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九十五章封禁(求推薦票!!

第一百九十五章封禁(求推薦票!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7 13:17  字數:3619

焰火山山巔。

「咳咳!」

應興然臉色蒼白,他拿著手巾捂著嘴,劇烈咳嗽著。

那手巾上,隱隱傳來一縷淡淡的血腥味……

羅志昌、房奇、蔣皓三大供奉,墨海、譚東陵等七大內宗長老,此刻全部處在一塊山頂岩石上,在俯瞰著整座山腳下的城池。

此刻,器具城的地火水風四大街區,很多繁華的街道上,都有火焰燃燒。

從焰火山的山巔望去,彷彿有一條條火龍在器具城城內遊盪著,那些火龍所在的位置,時而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。

許多身穿不同衣衫的武者,在四大城區遊盪著,對器具宗客卿和血矛武者進行追殺。

器具城到處都有戰火,很多區域斷壁殘垣,很多街道上慘叫連連……

在下方器具宗外圍,更有很多武者聚集,將整個器具宗,甚至焰火山都給圍著。

「暗影樓!森羅殿!雲霄山!七煞谷!紫霧海!」應興然一邊激烈咳嗽,一邊咬著牙沉喝,眼中閃爍著刻骨的仇恨。

「東陵,還沒有琅邪、馮蓉的消息?」大供奉羅志昌喝道。

譚東陵神色黯然,「還沒有回來,興許……出了意外也說不定。」

所有人臉色都沉重起來。

琅邪和馮蓉為血矛的頂樑柱,負責調度血矛對外殺敵,如今,身為主心骨的琅邪、馮蓉蹤跡不顯,讓三大供奉和七大內宗長老都有種瞧不見希望的感覺。

他們只是煉器師,將一生都奉獻給煉器之道。他們沒有在武道上浸沒太長時間。

真要拚死決戰,他們根無法起到什麼作用,一個同等級別的武者,就足以令他們一個個折翼潰敗。

「琅邪不會有事的。」大供奉羅志昌安慰著別人。也安慰著自己,「他比你們所想的還要強大,除非八極聖殿和玄天盟內派遣強者,否則他若想要走。應該無人能攔住他!就算是五大勢力最強者出動,也未必就能擊殺他,琅邪,比他師傅當年還要強大!」

眾人神情微震。

「秦冰也不見了,不知道出了什麼意外。」蔣皓輕嘆。

「定然是因為唐思琪和蓮柔一事出了宗門!」應興然沉著臉,「我特意吩咐過,不讓任何人打攪他的煉器,他能知曉唐思琪、蓮柔被擒拿一事,定然是有人通知他的!那個叫以淵的。來自於紫霧海對吧?」

「不錯。他從紫霧海過來。」墨海說道。

「肯定是他了!」應興然哼道。

眾人都暗暗點頭。看著下方城池內的火焰,看著山腳下的各方勢力武者,他們都神色凝重。

「他們圍而不攻。是想要生擒我們,他們還需要我們煉器。」房奇沉吟了一會兒。嘆息道:「這個時候,他們在城內四處追殺外宗有戰鬥力的客卿,擊殺血矛的人,是在來斷我們的爪牙。」

「一旦血矛覆滅,一旦具有戰鬥力的客卿一一被殺,只是煉器師的我們,就沒了任何抵抗之力,只能任由他們擺布了。」蔣皓插話。

「等吧,等琅邪和馮蓉能回來,如果血矛真的被滅,器具宗……恐怕真就不復存在了。」大供奉羅志昌也深深嘆息。

……

器具宗宗門口的一條街道。

秦烈背著唐思琪,在街角的陰影處站定,遠遠看著器具宗的宗門。

烏拓和雲霄山的武者,還有那史景雲,這時候就在器具宗的外宗宗門口,兩人守在那一塊,還在沉聲交談著。

一看到烏拓,秦烈就心底一沉,知道想踏入器具宗,幾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。

唯恐烏拓、史景雲發現他,只是略一停留,他就悄悄往後縮,縮回後面很遠處一棟黑魆魆的石樓。

一進來,他就聞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,凝神一看,他發現這棟青岩山建造而成的石樓內,有著六具死了不久的屍體。

從衣著來看,他們應該也是外宗客卿,而且應該是具備很強戰鬥力的那一類。

顯然,此地也被清理過,周邊器具宗的那些客卿,都被清理者擊殺乾淨了。

繞過那些血淋琳的屍體,秦烈背著唐思琪來到裡面幽暗的廂房,解開捆縛唐思琪的皮繩,把她身子放正後,說道:「我看了一下,前往焰火山的道路被封死了,我們現在想回宗都不太容易了。」

從看到烏拓起,他就知道對方打著什麼樣的心思。

在城內將器具宗的戰鬥力給掐滅,先將器具城掌握在手中,然後瓮中之鱉的,將焰火山的煉器師全部擒獲。

很明顯,他們不想那些煉器師死,而且他們對器具宗這麼多年積累的財富也很垂涎。

秦烈想了一下,就猜測等城內事情處理完了,五大勢力的首腦將會齊聚焰火山的山腳下,會正式會面商議如何瓜分器具宗的那些資源。

——靈材、靈石、靈藥的資源,城池、器具宗和焰火山的分配,煉藥師如何瓜分。

那些人,需要當面來討論清楚,然後才會真正踏入器具宗。

在此之前,那些供奉和長老們,都會被困在焰火山,都不會允許他們踏出一步。

事實上,這時候的城內,到處都是殺戮,那些長老只要不傻,應當知道焰火山還算是安全的。

唐思琪眨著眼睛,神色有些著急,似乎有話要說。

但她說不出來。

「我不知道你想說什麼。」秦烈皺著眉頭,「現在我也無計可施,我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,這時候器具城到處都是五大勢力的人,各大城門應該處於最嚴密的防禦狀態。想這時候出城,恐怕不太容易。」

他看向唐思琪。又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