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七十四章血池淬體

第一百七十四章血池淬體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8 18:44  字數:3664

器具宗後山血雲覆蓋的林間。

一個個大小不等的血池,分布在山林各個區域,血池內血水濃稠,不住冒著血泡,逸出縷縷猩紅血霧。

每一個血池中,都有境界不等的武者**浸泡當中,他們有男有女,似乎毫不顧忌『性』別上的區別。

在應興然的帶領下,秦烈踏入血矛重地,一進來就被衝天的血腥味震驚到。

那些血池中的男女,在其中運功抵抗血水的侵蝕,神情皆是猙獰可怖,眼中都流『露』出瘋狂之『色』。靈域174

不少身穿血衣的武者,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,散落在一旁嘿嘿怪笑。

待到他們發現應興然進來,這些人才稍稍收斂嘴角的兇殘,一下子變得恭敬起來,紛紛行禮:「見過宗主。」

「我找琅邪。」應興然簡單明了道。

「大人在裡面。」一人恭聲回應,彎腰領著應興然和秦烈往深處行去。

沿途,不少血矛武者,還有那些血池中的男女,看到秦烈出現在此,都目『露』驚詫之『色』。

很快,此人將應興然、秦烈兩人領到一個白骨森森之地,這是山林的深處,隨處可見碎裂的骨骸,有些骨骸晶瑩透亮,有些骨骸上還帶著血絲。

這時候,一頭三階靈獸鐵翼金角蜥,被囚禁在牢籠中,被兩個血矛武者剛剛捅死。

那鐵翼金角蜥腹部鮮血狂涌,流入一個大木桶當中,大木桶中鮮血粘稠,腥味刺鼻,聞著就讓人差點要嘔吐。

周邊,共有六個血池,每個血池只有一個房間大小。

那兩個放血的血矛武者。一等大木桶的鮮血快要滿了,就會換上一個木桶,將盛滿的鮮血倒入其中一個血池。

血池內的血水,被新鮮的三階靈獸鮮血一衝,就如煮沸的水,散發出驚人熱量。

琅邪就在六個血池之間靜坐著。

在他身旁,還有一個秦烈熟識的人物馮蓉。

秦烈曾在墨海竹屋見過的馮蓉,和外面赤身**的女子不一樣,她穿著貼身的皮衣,浸泡在其中一個血池中。似在運功修鍊。

這時候,她聽到應興然、秦烈過來的腳步聲,不由睜了開眼。

「見過宗主,見過……未來的宗主。」馮蓉沖秦烈笑了笑。

「琅邪,人我給你帶過來了。」應興然低喝道。

緊閉著雙眼的琅邪。終於也睜開眼,他沖應興然微一躬身。旋即忽然深深看向秦烈。

一股濃稠的血腥氣息。如奔涌的江河,突地朝著秦烈席捲而來!靈域174

恐怖的氣勢如絕世凶獸要吞沒天地,震的秦烈目顯一絲駭意,讓他生出一種被凶獸的血口咽下,如置身在無窮無盡猩紅血海中的恐懼感。

強忍著身體的顫慄,秦烈以堅韌的意志運轉寒冰訣。以寒冰意境來抵禦那氣勢的衝擊。

他身體迅速結成冰凍,眼瞳變成銀白『色』,臉上沒有一絲情感,顯出絕對冷酷無情之境。

然而。那滔天的凶煞氣息,那刺鼻的血腥味,似乎直接透過身體,直接淹沒向他腦海,直接湧向他靈魂深處。

彷彿他無論如何防禦,無論他怎麼抗衡,都會被滾滾血水腐爛身心,會迅速成骸骨。

他勉力聚集精神意識,就在腦海之中,集結成層層防線,去竭盡所能的抗衡血煞氣息的狂轟,痛苦的抵擋著……

突地,那狂涌而來的血煞氣息,『潮』水般迅速退去,轉瞬間就消失的乾乾淨淨。

秦烈全身僵硬,如經歷了一個漫長世紀的折磨,凝神感知,他發現全身血『液』流通不暢,手腳都變得麻木,渾身疲憊的如虛脫一般。

他心神驚憾看向琅邪,暗道:「好強!」

只是一縷血氣侵襲,就讓他生不出反抗之力,如沉淪在無盡血海,連掙脫都不能。

這恐怖的感覺,讓他認識到了他的孱弱,清楚明白了他如今的境界實力,在真正的強者眼中根本不值一提。

「琅邪,怎麼樣?我沒說錯吧?」馮蓉含笑問道。

「不錯。」琅邪點了點頭,伸手點向旁邊一個血池,吩咐秦烈道:「你全身脫光,浸泡到那個血池當中。」

「脫光?」秦烈皺眉。

琅邪漠然點頭。

馮蓉咯咯嬌笑,掩口調侃道:「我在血矛待了三十多年,見了太多**的身子,你不會比別人多出什麼東西,所以別不好意思,老老實實聽話就好了。」

秦烈看嚮應興然。

應興然略顯尷尬,「別看我,在這後山的血雲下面,連我都要聽琅邪的。」

秦烈旋即不再多言,當著眾人的面脫光衣衫,還沒有等大家反應過來,他便縱身跳入琅邪指定的血池。

「汩汩!」

血池內的血水,突然沸騰起來,濃稠血水形成一圈圈波紋漣漪,散發出驚人高溫。

「嗯?」秦烈臉『色』微變。靈域174

血水滲入他全身『毛』孔,如忽地變成億萬細小蟲豸,瘋狂在他體內啃噬他的血肉,令他渾身酸痛,生出被一點點蠶食的可怕感。

酸痛初始較弱,逐漸加深,數分鐘後,秦烈像是被億萬蟲豸鑽入筋脈骨骸,如被蟲豸撕咬著五臟六腑,全身沒有一個地方不覺得疼痛至極。

他緊皺著眉頭,在琅邪、馮蓉、應興然的注視下,默默體會著全身劇痛,眼神不『亂』。

這種程度的疼痛,相比較九天雷霆的衝擊,還是要弱上許多。

以他那小有所成的天雷聖體,要承受這個級別的痛苦,並不是很艱難的事情。

尤其是,他感受劇痛的同時,還發現那血水中有一種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