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八十五章破局

第一百八十五章破局 (1/1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3 12:25  字數:2528

深夜,一條偏僻街區,一座布滿蛛網的大宅。

這是影樓在器具城設立的那個據點。

半年前,謝靜璇、梁忠帶著森羅殿的高手,前來此地對梁少揚展開追殺,在這裡殲滅了眾多影樓死士,曾血洗過這裡。

之後,黑影也在這個宅子里,被血矛強者給殺死。

時隔半年,這裡地面落滿了灰塵,到處都是蜘蛛網,明亮的月光下,這宅子顯得死氣沉沉」「小說章節。

一棵棵大樹環著的院子內,瘦小的血影帶著猙獰面具,靜靜坐在灰塵覆蓋的地面上。

pángbiān一棵大樹上,唐思琪和蓮柔兩人,被一根蛇捆住了腰肢,被勒在了樹根上,被布團塞住了嘴。

血影閉著的眼睛忽然睜開,他看向門口方向,一雙如毒蛇般陰毒的眸子中,流露出令人心悸的寒光。

「嘶嘶!嘶嘶!」

一條條赤紅色小蛇,從院子陰暗的角落冒出來,在月光照耀下,那些小蛇顯出五彩的身體。

小蛇吞吐著信子,一部分聚集在唐思琪和蓮柔的腳下,一部分往門口游去。

唐思琪和蓮柔口被堵住,見小蛇聚集過來,美眸都顯出驚恐之色,「嗚嗚」的叫喊,嬌軀劇烈搖晃著。

可惜,不論她們如何努力,也沒辦法從一條靈蛇的束縛下掙脫。

荒寂許久的大宅,在夜色下顯得有些陰森可怖,血影則是和整個環境融為一體,彷彿那陰森可怖。皆是因他而起。

「半年前。我在這裡將黑影殺死。本以為不用再來了,沒料到還要再過來一趟。」

馮蓉神情自若,無奈的搖了搖頭,像是不太喜歡這個地方,但還是硬著頭皮第一個踏入大院。

秦烈和以淵並肩跟在她身後。

琅邪,則是在暗中潛藏著,在默默觀察著局勢。

「血矛的馮教官?」血影沙啞的聲音傳來。

他陰毒的眼睛中,閃過一絲令人心悸的恨意。「很好,人帶來就好。」

他看向秦烈和以淵,目光最後凝聚道秦烈的身上,點了點頭,說道:「你的命,來換那兩個女娃的命,你可想好換還是不換?」

這時候,唐思琪和蓮柔眼睛都猛地亮了起來,她們沒料到秦烈和以淵竟然會來。

身為器具宗的內宗弟子,她們很清楚應興然的脾氣。知道應興然為了宗門的興旺,連他本人都肯犧牲。更何況是她們倆?

從被血影擒住,從血影說要以她們倆人的性命,來換秦烈的命起,她們當時就肯定她們必死無疑了。

因為她們清楚,應興然絕對會捨棄她們,絕對不會允許秦烈涉險。

事實上,她們猜的一點沒錯,應興然的確放棄了她們。

可現在秦烈竟然出現了,這讓唐思琪和蓮柔很是費解,她們並不認為應興然轉性了,她們很快明白這肯定不是應興然的意思。

於是她們都看向了秦烈。

秦烈沒有答話,他回頭看了一眼蓮柔,忽然徑直朝著血影走去。

他兩手舉起,示意自己空著手過來,還將胸口衣襟解開,讓那血影能看到他裡面沒有穿戴鎧甲,表明自己是來求死的。

血影眼神陰毒,嘿嘿怪笑,「小子,你不用做這個架勢,以你開元境的修為,不論你有沒有穿戴盔甲,不論你有沒有拿著神兵利器,我要殺你,都只是一眨眼的功夫。」

秦烈不吭聲,臉色淡漠,不急不緩,一步步走向血影。

「琅邪呢?」血影忽然問道,他看向了馮蓉,「琅邪在pángbiān是吧?我知道他想殺我,我知道他一定回來!」

血影眼中突顯一絲瘋狂之色,猛地獰笑起來,「琅邪,我等你來殺我!」

聲音一落,一條條純粹由靈力凝為的靈蛇,有數百之多,突然從血影身體內狂飆而出。

每一條靈蛇都身長三五米,都是兩指粗細,如一道道彩虹,如劃破虛空的冷電,發出驚人的嘯聲。

數百條靈蛇,也朝著馮蓉、以淵沖了過去,往大院子的各個角落飛入。

只有十條翠lǜ色的靈蛇,嘶嘶怪叫著,朝著秦烈的胸口、眼睛、小腹處飛來。

「嘭!」

一股沉悶壓抑的力量,忽然從天而降,將秦烈瞬間扣住。

那力量,如山嶽壓在身上,讓秦烈雙膝一彎,幾乎瞬間跪倒在地。

在那壓力之下,他根本無法動彈,只能眼看著十條靈蛇飛來,看著靈蛇要射入他的胸腔,射入他的心肺。

「寒冰之眼!」秦烈心底暴喝。

一溜冰光,忽然在秦烈全身繚繞,在那十條靈蛇飛逸進來之前,秦烈身如冰球炸碎,隨著冰瑩碎光突然消失。

他遠遁極寒山脈地底!

這是秦烈一路上苦思,最後終於想出的破解之法!

既然無法硬抗,既然連一擊都無法承受,那就,不去承受!

下一刻,秦烈就在極寒山脈地底冒頭,從器具城內失蹤,從血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!

「嗯?」

血影那殘忍的眼睛,在秦烈停留之地看了一下,忽然愣住。

他臉色一變,不由以精神意識擴散開來,在那一片區域不斷搜查。

沒有一絲波動,沒有一絲生機,沒有一點點的生命跡象!

秦烈徹底消失!

血影心神巨震,「怎會莫名消失?怎麼突然遁離?這大地的下方,這周邊的區域,都由結界封印,他如何逃的?」

血影簡直不敢相信。

也在此時,從這宅子pángbiān的一棟高樓頂端,傳來了琅邪的聲音:「馮蓉,以淵,離開那宅子,立即返回器具宗!」

以一面百花圓盾,將所有衝擊過來的靈蛇擋住的馮蓉,目露驚容。

琅邪要她退?琅邪竟然要她退?

她不敢相信!

「帝十九在,梁央祖在,元天涯也在。」琅邪人在pángbiān高樓上,他居高臨下看著血影,語氣冷靜的沒有一絲情感:「他們設的這個局,不是為了對付秦冰,而是為了你和我。」

馮蓉駭然。

以淵也驚駭欲絕。

「你叫以淵是吧?」一個聲音從地底傳來,「你可以走,紫霧海要你活著,所以你能活。」聲音來自於森羅殿的大殿主元天涯。

「琅邪師兄,你真要走?」忽地,血影聲音由沙啞變得尖銳刺耳,那聲音很奇特,如鋼針摩挲刀面,極其難聽。

已經動身離開的琅邪,腳步猛地一頓,他突然回頭,沉聲道:「你到底是誰?」

……未完待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