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九十四章世事無常

第一百九十四章世事無常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6 19:21  字數:3668

「晶晶呢?」凌萱萱看著下面,「她這趟怎麼沒有過來?」

「她不肯來。」陸璃神情冷然,「她在器具宗待了一年,性子似乎柔了一點,她不肯對器具宗的人動手。」

「人都是有感情。」凌語詩柔聲說道。

她看向下方韓慶瑞等人所在的位置,清麗的臉上,有著幾分無奈,感慨說道:「真是世事難料,在三年前,我們還要看韓慶瑞、康輝他們的臉色小說章節。一眨眼功夫,現在我們竟然能左右他們的生死,哎,真是想不到。」

「你看那個小胖子,他叫康智,是原來副閣主康輝的兒子。」凌萱萱也插話,「當年我去星雲閣的時候,在門口被侍衛堵住,那侍衛把我和三叔都給攔在外面,對我們冷言冷語。就是這個小胖子的出現,讓我和三叔能進入星雲閣,讓我們能見到韓長老……」

「他是給秦烈面子。」凌語詩幽幽道。

「是呀,是給秦烈面子,如果沒有秦烈,我們凌家早就垮了。」凌萱萱也很贊同,「他還幫我們殺了杜海天一家,把本該由我們姐妹完成的事情做完了。如果他不是殺了杜海天,他也不會被星雲閣追殺,也不會一直到現在都下落不明。」

凌語詩黛眉蹙著,芳心泛出苦澀之意,心中喃喃:「你到底在何處?」

「咦?秦冰!」凌萱萱突然嬌喝。

只見十字街上,一道身影陡然出現,他還背著一人。此刻正在街道上走動。

正是秦烈!

凌語詩一愣。也禁不住看向下方。看著街道上的秦烈。

「怎麼會是他?」凌語詩很疑惑,不知道為何,看著下面那人背著一名美艷的女子,她沒來由的覺得心裡不舒服。

「秦冰?他就是秦冰?」陸璃的語氣陡然冷厲數倍,「就是將我拒之門外,不准我踏入器具宗宗門一步的那個秦冰?!」

「好像是他……」凌萱萱小心翼翼道。

「他在必殺名單上!」陸璃吸了一口氣,冰冷的眼睛中,如有絲絲寒氣外溢。「我要殺他!」

她取出一柄白水晶製成的長劍,忽然從高樓上飛躍下來,就在秦烈身前站定。

凌語詩和凌萱萱忽視一眼,都心神一亂,忽然間沒了主意。

「怎麼辦?」凌萱萱問,「這秦冰,在前段時間還答應過我們,要幫我們煉製趁手靈器的,我們要不要幫陸璃師姐殺他?」

凌語詩同樣心亂如麻,不知道為何。她看著秦烈背著個女人站在街上,心裡總覺得不太舒服。

對凌萱萱那要幫陸璃一起殺秦烈的說法。她更是覺得不太好,覺得不應該這麼做。

「這人對我們姐妹挺不錯,我,我很難下得了手。」凌語詩說道。

「嗯,我也覺得這人雖然冷冰冰的,但還是挺不錯的。」凌萱萱也點頭,然後說道:「我們先看看吧。」

於是兩姐妹就在高樓上冷眼旁觀。

「你是秦冰?器具宗的秦冰?!」陸璃從天而降,擋在了秦烈身前,臉寒如冰,「你我以前可曾見過?」

「不曾。」秦烈漠然道。

「我殺過你親戚?」陸璃再問。

「沒有。」秦烈答。

「那我很想知道,為什麼你要特意叮囑以淵,不准我踏入器具宗一步?!」陸璃厲喝。

「因為我聽著你的名字,就覺得厭惡!」秦烈冷聲道。

「好!很好!」陸璃氣急反笑,笑聲如冰冷的寒風,讓人渾身打顫,「從沒有人敢如此對我!從沒有!」

陸璃手中的水晶劍寒光熠熠。

秦烈臉色冰冷,先看了陸璃一眼,又抬頭看向凌語詩和凌萱萱姐妹。

他忽然生出一種啼笑皆非的感覺。

高樓上是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,兩人居高臨下看著他,神情警惕。

而他,下定決心要重返器具宗,則是為了去取岩洞內的靈材和熔爐,還想著為兩女煉器,想著要兌現他的諾言。

他身上背著別的女人,卻被自己所愛的女人遠遠看著,遠遠提防著……

任憑他任何猜測,也沒有料到十字街是由七煞谷負責清掃,更沒有預料到陸璃、凌語詩、凌萱萱竟然都在此地。

本來準備高呼韓慶瑞等人名字的他,一看到凌語詩、凌萱萱都在,也就閉嘴了。

他知道以凌語詩、凌萱萱的性子,只要在這裡發現韓慶瑞、康智等人,一定會保全他們的性命。

所以他知道韓慶瑞等人肯定安然無恙。

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好消息。

壞消息是,韓慶瑞他們應該沒事,可他,恐怕會有麻煩。

來自於陸璃的麻煩。

陸璃手中的水晶劍寒光熠熠,一縷縷冰寒氣息,也從陸璃身上釋放出來,那種冰寒之中,帶著一種絕情絕義,帶著湮滅人形的冷!

這陸璃,也修鍊寒冰之力,而且對寒冰力量的認識同樣深刻。

但陸璃和以淵、梁少揚、龐峰一樣,只是開元境後期境界,而且,在秦烈的感覺中,陸璃的實力應該還要弱於龐峰以淵兩人,最多能夠和梁少揚持平。

當年,在凌家鎮的時候,陸璃也是開元境後期。

那一年,陸璃只開闢了七個元府,現在她九個元府全部力量充沛,可畢竟還是開元境後期。

那一年,他尚未踏入開元境,他被陸璃冷眼嘲諷,他被鳩琉瑜直接無視。

今天,器具宗雖然遭遇大難,可他,卻能真正站在陸璃面前!

今天,他能夠以同級武者的身份,來和陸璃正面相對!

「想攔我?你還不夠格!」秦烈抬手。

「喀喀喀!」

由森白寒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