破掉了一重。

這時候,他心中愈發不安,但他還是決定繼續下去。

於是他的這一縷精神意識,落向第二根靈紋柱,再次去解除其中的封禁。

他精神力迅速消耗著,他慢慢進入靈紋柱內部,又看到一個類似的能量光團,那能量光團,就是斷裂鎖鏈的關鍵節點。

秦烈又以精神意識衝擊。靈域201

能量光團如氣球粉碎,又是一層封禁解開,這條鎖鏈也被血厲纏繞在腰間。

「第二條!」血厲眼中血光更加濃烈,「好,很好!還剩一條,再有一條鎖鏈斷裂,我就能交出一部分靈魂給你!」

秦烈暫時停了下來。

「我精神意識消耗太大,我需要恢復,我先離開一下。」他一縷念頭回歸。

取出一枚凝神的丹『葯』,他吞服下來,一邊消化丹『葯』的『葯』力,一邊皺著眉頭苦思。

「這老妖此刻身上的凶煞氣息,已經極其駭人,一旦第三條鎖鏈解開,他必然會發難。」秦烈看的很准,「我必須盡量恢復過來,然後和他一部分的靈魂爭鬥,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