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八十八章地裂!

第一百八十八章地裂! (1/1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4 12:19  字數:2462

血影胸口塌陷,骨骼幾乎全部碎斷,還有一根根骨刺從皮肉中突出來。

那模樣簡直慘不忍睹,他像是被妖魔撕扯過,全身都是碎骨頭,那些碎骨頭,皆是來自於他本身。

血影低估了寂滅玄雷的恐怖威力。

寂滅玄雷爆炸後,形成的超強震蕩波,不但將血影瞬間重創,還將這一塊的冰凍之地震的崩碎。

大地的冰凍,厚厚的冰塊,結成冰晶的靈蛇,在爆炸過後,皆是化成冰渣滓。

一個深陷地底數米的巨大地洞,也硬生生在院子中央形成,如巨獸張開的血盆大口。

「咔咔咔!」

大地震蕩中,唐思琪、蓮柔頭頂上樹葉上的碎冰,如冰雹般紛紛砸下來。

冰塊砸在以淵的身上,讓以淵神情巨震,猛地去看身後。

以淵旋即呆住。

血影渾身血骨突出,出奇地,他傷的那麼重,身上竟然沒有流出大量鮮血。

那張猙獰的面具,也被炸碎,將血影的真正面容顯露出來那是一張被削掉鼻子、耳朵的可怕臉龐!

「以淵!帶上唐師姐,離開此地!」秦烈的冰冷聲,忽然從地下傳來。

以淵凝神一看,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起,秦烈現身在院子內被炸開的大洞中。

一股濃烈的大地氣息,又從秦烈的身上釋放出來,讓秦烈氣質又是陡然一變,變得沉穩如山,身上傳出一股厚重而令人放心的感覺。

「裂!」

秦烈站在深陷的大洞中。運轉地心元磁錄。突地沉喝。

地底深處。忽然傳來一種非常渾厚狂猛的力量,如大地之心顫抖了一下。

「咔嚓!咔嚓!」

血影所在的位置,那腳下大地泛出驚人的裂紋,一股強烈的吸扯力,從地心內涌了出來。

血影重傷的身體,在大地裂開溝壑後,被強烈的重力場給猛然吞沒進去。

進入了一道深深地縫之中!

以淵臉色又是一變,如第一次認識秦烈。目顯驚駭之色。

「帶唐師姐和蓮柔走!」秦烈再次喝道:「不知道為什麼,這血影非常虛弱,體內血氣甚至連萬象境強者都不如!這應該不是他真正的實力,你現在別發獃,不然一等他脫離險境,你我都將必死無疑!」

秦烈有一種很強烈的直覺此刻的血影,絕對不是正常的狀態,絕對不是巔峰時刻!

因為李牧曾經說過,寂滅玄雷雖然爆炸力恐怖,但要想重創真正的通幽境強者。幾乎不太可能。

先前,他引爆寂滅玄雷的時候。血影還沒有伸手將玄雷抓住。

也就是說,血影根本沒有全部承受寂滅玄雷的爆炸波。

可就是這樣,血影也被重創,也傷的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,連身體內的骨頭都碎斷了,這明顯不合常理。

以淵給秦烈這麼一提醒,突地想起了什麼,他從懷中取出一柄藍汪汪的匕首,一刀將拴緊唐思琪、蓮柔腰肢的靈蛇斬斷,然後喝道:「血影施展出了血之凝形術,所以他本體力量不足三成,那血之凝形術以他體內七成的鮮血,以他一半的靈魂為核心,以他的影子為軀體凝鍊而成,那影子,帶走了他七成的鮮血和力量!」

講話時,以淵將蓮柔扛在肩上,然後立即發現蓮柔體內被一種禁術禁住。

就在他伸出另外一隻手,要將唐思琪一併帶上的時候,一條猩紅血影,忽然厲嘯著,從遠處疾速返回!

和那一道血影一道回來的,還有馮蓉!

「糟糕!」

以淵心神大驚,見那模糊的血色影子,直朝著他殺來,趕緊將去抓唐思琪的手收回,忙將他那一把大雨傘撐開來。

一點點紫色光熠,在那雨傘上遊動著,如紫色星光般瑰麗。

那把被以淵視為第二性命大雨傘,被他突然旋轉起來,在旋轉中,一道道凌厲的紫色虹光,從傘沿飛射出去。

如一柄柄紫色飛劍!

「咻咻咻!」

紫色虹光四處飛射,返回的血色影子,在掠來的時候,被紫色虹光擊中,冒出一縷縷血紅色煙霧。

「血奴!給我殺了所有人!」地底裂縫中,傳來血影本體的厲喝。

「給我合!」秦烈瘋狂催動地心元磁之力。

裂開的大地縫隙,以一種能將山峰擠壓粉碎的力量,竟一點點的合攏!

被夾在縫隙中的血影本體,渾身碎斷的骨骼,被這麼一擠,又傳來炒豆子般的爆碎聲。

血影發出不似人類的慘叫聲,「小子,我要將你脆骨揚灰!」

「幹得好!」馮蓉趕了過來,手中抓著一個銀色頭釵,那銀釵子上透出濃濃精神之力,帶著強烈的禁錮之意。

她揮舞著銀色頭釵,不斷以意識去鎖定那血奴,要以其中的禁錮之意將其封鎖。

以淵全神貫注,不斷搖動著大雨傘,以凌厲飛劍般的紫色虹光,連綿不絕的沖射血奴。

血奴在紫色虹光的衝擊下,冒出一縷縷血煙,還在躲避著馮蓉的禁錮,明明就要飛向以淵的時候,又因為秦烈以大地之力,將血影本體擠壓的粉碎,導致它彷彿也受到巨大影響,最終成一團血光在虛空不斷的劇烈搖晃起來。

「以血遁歸位!」血影見血奴遲遲不能得手,又一次厲喝起來。

「噗哧!」

那血奴如一團鮮血爆炸,隨著他的一聲厲喝,化為七條血色光線,從不同方向掠向那地底縫隙。

一一隱沒向血影的本體!

每當一條血色光線落入血影身體,他那奄奄一息的精神就會恢復一分,等七條血色光影,全部融入了血影本體,血影身體上突起的骨頭,竟然被他硬生生重新收入皮肉之中。

他那虛弱的眼睛,也重現攝人血光,彷彿力量紛紛回歸。

「我讓你們全部死光!」

血影仰天怒嘯,化為一縷猩紅的煙霧,從地底縫隙中衝天而起。

一股濃稠如血的恐怖能量圈,忽然從天際籠罩下來,將整個大院子都給裹住。

「我倒誰先死!」馮蓉冷笑,「收回血奴的你,以本體之力作戰,真以為還能勝過我不成?」

馮蓉咬破手指,以一滴精血點向她眉心,然後,一柄手掌大小的血刀,被她從眉心內一點點拔了出來。

血刀一出,馮蓉氣勢陡然一變,身上竟然流露出一股比血影還要濃烈的血腥味。

……未完待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