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九十章兩個情種

第一百九十章兩個情種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5 15:37  字數:3641

第一百九十章兩個情種

以淵離開時,他身上流露出來的氣勢和凌厲,絕對要比秦烈所殺的梁少揚還要可怕!

同為開元境後期,梁少揚九個元府都力量充盈,可即便這樣,在秦烈來看,以淵還要強上至少一籌!

秦烈沒有和龐峰真正交過手,他不知道龐峰實力如何,但他肯定以淵應該不會弱於龐峰。

而龐峰,乃雲霄山百年不遇的武道奇才,是一個讓雲霄山山主都親自挽留的青年。

以淵如果和龐峰實力相當,那他在紫霧海的身份,恐怕一點不遜色龐峰在雲霄山的地位。

「你是為了蓮柔……」

秦烈還站在石樓上,他一隻手抱緊唐思琪,神色沉重。

對以淵,他說不上來什麼感覺,他有些欽佩,欽佩此人對蓮柔的一番深情。

以淵為了情,可以千里迢迢來器具宗,放下他在紫霧海的尊貴身份,以外宗弟子的卑微身份陪在蓮柔身邊,只是為了某一天在器具宗遭難的時候,他能將蓮柔平安帶走。

這一點,好比秦烈能不計任何報酬,甘願承擔所有靈材,並且不論多少次失敗,都要幫助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將靈器煉出來一樣。

和以淵一樣,他也是為了情。

而他在得知唐思琪、蓮柔遇難,明知道他可能擋不住血影一擊,明知道他可能會被血影擊殺的情況下,他也要以自身為誘餌過來……

這是為了恩!

因為唐思琪和蓮柔於他有恩。

蓮柔幫他解了陰蝕蟲的毒,救了他的命。而唐思琪。則是不計前嫌的教導他熔器之術。並且讓他以助手的身份,來配合她煉器,將她領悟的許多熔器訣竅傳授……

將心比心去想,秦烈很欽佩以淵對蓮柔的一番深情。

然而,他也同樣極為惱怒!惱怒以淵為了蓮柔,將他和琅邪、馮蓉毫不留情出賣!

在這一點上,以淵觸碰了他的底線!

以淵可以為蓮柔悍不畏死,可以去瘋狂。可以去殺人,但以淵不該以背叛身邊人為代價來解救蓮柔!

如果以淵事先向他說明,他或許還能接受,甚至還會願意配合。

但以淵的欺瞞,將他當傻子一樣的愚弄,就讓秦烈無法接受!也不能原諒!

「以淵,我們還會再見,再見之時,我倒你真正的實力,到底強悍到何種程度!」秦烈心中冷哼。

他低頭看了一眼唐思琪。發現唐思琪美眸流轉出熠熠光澤,像是有很多話要說的樣子。

伸手將唐思琪口中布團扯掉。秦烈皺著眉頭,等她講話。

唐思琪豐澤芳唇動了動,想說些什麼,可是並沒有能發出聲音。

秦烈一愣,旋即伸手點在唐思琪雪白脖頸的一根細細的經脈上,他以靈力觸感。

數秒後,他臉色不由沉重起來,「你體內血液凝滯的厲害,這種封印鮮血的禁錮之術,我沒有能力解開,所以沒辦法讓你開口講話。」

唐思琪美眸骨碌碌轉動著,直勾勾看著他,似乎想以眼神表達什麼。

秦烈盯著她看了一會兒,發現無法從她眼神中,看出她想表達的意思。

然後秦烈搖頭,「我不能解開你身上的禁術,我只能帶著你返回宗門,由外宗的那些長老來幫你解禁。」

話罷,也不等唐思琪繼續轉動眼瞳,他抱著唐思琪也從石樓躍下,辨別了一下方向,往器具宗行去。

走出這個僻靜巷口,秦烈來到一條往日繁華的街區,一冒頭,他便臉色微變。

白天還應該熱鬧的街道,在這個月夜下,兩邊高樓中不時有火光飛射,有打鬥聲傳來。

在這個通往器具宗最快的街道口,一個燃火的樓房屋檐下,一行三人靜靜站著。

他們是龐峰、龐詩詩,還有那「大地之心」的店主烏拓,三人在火光熠熠的屋檐下立著,似在等候著什麼。

火光閃爍下的龐峰,臉龐有著岩石般堅硬的線條,他身如一塊磐石,給人一種萬年不會動搖的堅實感。

在秦烈抱著唐思琪出現後,龐峰忽然抬起頭,一雙深沉的眼睛,猛地落到秦烈身上。

秦烈頓覺肩膀一沉,覺得唐思琪一下子變得沉重數倍,讓他抱著都覺得有點吃力了。

「龐峰,人我給你找到了,別忘記你我的約定。」那胖胖的烏拓呵呵一笑,很隨意地拍了拍龐峰肩膀,說道:「我還有事,就先走一步了,你記得我說的那些話。」

烏拓還衝秦烈和唐思琪笑了笑,然後點了點頭,從容地離開。

他一動身,只見街道兩邊燃火的樓房中,猛然竄出一道道身影。

那些身影,都是「大地之心」的店員,都是雲霄山安排在器具城的武者。

他們當中的一部分人,跟隨在烏拓的身後,往遠處行去。

還有一部分,揮舞著靈器,還在屠殺著街道兩邊屋舍內的武者。

「撲!」

一柄長槍,從一人手中拋射出來,將一個從旁邊火樓中逃出來的武者釘在石牆內。

秦烈凝神一看,發現被「大地之心」店員所殺的那人,他曾經在器具宗見過。

那是和韓慶瑞一起來宗門的外宗客卿,這傢伙當時和韓慶瑞走在一塊兒,他還和韓慶瑞交談過。

這發現,讓秦烈立即意識到,這街道兩邊的建築群內居住著什麼人。

外宗的那些客卿!

他也立即明白,烏拓帶著雲霄山的武者,在這裡究竟做了什麼事情。

「韓慶瑞可在?!」秦烈臉色陡然陰寒,在火焰燃燒的街道中,突地厲聲喝道。

「老韓。老韓在十字街……」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