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八十三章心動

第一百八十三章心動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2 12:48  字數:3671

岩洞中,秦烈手持一塊靈板,屏息凝神繪刻著靈陣圖。本文來自

他手指徒然一抖。

「喀嚓!」靈板瞬間碎裂。

「不對,九曲長河圖的增幅方式不太恰當,重換一種試試。」眼中閃爍著熠熠光點,秦烈重取了一塊靈板,又一次重刻畫起來。

在他身旁,靈板碎片已經堆積如山,至少有一百多塊靈板爆碎掉。

他在構建複合靈陣圖,在靈板內先一步熟練,確保靈板能承受複合靈陣圖的衝突。

這也是他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煉器。

凌語詩要煉製環形靈器,本身修鍊水靈訣,要想將靈訣和靈器完美契合起來,必須要構建出特別的複合靈陣圖,將靈器和靈訣威力最大程度發揮出來。

秦烈選擇的主陣圖是九曲長河圖。

這個從靈紋柱內悟到的靈陣圖,如蜿蜒流動的一條條長河,九曲十八彎。

所以,九曲長河圖不但適合水靈訣,還能增強環形靈器飛馳的刁鑽詭異度,讓圓環在虛空飛馳間,如九曲十八彎的長河一樣突然曲折疾掠。

確定了九曲長河圖為主陣圖,他還需要以增幅、聚靈、儲靈、固韌基礎陣圖配合,將基礎陣圖和主陣圖鑲嵌在一塊兒,增強九曲長河圖的威力。

至於凌萱萱,因為修鍊火之靈訣,想要的靈器為火錘,所以秦烈選擇以天禽翱翔圖為主陣圖。

天禽翱翔圖刻畫在錘子內,一方面能減輕錘子的重量,一方面簇簇火焰漂浮出來。可能會凝成靈禽的模樣,讓火焰的威力大幅度增強。

秦烈相信,那天禽翱翔圖最為適合這時候的凌萱萱,也能真正將凌萱萱的力量發揮。

但在真正動手煉器之前。他必須要將兩個複合靈陣圖構建出來,要確保沒有問題,才能真正開始動手。

然而,構建複合靈陣圖。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需要反覆揣摩,一遍遍的嘗試。

他只必須先在靈板內,將其實現出來,確保沒有一點問題,才能在靈器上有成功可能。

因此,第一步,就在要在靈板上,將複合靈陣圖成功刻畫出來。

他在一遍遍嘗試。嘗試將兩個複合靈陣圖構建出來。嘗試烙印在靈板內沒有問題。

但這次的陣圖刻畫。要顯得艱難許多,他每一次的設想,都會在真正刻畫的時候失敗。

他不斷調整著。重以靈板驗證自己的想法,在一次次靈板的爆碎中。找尋著問題。

在一次次的失敗中,他也在一點點進步著,對複合靈陣圖的認識也越來越深刻,也漸漸摸著了一些竅門。

九天後。

幽暗的岩洞內,秦烈手中的一塊靈板陡然飛動起來,一邊釋放出蒙蒙亮光,一邊在岩洞內曲折行進。

秦烈模樣憔悴,臉上灰撲撲的,眼中卻神采飛揚。

「九天,第一個複合靈陣圖成功構造出來,還算是不錯。」他暗暗振奮,抬手一招,又將那一塊靈板收入掌心。

「還有凌萱萱的那個。」他重摸上一塊靈板,又低頭認真刻畫起來。

秦烈渾然忘我。

岩洞外面,一道曼妙身影婷婷立著,美艷的臉上流露出複雜的神色,一雙動人心魄的眼眸,則是蒙上一絲怨愁。

她是唐思琪,她在秦烈的岩洞外面,已經站了有一會兒了。

她在等,等秦烈聽到她的腳步聲,會主動打開洞門,會出來見她。

可惜秦烈並沒有開門……

如打翻了五味瓶,她心中各種情緒一起堵在胸口,讓她覺得有些氣悶。

十天前,在那九號密室口,她說過要找秦烈談話,事後,因為她氣不過秦烈特別照顧凌語詩姐妹,所以甩頭走開了。

以她的想法,秦烈自然會主動找她,會來她的岩洞道個歉,賠個不是,然後問她要談什麼事情。

秦烈也的確去了她的岩洞口,也站了一會兒,可就在她以為下一刻秦烈就會敲門的時候,秦烈忽然轉身離開了。

她當時就有了一股濃濃失落感。

一直以來,她都是天之嬌女,不論是在器具宗,還是在什麼地方,她永遠都是眾人眼中的焦點,是所有男人糾纏的對象。

她早習慣了被寵溺,被人用心關愛的感覺,從未受過什麼冷落。

對秦烈,她現在的感覺越來越奇怪,她漸漸把握不住了自己的內心……

一年前,她在院子內捉弄秦烈,她以為秦烈會和梁少揚一樣心猿意馬。

結果,秦烈以火星子驅趕她,她因為從沒有想過有男人敢這麼對她,所以她沒有警惕性,所以她腹背衣衫被點燃。

結果她狼狽至極。

她一開始將秦烈恨到了骨子裡,所以才會在眾多外宗弟子中,將秦烈選為助手。

她自然是不懷好意的。

之後,她安排了眾多任務刁難,要讓秦烈難堪,要讓秦烈知道得罪她會有何種下場。

然而,讓她驚奇的是,她安排的眾多艱難任務,秦烈都能按時按量的完成。

而且,秦烈每一件事情做的都一絲不苟,嚴謹到令她都挑不出一點點瑕疵,大大超乎她的預期。

之後,她喚秦烈為助手,協助她煉器,幫助她打下手,處理一些瑣事。

她發現秦烈和她竟然有著驚人的默契,往往只要她一個眼神,秦烈就知道她想什麼,就知道應該如何做讓她滿意,而且能非常準時合理的將她的心中想法實施。

秦烈能在各方面完美的配合她。

所以她覺得秦烈用起來越來越順手……

梁少揚的出現,讓她覺察到危機,在她還習慣於以前的時候。梁少揚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