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七十七章我親自出手!

第一百七十七章我親自出手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0 11:28  字數:3862

「嗚啊!」

以淵的慘叫聲,聽起來像是被屠宰的豬羊正做垂死掙扎,聽的秦烈都有點『毛』骨悚然。

「媽的,今天要多浸泡三個時辰,不知道還能不能活著回去。」以淵齜牙咧嘴,臉『色』漲的通紅,一副要憋氣憋死的慘樣。

秦烈臉『色』漠然,眼中卻流『露』出笑意,他默默運轉著地心元磁錄,不斷以大地渾厚之力聚集成膜壁,一邊繼續吸取血池內的靈血精華,一邊隨意問道:「你寧願多浸泡三個時辰來見我,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?」

「哎,還不是為了討好蓮柔那婆娘。」以淵身子一顫一顫的,一臉的咬牙切齒,將事情經過簡單介紹。靈域177

「你說什麼?!」秦烈突然截斷了以淵下面的話,眼中綻出驚人神光,沉喝道:「陰煞谷的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,如今就在器具城?她們前來此地,是想讓器具宗幫忙煉兩件趁手的靈器?」

「你這麼激動幹什麼?」以淵有些莫名其妙。

秦烈立即意識到自己失態了,他深吸一口氣,連忙調整心境,讓自己迅速冷靜下來。

「三年了,已經三年沒見了……」他心中掀起juliè風浪。

三年前,鳩琉瑜途徑凌家鎮,看中了凌家姐妹的特殊體質,找凌承業談起收徒一事。

凌承業受寵若驚,一口答應下來,甚至守在鎮口,請求他主動和凌語詩解除婚約,為凌語詩、凌萱萱能投入鳩琉瑜門下掃清障礙。

他清晰記得凌語詩在那小屋憔悴的模樣,清晰記得他狠心讓凌語詩走。清晰記得他對凌語詩的承諾。清晰記得陸璃當時的傲然。記得陸璃對他的嘲諷……

而陰煞谷的谷主,從頭到尾都傲慢坐在她的華貴馬車中,連腳都沒有踏地。

當年,他連見鳩琉瑜一面的資格都沒有。

時隔三年,他如今乃器具宗千年不遇的絕世天才,內定的未來宗主,他的一句話能改變很多人的命運。

為了他,器具宗正和暗影樓交戰。雙方已經死了不少人。

而陸璃還是那個陸璃,依然只是陰煞谷鳩婆婆的弟子,依然還是原來的身份。

今日,她帶著凌語詩、凌萱萱前來器具城,來求到他的頭上,需要他的點頭,才能達成她們的目的。

當真是世事無常。

他感慨萬千。

「秦兄!秦兄!」以淵連聲喝道。

秦烈凌『亂』意識重聚,皺眉道:「你說什麼?」

「我要你幫我這個忙,幫我隨便找個內宗長老提一提,讓他們能接下這個任務。」以淵央求。「秦兄,這是我以淵第一次求你。你定要答應我。我的蓮柔,親自對我下達了命運,讓我務必把這件事辦好。」

秦烈沉『吟』著,沒有立即答話。靈域177

「那凌家姐妹,都只是開元境而已,姐姐是開元境後期,妹妹是開元境中期,她們倆這種境界,只需要煉出達到玄級一品的靈器即可。」以淵在血池中作揖,「隨便一個長老動手,都可以輕易將這件事處理好,還請秦兄給我個面子,在這件事上講一句話。」

秦烈繼續沉默。

以淵忽然停止了央求,他臉上泛出一絲苦意,心道:「是了,今時不同往日了,今天的秦冰再也不是以前的秦冰,我和他之間的那些交情,他未必就真的當一回事……」

「這件事就不用麻煩各大長老了。」秦烈沉聲道。

「果然如此,這傢伙還真是現實,我真看錯他了。」以淵暗暗苦笑,以為秦烈婉拒了。

「我親自出手!」秦烈又道。

以淵神情一震,驚詫不已地看向他,「你,你親自動手?你難道真會煉器?」

他有點看不明白秦烈的意思,不知道秦烈這是不是故意找借口不幫忙,因為據他所知,秦烈進入器具宗這麼久,還沒有真正將一件靈器完整煉製出來。

「我當然會煉器,只是以前沒怎麼煉過。」秦烈出聲寬慰,「你不用擔心,我雖然以前不怎麼熟悉,但現在煉器應該沒問題。那凌家姐妹的兩件靈器,就當我在器具宗第一次煉製的靈器了,我會認真對待。」

「這……」以淵苦笑,「人家要找的是長老啊。」

「這個你不用管。」秦烈心中思量著,說道:「你出去後找童長老亦或者程長老,就說是我的意思,三日後,你帶凌家姐妹前往外宗的『求器殿』,到時候我會過去,會詳細問明她們的需求。」

以淵心裏面七上八下,也不知道這樣算不算達成歐陽菁菁的要求,但秦烈這麼說了,他也沒有別的辦法,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,「那好,我出去後會找歐陽菁菁說明白,也會和童長老溝通一下。」

「嗯。」秦烈點頭,「哦,對了,你只帶凌家姐妹去『求器殿』就行了,那陸璃……我不允許她進宗門一步。」

以淵又是一愣,覺得這次見到的秦烈有點奇怪,發現他如何任何也『摸』不準秦烈的心思。

「好,我會向歐陽菁菁說明情況,保證那陸璃不能踏入宗門一步。」以淵應承了下來。

接下來,兩人就血池內淬體方面深談了一會兒,主要由以淵向秦烈說明血池的妙處。

以淵說完後,發現秦烈所在的血池,竟然是專門針對萬象境中期的時候,差點嚇的他眼珠子掉下來。

「媽的,我以為龐峰已經夠變態了,沒想到你這傢伙竟然更勝一籌!」

「龐峰開元境後期修為,能強忍著在針對萬象境初期的血池浸泡,他已經是我們這一批加入者中的狂人了。沒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