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八十章有種熟悉的感覺……

第一百八十章有種熟悉的感覺……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1 13:11  字數:3649

凌萱萱小臉微紅,盯著秦烈問個不停,對秦烈表現出濃厚的興趣。

領悟意境,以意境引發天地之變,前無古人的讓器具宗十二根靈紋柱齊亮……這種絕世天才人物,的確能讓少女興緻盎然。

秦烈愣在那兒,一句話沒有插,還在思量著要不要向兩人表明真實身份。

隔了三年,再次見到凌語詩,他很迫切地想要將其擁入懷中,有一肚子的話要講」「小說章節。

三年前,他曾經許下的諾言歷歷在目,他還清晰記得凌語詩從小屋走出時的凄然……

他有千言萬語要說,可一想著現在的局勢,他又猶豫了。

他現在的處境並不算很妙。

他可以肯定,一旦他身份暴露出來,那森羅殿的元天涯必然不會坐視不理。

當然,器具宗也會全力庇護他,只是現在器具宗外有暗影樓這個強敵,雙方的交戰正激烈,此時如果再加上一個森羅殿……

他不知道器具宗能不能頂得住壓力。

萬一器具宗在暗影樓和森羅殿的壓力下撐不住,亦或者宗門被破,他將立即陷入困境。

「語詩或許能嚴守秘密,但這個凌萱萱向來口不擇言,如果讓他知道我的身份,怕是我將會很快暴露出來。看來,我還是要繼續忍耐一段時間,至少等器具宗和暗影樓的爭鬥結束,至少等我真正站穩了,才能不怕身份暴露。」

看著凌萱萱嘰嘰喳喳問個不停,秦烈暗暗下定決心,不打算在這時候和凌語詩說清楚。

心神一定。他便默運寒冰訣。流露出一股生人勿進的森寒氣息。冷聲道:「我們還是談點正事吧。」

此言一出,凌萱萱連珠炮般的問話,也就戛然而止了。

凌語詩嗔怪地瞪了她一眼,輕叱:「小妹,你少點問題。」

「哦。」凌萱萱老實了下來。

「在你們面前有紙和筆,你們分別寫下你們的身高,體重,手掌和手臂尺寸。習慣用那一隻手作戰,還有修鍊的靈訣特點,tèbié的殺手鐧等等。」秦烈神情冷漠,冷淡道:「我要知道的清清楚楚,只有完全了解你們的狀況,我才能煉出你們滿意的靈器。」

「好。」

兩女一提起靈器,明眸都亮了起來,忙低頭執筆,在眼前的紙上詳細書寫起來。

她們時而蹙眉深想,時而交流著意見。花費了整整半個時辰時間,才將她們認為重要的細節都記錄下來。旋即略顯敬畏的,將寫滿蠅頭小字的紙張遞了過來。

秦烈接過,掃了一眼,又道:「將你們的靈訣施展出來讓我看看。」

凌語詩和凌萱萱忽視一眼,突然同時站了起來,一起運轉靈訣。

凌語詩美眸碧波蕩漾,全身流轉出一圈圈漣漪波紋,那些波紋洶湧如巨浪,一疊疊的擴散向周邊,產生很強烈的推擠力。

一滴滴晶瑩水珠,由純粹的水之靈力凝聚而成,剔透冰亮,如一顆顆鑽石懸浮她身側。

隨著她靈訣的變幻,那一滴滴鑽石般的水珠,陡然間飛旋起來,給人一種很強壓迫感。

凌萱萱則是原地起舞,一簇簇火苗從她身上飛逸出來,那些火苗如雲團,如紅燈籠,釋放出炙烈高溫,烘烤的石壁紅彤彤的。

在簇簇火苗中,凌萱萱如火焰精靈,舞姿火辣妖嬈,別有一番惹火魅力。

出奇地,凌語詩那鑽石般的水滴,那洶湧的水紋波動,竟然和她釋放出來的一簇簇火苗並不衝突。

相反,這兩姐妹的水柔之力,還有那火焰能量,似乎還能相互增強。

秦烈注意到,在凌萱萱起舞時,凌語詩周邊凝結出來的水滴,不但沒有被火焰消融,還變得更加明亮剔透起來,彷彿內部水之靈力得到了增強。

「我們兩姐妹的靈訣,一水一火,但相互不抵觸,還能水火交融。」凌語詩認真解釋。

秦烈暗暗點頭,看了一會兒,說道:「可以了。」

於是兩姐妹收斂靈力,又重新在他身前坐了下來,都深深看著他,等候他的問話。

「你們習慣什麼樣的器物。」秦烈問。

「環,我喜歡環,最好兩個以上的圓環。」凌語詩答道。

秦烈猜出來了,以前她使用的靈器,就是一個雙心環,兩個圓環被她舞動起來煞是好看,看來她的愛好還是沒變。

「我喜歡錘子!」凌萱萱嬌呼道。

「我知道了。」秦烈想了一下,說道:「你們就留在器具城,等我將靈器煉製出來,我盡量不讓你們久等。」

「謝謝。」凌語詩真心道謝。

秦烈臉色漠然,眼神卻是一亂,忍著心中的劇烈動蕩,他站了起來,淡然道:「可以出去了。」他先一步離開。

「姐,這人好有性格啊。他比陸師姐還要冷傲一點,你說是不是他聽人說過陸師姐的脾氣,所以故意不準陸師姐進門?」凌萱萱小腦袋一轉,嬌憨道:「肯定是這樣,聽人說性格冷傲的人,見不得別人比他還要傲慢,他肯定是看不慣陸師姐!」

凌語詩莞爾輕笑,搖頭說道:「胡說八道什麼呀?他要麼認識陸師姐,要麼是陸師姐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他,不然他不會那麼對待陸師姐的。」

「嗯,也有可能啊,陸師姐那臭脾氣,連七個山谷的人都吃不消。肯定是那秦冰的朋友,或者親戚什麼的人,曾經被陸師姐給氣到過,所以他才會那麼做。」凌萱萱說著話,兩人也往外面行去。

「這秦冰,給我的感覺有點奇怪……」凌語詩忽然道。

「奇怪?什麼地方奇怪了?」凌萱萱問。

「我也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