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九十七章最後一根靈紋柱!(

第一百九十七章最後一根靈紋柱!(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8 09:41  字數:3735

天就要亮了。

器具宗的外宗,所有不擅長戰鬥的門人,都早早來到焰火山的山上。

外宗,只剩下少部分外宗長老和血矛武者,他們聚集在後院方向,不敢踏出宗門一步,都在默默等候著。

等候著琅邪和馮蓉的歸來。

外宗一間荒廢多年的煉器室中,一個破舊的青銅大鼎內,忽然傳來異響聲。

「這裡應該是煉器室,這一間有很多年沒人租用,我們現在可以出去了。」唐思琪在鼎內輕聲細語。

「好,我們出去。」秦烈從青銅大鼎冒頭,先一步跳將出來,然後伸手摻著唐思琪,把她也拉了出來。

布滿灰塵的煉器室,兩人現身後,忽視一眼,神情都有些異樣。

秦烈調整了一下,又將自己保持在冷漠心境,神情變得淡然。

唐思琪輕咬著下唇,一雙嫵媚動人的眼睛,滴溜溜轉動了一圈,忽然呵呵輕笑起來。

秦烈這裝模作樣的神色,讓她暗暗好笑,讓她覺得秦烈其實頗為羞澀,一直都是用冷漠來掩飾著自己。

假山洞穴內,石道中,那兩段旖旎……讓兩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不少。

向來都喜歡捉弄人的唐思琪,對一年前的那件事,一直都耿耿於懷,如今給她找著機會了,她時不時地就調侃秦烈兩句……

她反而漸漸佔據了主動。

美眸碧波蕩漾著,她笑盈盈說道:「準備好出去了么?」

秦烈忽然緊張起來,他在唐思琪這番話落下後,不由地放出靈魂意識探索,窺探周邊的動靜。

「咦?」

周邊的外宗長老程平,在秦烈以靈魂游弋之時,敏銳的覺察到。

「有人在煉器室那一塊!」程平微愣後,忽地輕喝。

他和兩名血矛武者,幾乎瞬間趕向那煉器室。在一個已經淪為雜物間的廢棄煉器室門口,程平停了下來。

對身旁兩名血矛武者做了一個手勢,讓他們分散開來準備包抄,然後他才低聲問道:「誰在裡面?」

一聽程平聲音響起,秦烈和唐思琪同時鬆了一口氣。

兩人生怕這時候器具宗的外宗,也被五大勢力佔領了,生怕一冒頭。所見的都是暗影樓、森羅殿的殺手在遊盪。

真要那樣,他們這趟就是自投羅網,自尋死路。

「程長老么?是我,唐思琪。」

「我是秦冰。」

兩人分別表明身份。

程平猛然一驚,低喝道:「真是你們倆?你們怎會在這裡?」他沖兩名血矛武者重新打了一個手勢。

那兩人將手中的靈器慢慢收了起來。

秦烈和唐思琪兩人,這時候從蛛網高懸的木門口走了出來。走到了程平面前。

「秦冰!唐思琪!竟然真是你們!」程平驚喜起來。

「老程?」遠處傳來童濟華的呼聲。

「沒事,秦冰和唐思琪回來了!」程平喝道。

「啊?」童濟華也驚喜起來。

不多時,童濟華領著五名血矛的武者,也從遠處趕了過來,他驚奇看向唐思琪,問道:「你們怎麼回來的?以淵和蓮柔呢?」

唐思琪眼神一黯,「以淵和柔姐應該不會回來了。」

「出事了?」童濟華表情沉重。

「究竟怎麼一回事?」程平輕喝。

唐思琪詳細說明外面的情況。點出琅邪、馮蓉到達後,帝十九、元天涯的現身,說明血影的厲害,還有和血矛之間的聯繫,她將夜裡發生的事情,一一道明清楚。

童濟華和程平聽的一驚一乍,兩人時而看向秦烈,眼中流露出震驚之色。

以靈器的爆炸震碎血影身軀。以大地之力讓血影深陷,又先戰龐峰,後戰陸璃,成功帶著唐思琪返回宗門,這都是他乾的?

身為外宗長老,童濟華和程平深知龐峰的可怕,也聽過陸璃的厲害之處。更加能想像血影的恐怖。

秦烈一路帶著唐思琪,從動亂的器具城,能艱難返回宗門,在兩人來看簡直不可思議。

「情況如何?」秦烈問這邊的狀況。

「很糟糕。」程平嘆息一聲。說道:「血矛派出去的人,一旦出去,就沒有能夠回來的。琅邪和馮蓉大人現在也不知蹤跡,宗門外面則是聚集著眾多五大勢力強者,他們封鎖了出路,顯然準備將我們困死。」

「還好他們沒有攻下來,不然,我們根本擋不住。」童濟華也是苦笑。

「宗主和三大供奉呢?」唐思琪問。

「都在山頂,他們應該也是一籌莫展,畢竟他們並不擅長戰鬥。」童濟華深深皺著眉頭,「是我錯了,我不該將事情告訴以淵,如果不是那樣,琅邪大人就不會身陷險境,他如果能坐鎮血矛,我們或許還有一戰之力。」

「和你沒有關係。」秦烈沉著臉,「按照以淵所言,五大勢力想對宗門下手,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,就算是沒有我,沒有殺死梁少揚一事,五大勢力早晚還是會過來。我的出現,只是將這件事提前了一點而已。」

「這裡並不安全,你們去山上吧,短時間內,他們應該不會登山。」程平道。

「嗯,我們先上山,看看宗主和三大供奉怎麼說。」唐思琪點頭。

秦烈和她一道兒,出了這一塊的煉器區,往焰火山的方向走去。

天色漸亮,焰火山山腳下的那廣場上,十二根靈紋柱如參天柱子,依然高高聳立著。

秦烈和唐思琪兩人,就在廣場上走動著,在一根根靈紋柱下前行。

途徑那第十二根靈紋柱的時候,秦烈腳步微頓,他看向這最後一根沒有能悟透其中玄妙的靈紋柱,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