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七十五章以身為器!(求推薦

第一百七十五章以身為器!(求推薦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9 18:29  字數:3916

「嗷!」

秦烈一入血池,瞬間發出凄厲慘叫,如瀕臨滅絕的蠻獸,在對命運不甘心的掙扎。

「汩汩!汩汩!」

拳頭大小的血泡,不住從血池內冒出來,血泡很快炸裂,一縷縷猩紅如血的濃霧,也隨之飄散出來。

濃稠血腥味,瀰漫在血池周邊,眾人呼吸的空氣裡面,彷彿參雜著血沫子。靈域175

秦烈渾身赤紅,一塊塊肌肉不斷顫動著,脖頸、額頭、臂膀上青筋綻現,令他此刻顯得無比猙獰可怖。

「嚎!」

如垂死掙扎的凶獸,秦烈瘋狂嘶吼著,眼瞳深處凝現一縷攝人血『色』,像擇人而噬的妖魔,在煉獄深處窺視著人間大地。

「這是?」應興然駭然看向馮蓉。

馮蓉也臉『色』驚駭,在應興然的目光下,她略顯興奮道:「這是針對萬象境中期的血池!靈血濃稠度極高,一般來說,只有在萬象境中期境界穩定,而且在前面的血池中浸泡了三到五年的人,才允許進入這類血池修鍊。」

「那還不把他弄出來!」應興然朝著她和琅邪怒吼。

「我早說過,他要覺得撐不住,他可以自己走出來。」琅邪目無表情,連應興然的吩咐都不搭理,只是深深看著秦烈。

「比龐峰還要厲害一點,這個血池……那龐峰也不敢涉足,以金石訣對肉身的強悍鍛造,都無法堅持一霎。而龐峰,還是這一批新人中資質的最好的一個,秦冰這傢伙。比我猜測的都要可怕。」馮蓉暗暗道。

「他要有個三長兩短。器具宗就沒有未來了!」應興然心急如焚。

琅邪依舊默不作聲。

馮蓉佯裝沒有聽見。

血池中。秦烈正承受人生中最可怕的磨礪,以肉身來抗衡血池內的恐怖侵蝕。

他感覺他被扔進了岩漿潭,正被火山洶湧的岩漿火水淹沒,那血水內滾燙的熱量,足以將正常人瞬間蒸熟,足以將熔點較低的鐵石融化。

可怕的炙熱中,還帶著一種難言的腐蝕力,那種腐蝕力能直接滲入血肉之中。

他能清晰的感覺到。他血肉中的纖維、細胞迅速腐化,血肉好像發生著看不見的爆炸!

在令人簡直要昏厥的刺痛中,另有一股溫潤之力,會在腐蝕後,會在爆炸過後,將他細胞重組,將其重新糅合在一起……

他意識漸漸『迷』糊,他也有了一種很奇怪的錯覺,覺得他先被巨錘敲成粉碎,被巨山碾壓成碎末。然後又被一塊塊聚合起來,被一點點黏糊了身子。又重新恢復原樣。

然後,他又被轟成碎片,又被再一次粘合。

周而復始。靈域175

這種身體上的痛楚,比雷霆閃電轟落,還要來的可怕,還要來的恐怖!

所以他慘叫連連,所以他嘶吼陣陣,所以他全力以赴!

「魂移!」

心念變動間,他一縷縷靈魂意識,凝為束束奇光,流星般落入鎮魂珠當中。

他進入無法無念的狀態。

刺痛,依然從周身每一根骨頭,每一條筋脈,每一塊血肉中傳來,即便是在無法無念的狀態,他好像還能感受那種刻骨銘心的痛苦。

然而,比起先前來,他對痛苦的抵禦力,卻要大大增強了一截。

靈魂處於奇境,以心神窺視周身,大幅度減輕對肉身的感知,這是無法無念的妙處,也是他能真正修成天雷殛的關鍵。

鬼哭狼嚎的慘叫聲,隨著他進入無法無念的境界,逐漸的平息下來。

一直緊繃著神經,生怕他被煉死的應興然,見他沒了聲音,臉『色』忽然變得蒼白,「他,他,他是不是不行了?」應興然眼神忽然可怕至極,如有一頭妖魔要釋放出來,他情緒明顯就要失控了。

「他沒事。」琅邪也暗暗一驚,這次主動答話:「他已經適應了這個血池。」

「適應?」應興然一愣。

琅邪點頭,在馮蓉和應興然驚駭的目光下,說道:「他不但有著卓絕的領悟力,連肉身的淬鍊也同樣出類拔萃,就算是龐峰和他相比,也要遜『色』兩到三籌。」

頓了一下,琅邪沉喝道:「宗主,如果你肯將他交給我,最多十五年,他就能從我手中接過血矛。三十年後,他就能超越我,有七成可能突破到如意境!」

馮蓉和旁邊兩個血矛武者,聽聞此話,看向秦烈的眼神忽然變得炙熱無比。

「交給你?」應興然冷哼一聲,「想也別想!」

「他在煉器上的天賦,比立宗的宗主都要超絕數倍!一個能真正讓器具宗躋身赤銅級勢力的人,將精力都浪費在武道上,簡直就是暴殄天物!」

話罷,應興然揮袖離開,都沒有給琅邪更多勸說的機會。

「你想要秦冰幾乎不可能。」馮蓉忽然道。

琅邪皺著眉頭,「沒有誰比他更加適合接手血矛,龐峰和以淵也都不行。這一點,從他敢不顧一切去擊殺梁少揚就能看出。」

「宗主不會給你。」馮蓉又道。

琅邪點頭,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繼續討論,「梁央祖應該已經到了城外,我要出去一趟,你來看著秦冰。」靈域175

「沒問題。」馮蓉欣然道。

於是琅邪離開。

「你們倆,把新鮮的鐵翼金角蜥的靈血弄一捅過來,給我加到秦冰的血池中。」琅邪才走,馮蓉就呵呵笑著發話,指使那兩名血矛武者做事。

那兩人臉『色』微變,其中一人道:「會不會下『葯』過猛?」

「死不了的,我看著呢,別囉嗦!」馮蓉臉一冷,眼中漸漸浮現出血『色』,氣質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