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八十九章我等你以後來殺我

第一百八十九章我等你以後來殺我 (1/1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4 18:55  字數:2978

巴掌大的一柄血刀,從馮蓉的眉心拔了出來,被她捏在手內。

「血之禁魂術!」

馮蓉揮刀,一條條赤紅血線從小刀中划出,血線虛空縱橫交錯,凝成一張血淋琳漁網。

一種禁錮靈魂,令精神意識停止波動的血煞氣息,從那血淋琳的漁網中釋放出來。

「套!」馮蓉一點血影。

血色漁網陡然落向血影,要將血影靈魂釘住,要令血影神念被制。

秦烈和以淵兩人,在那血色漁網凝成後,都是靈魂束緊,生出被囚籠捆縛的可怕感。

看著血色漁網落向血影,秦烈心神一震,發現在那血網凝成之後,這一片空間所有靈魂類的精神波動,都像是被血繩子拴住了。

血網明明是針對血影,他卻靈魂繃緊,有種渾身不適的彆扭感。

「秦冰!以淵!你們一人帶一個,儘快離開此地!」馮蓉冷喝,一雙美麗的眼眸,隱隱有血光泛出。

仔細去看,能發現在她眼瞳深處,像是有一滴滴血珠子在顫動著。

「馮教官保重!」

以淵早就不準備久留了,聽馮蓉這麼一說,他立即將蓮柔夾在懷中,抬腳就沖向外面。

秦烈略一遲疑,也很快有了決定,也往唐思琪奔去。

通幽境強者之戰,絕非他能插手干預,在血影的血奴之身沒有回歸之前,只有三成力量,並且被寂滅玄雷炸過的血影。他還能打打落水狗。趁血影被重創占點小便宜。

但在血奴被收回血影身體。隨著血影身上的碎骨不見,隨著血影氣勢的暴漲……

秦烈很清楚,他再難對血影造成威脅,真要逞強留在原地,他只會成為馮蓉的累贅。

於是他和以淵一樣,也將唐思琪抱住,也朝著以淵離開的方向而去。

森羅殿的元天涯在此,暗樓樓主帝十九也在。影樓樓主梁央祖也暗中潛藏,他們的進城,連血矛都沒有覺察,他們精心謀劃的計策,分明不是為了對付他一個小小的開元境武者,而是為了覆滅血矛!

為了琅邪和馮蓉!

秦烈很快看透這個真相。

「元天涯、帝十九、梁央祖……還會有誰?血影不殺以淵,說是紫霧海那邊要以淵活著,莫不成紫霧海也參與了進來?」

秦烈神情凝重,想著今夜之事,心中漸漸有了不詳預感。

他忽然又想起梁忠送來的那封信。梁忠告訴他器具宗不宜久留,讓他最好趁早脫身。

「梁忠來自於森羅殿。他應該早知會發生今天的事,說不定,連七煞谷、雲霄山也參與了進來!」秦烈越想越覺得心寒。

此刻佳人入懷,唐思琪豐腴性感的身軀,就被他摟在懷中,可他卻沒有一絲旖旎念頭,只覺得通體發冷。

「真要是五大勢力一起聯手對付器具宗,我該何去何從?」秦烈心生茫然。

「秦冰!」巷口,以淵神情肅穆,抱著蓮柔站著,在他過來後沉喝一聲。

秦烈抱著唐思琪走了過來。

「你聽。」以淵道。

秦烈凝神,運轉地心元磁錄,以靈魂感知大地的波動,傾聽周邊的動靜。

他聽到了喊殺聲,聽到了武者凌亂的腳步聲,聽到了激烈的戰鬥聲……

「這邊有個石樓,我們上去看看吧。」以淵似乎預料到什麼,嘆息了一聲,他先一步登上那石樓。

秦烈旋即跟上。

這時候,兩人已離開影樓所在的那條偏僻街區,也聽不到馮蓉和血影的交戰,更加不知琅邪的狀況如何。

他們所在的位置,相對而言也算是較為偏僻,離繁華的城區還有一段距離。

兩人各自抱著一個女人,登上這一塊的最高石樓,在樓上眺望遠方。

遠處繁華的街區,能瞧見很多府邸燃燒著大火,能看到很多武者身影快速穿梭著。

「他們不是器具宗的人。」以淵輕嘆。

秦烈皺眉,他運轉靈力,試著去看器具宗的宗門,去看焰火山的方向。

然而,在夜色下,那器具宗和焰火山被蒙在黑色中,因為距離太遠,他沒辦法看出那邊的狀況。

「秦冰,實不相瞞,我來器具宗僅僅只是為了蓮柔。我對煉器一點興趣都沒,也就對血矛的血池還有點念想,但現在……」以淵苦澀搖了搖頭,「血矛應該渡不過這一劫的。」

秦烈沉著臉。

「抱歉,我不會回宗門了,因為回去必死無疑。」以淵看著蓮柔,柔聲道:「反正蓮柔在我手裡,我這就要走了,我要帶著她平安離開器具城。」

秦烈繼續沉默。

他知道以淵一直是個很聰明而且很理智的人,也只有在面對蓮柔的時候,以淵才會變得衝動,會有年青人才有的瘋狂。

大多數的時候,以淵都在隱藏自己,他很擅長給人以人畜無害的假象。

事實上,以淵從來都不是善類。

這一點,從他初入宗門,敢在飯堂對所有外宗弟子下手就能看出。

秦烈甚至覺得以淵真正的實力,可能比龐峰還要強悍一點,這感覺如今越來越強烈。

「五年前,蓮柔來紫霧海的時候,是我人生的低潮,因為我頂撞長輩,去修我們紫霧海的一種禁術,導致我筋脈紊亂,境界不但無法繼續增長,還不斷持續後退。」以淵溫柔看向蓮柔。

「然後,我從紫霧海最有天賦的武者,一下子被貶為看門引路者。那一年,我遭受所有人的冷嘲熱諷,我被以前我視為廢物的那些人瞧不見,讓各位對我寄予厚望的長輩覺得失望。」

「就在那一年,蓮柔來了紫霧海,我作為她的引路者,奉命帶她參觀紫霧海所有美景。」

「她只當我是紫霧海最普通的門童,但她沒有輕視我,在我帶她逛那些紫霧海美景的時候,我從她的歡樂中感受到寧靜。而心靈的寧靜,恰恰撫平我內心的暴躁不安,讓我終將那禁術成功修鍊出來。」

「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時候,我遇到了她,從她身上得到了安寧。所以,我從紫霧海來,我來帶她離開,帶她活著離開器具宗!」

以淵看向秦烈。

秦烈皺著眉頭,「為何對我說這些?難道是你特殊的告別儀式?」

以淵神情有些複雜,他猶豫了一下,突然說道:「其實,我從紫霧海來之前,就知道器具宗有此一劫。其實,我將消息告訴你,帶你去找琅邪和馮蓉,就是希望你能引得琅邪、馮蓉一起來見血影……」

話到這裡,以淵停頓了一下,在秦烈冰冷眼神望來之前,他才繼續道:「這本就是紫霧海那邊想要我做的事。」

秦烈臉色大變。

被禁錮了身體靈力的唐思琪和蓮柔,也是美眸閃現驚色,彷彿不敢相信以淵這麼複雜。

「紫霧海想我這麼做,但卻沒有吩咐,但我知道那邊的想法。」以淵深吸一口氣,「我知道如果我這麼去做了,紫霧海就會找他們交涉,會保蓮柔的性命。事實證明我沒有判斷錯,他們允許我帶著蓮柔離開,這說明紫霧海知道我曾為他們做過什麼。」

他看向秦烈,很平靜地說道:「對我來說,只要蓮柔能活著,琅邪和馮蓉大人,還有你,會不會死去,我都不是特別在意。秦冰,我要走了,所以向你道明我所做的一切,因為我當你是半個朋友,我不想欺騙你,不想你蒙在鼓裡什麼都不知道……」

以淵抱著蓮柔,從石樓一躍跳下,在下方最後看了秦烈一眼,「我等你以後來殺我。」

這番話落下,以淵撐起了大雨傘,身上陡然釋放出一股駭人鋒芒,體內如藏著一柄柄利劍,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。

秦烈瞳孔一縮,深深看著以淵漸行漸遠的背影,漠然道:「原來這才是你真正的實力。」

……未完待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