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九十六章撩動

第一百九十六章撩動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8 00:15  字數:3878

如蘭似麝的幽香,從唐思琪酮體上緩緩傳來,逸入秦烈鼻孔,令秦烈心神一亂。

黝黑的山洞深處,兩人彎著腰,身子緊貼著,秦烈還伸手摟住了她。

聽著她的一聲嬌嗔,秦烈臉色微變,立即意識到剛剛他嘴唇碰觸的地方有些敏感。

「別講話,有人來了。」他壓低聲音解釋。

黑暗中,唐思琪趕緊噤聲,也認真聆聽起來。

她也聽到了武者踱步而來的聲音,聽到了那些人不耐煩的交談,然後她便明白她誤會了秦烈。

「重新搜查一遍,說不定有漏網之魚潛藏了起來,還有可能有人返回。」外面首領叫道。

「知道了大人。」有武者懶洋洋答話。

有人漸漸往石樓後面的假山行來。

秦烈慢慢調整呼吸,令心率跳動都放緩,將靈魂意識收斂,並且降低生命波動。

他悄悄晉入無法無念的境界狀態。

這種狀態下,他彷彿能夠和天地融為一體,能化身天地一部分,像是蟲類處於休眠的狀態,很不引人注意。

即便是境界高過於他的武者,在他進入無法無念狀態後,也很難察覺到他的存在。

唐思琪在武道的修鍊上沒有下過苦功,但她本身境界極高,處於萬象境,她還要強過秦烈一籌。

應付現今的局面,她雖然不能進入無法無念的狀態,但她也有她的方法。

她的方法非常簡單——直接吞服一枚凝神丹。

一枚丹藥入腹,她的心跳、血液流動、生命波動都明顯放緩。她竟然也達到類似於秦烈無法無念的狀態。

兩人一個依靠奇境。一個依仗著丹藥。身子緊貼著縮在假山石洞中。

外面武者的交談聲,時不時傳來一兩句,搜尋者在一個個石樓廂房內尋找,也在院子里檢查了一番,卻沒有人留意這一座假山,更沒有人嘗試深入假山內部狹窄的石洞找尋。

過了一陣子,奉命前來搜查的一撥人,沒有發現任何異常。又漸漸離開。

秦烈和唐思琪沒有立即重新活動。

他們身子靠攏著,一動不動,他們還在等候著,他們害怕那些人會殺個回馬槍。

許久許久過後,唐思琪酮體都有些僵硬了,才稍稍動了動玉臂,她輕輕捅了捅秦烈,「你怎麼樣?」將嘴唇湊了過來,她小聲詢問。

秦烈嗅著她身上的香味,心神一亂。將靈魂念頭重新聚攏,淡然答了一句:「我沒事。」

「那我們繼續走?」唐思琪徵詢他的意見。

秦烈點頭。「好。」

於是唐思琪動身,然後她忽然輕呼一聲,一下子軟倒在秦烈身上,那豐腴惹火的身軀,也直接緊密無間的又粘了過來。

「半蹲著,蹲的太久,我的腿麻了……」她羞赧道。

秦烈沒有動,也沒有答話,只是保持著自己的姿勢不變。

一具曼妙誘人的身姿,就這麼緊靠著他,即便是他對唐思琪沒有什麼心思,也忍不住心猿意馬起來……

他呼吸有些急促,他怕他控制不住,所以他更加不敢動。

唐思琪解釋了一句後,也沒有繼續說話,她身子依偎在秦烈身上,一條小腿輕輕踢踏著。

她在試著慢慢活動。

隨著她的踢腿運動,她那玲瓏誘惑的身子,和秦烈時而忽地緊貼,時而忽地分開。

如一下下撩撥著秦烈的心……

每當她的曼妙酮體,從秦烈的身上挪開,秦烈就沒來由的心生悵然,有點戀戀不捨。當她身子又忽然貼了過來,秦烈又會心神蕩漾,心生一種很奇妙的滿足感。

「秦師弟,你說這次我們能不能活下來?」黑暗中,唐思琪忽然幽幽問道。

她換了一條腿活動,還是一次次伸展,慢慢的踢著腿,在活動著血液。

她被血影的血禁之術凝滯了鮮血,雖然吞下了活血丹,可血液還是沒有能達到正常流動的狀態。

也是如此,在山洞內蹲了一會兒,她才會兩腿酸麻,幾乎站都有點站不穩。

這是血禁之術短期形成的後遺症。

「我不知道。」秦烈沉聲道。

「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?」唐思琪又說。

「你問。」

「你為什麼要殺梁少揚?是因為我么?」

黑暗中,唐思琪停止了踢腿活動,她一雙美眸閃亮,她手上的空間戒釋放出蒙蒙幽光。

湊著微弱的幽光,她看向秦烈的臉龐,她半邊身子還貼著秦烈,她似乎不急著挪開……

「他不死,我夜不能寐。」有了一絲微光的山洞中,秦烈神色平靜,淡然道:「他先以陰蝕蟲害我,後在自由商道突下殺手,我差點兩次喪命。我再回器具宗,第一件事便是殺了此人,因為我不敢保證在他的暗算下,我還能第三次幸運的活下來。」

「和我沒有關係?」唐思琪明亮的眼睛中,有著濃濃失望,「真就不是因為我?」

「也有一點。」沉默了一會兒,秦烈才輕輕點頭,「我不想你孤零零離開器具宗,我也不想看著你被他所害,那些本該屬於你的東西,我想給你討回來。」

唐思琪美眸亮熠起來,她眼中綻出神采,她嘴角有了一絲喜意,「那,那我在你殺梁少揚的動機中,佔了幾成因素?」她又一次問道。

「兩三成吧。」秦烈坦然道。

「那也夠了!」唐思琪嘴角美艷的笑容蕩漾開來。

在秦烈沒有反應過來之前,她忽地湊上前,她那豐澤的香唇,在秦烈臉上蜻蜓點水般碰了一下,旋即她嫣然笑道:「這是獎勵你的。哈!」

秦烈呆楞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