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七十九章重逢

第一百七十九章重逢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0 21:13  字數:3711

求器殿就在外宗的武道場……從各方前來器具宗的武者,要訂製專門的靈器,都需要來求器殿詳細說明自己的要求。

自身的境界修為,身高,體重,靈訣的特點,還有手掌的大小,對靈器的特殊要求都要說明清楚,然後煉器師才會根據求器者各方面的情況,來打造針對性極強的靈器。

在這個guòg中,很多武者都需要道出自己的**,譬如靈訣的運轉方式,譬如保命的手段,譬如能扭轉局面的殺手鐧等等……

為了讓煉成的靈器,能百分百的適合自己,求器者往往還要開放自身的所有秘密」「小說章節。

有些秘密絕對不能讓外人聽到。

也是如此,求器殿又分成一個個單獨的密室,好讓求器者的**不被外人知曉。

其中一個密室中,以淵、歐陽菁菁和凌語詩姐妹,各自坐在軟塌上,靜候秦烈的到來……一分一秒的過去了,秦烈遲遲沒有現身,這讓歐陽菁菁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。

她終於壓抑不住不滿,沖以淵喊道:「你究竟有沒有和秦冰溝通好?」

「說好了啊,他說他會來的。」以淵訕訕乾笑。

「那人呢?」歐陽菁菁怒喝。

「再等等,再等等吧,興許一會兒就來了。」以淵尷尬不已……秦冰爽約,那你我之間的約定就取消了,蓮柔的家族也休想從我們手中拿回礦場所有權!」歐陽菁菁冷著臉。

以淵只能賠笑。

「是九號密室吧?」就在這時候,外面傳來唐思琪的聲音。

「嗯。以淵告訴我九號密室。說今天秦冰會過來。」蓮柔回答。

最近半年。秦烈一直都在十二根靈紋柱所在的廣場,去領悟那靈陣圖玄妙,因為廣場先前處於封閉狀態,所以連唐思琪和蓮柔都不能見他一面。

等他從廣場出來,又立即被應興然帶入焰火山的後山,去了血矛的訓練地。

後山,對外宗和內宗弟子而言,都是禁地。連唐思琪也無法輕易涉足,所以她一直沒有見著秦烈。

好不容易從蓮柔口中,知道秦烈今天要來求器殿,唐思琪立即放下了手中瑣事,和蓮柔一併過來。

聽到蓮柔和唐思琪過來,以淵神情一震,如瞧見了希望,忙打開了密室,放兩女進來。

「秦冰呢?」蓮柔掃了一眼屋內眾女,發現沒有秦烈。不由暗暗皺眉,「以淵。他真答應你會過來?」

「自然答應了。」以淵苦笑。

「我反正不管,如果秦冰今天不給我一個說法,你們家族的兩個礦場,休想重新拿回去!」歐陽菁菁倒是不怕蓮柔,一臉堅決道。

凌語詩和凌萱萱兩女,見到器具宗內宗弟子過來,神色略顯拘謹,忙起身行禮。

她們本來自於凌家鎮,來自於一個連青石級勢力都不算的小勢力,就算後來一步登天進入了陰煞谷,但是骨子裡對這種大勢力的核心弟子,還是心有一絲顧忌,所以她們顯得有些放不開來,不如歐陽菁菁來的洒脫。

「要不,讓思琪幫你們倆煉器?」蓮柔眼神一變,忙道:「思琪也能煉製玄級靈器,森羅殿那些統領級別的靈器,也都是思琪進行煉製的。她可能比內宗長老還差一點,但內宗弟子中,在煉器造詣上無人能比得過思琪。」

頓了一下,蓮柔強調:「就連現在的秦冰也還不行!」

「我答應過陸璃,一定會找到內宗長老來煉器,唐師姐雖然厲害,但還是不如長老。」歐陽菁菁其實動心了,不過還是態度強硬,「唐師姐自然也不錯,可是和我當時的想法還是有出入的,另外,我要找秦冰討個說法!」

「找秦冰討個說法?」看著蓮柔的面子上,唐思琪本來都要點頭答應了,一聽歐陽菁菁要找秦冰討個說法,她美眸不由眯了起來,「歐陽菁菁是吧?我知道你是玄煞穀穀主之女,但你要謹記一點,這裡是器具宗,不是你們玄煞谷!」

歐陽菁菁臉色一變。

「梁少揚身份不比你低吧?他現在怎樣?」唐思琪揚眉,冷聲說:「他是梁央祖的兒子,先前還萬眾矚目,被宗主和三大供奉視為未來的接班人,不論身份還是天賦,亦或者境界都要強過你,他死了不就是死了,秦冰可曾有事?」

「唐師姐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只是,只是覺得他不應該失信於人。」歐陽菁菁吱吱唔唔道。

「他就算是失信了也沒什麼,以他現在的身份和地位,連宗主和三大供奉都要等他,你就不能等?」唐思琪不客氣道。

歐陽菁菁於是不再多說什麼,只是狠狠瞪了以淵一眼,和凌語詩姐妹再次噤聲等候。

這一等,就是一天,秦烈始終沒有出現。

唐思琪也在等候。

第二天,連蓮柔都受不了了,杏眼怒睜,沖著以淵呵斥:「你到底有沒有弄……約好的昨天。」以淵一肚子鬱悶。

「你去一趟後山,去找秦冰問問……蓮柔發話。

以淵臉色一苦,搖頭說道:「還沒到時間,離下次進入後山訓練,還有半月之久。在這個期間,我們這些還處於觀察期的成員,不可隨便出入後山訓練地,所以,我沒辦法去見秦冰。」

「唐師姐,蓮柔師姐,那我們先走了。」歐陽菁菁站了起來。

凌語詩和凌萱萱姐妹,也無奈起身,要尾隨歐陽菁菁一起離開。

就在此時,一股森寒氣息忽然從密室牆外滲透過來,彷彿有一塊極寒岩冰突然出現。

屋內的眾人,都是心底一寒。都覺得室內溫度驟降了數倍!

以淵則是眼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