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六十九章你要什麼,器具宗就

第一百六十九章你要什麼,器具宗就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6 18:54  字數:3731

廣場上,十二根聳立著的靈紋柱,齊齊閃耀出奇觀。

裊裊煙雲浮動,巍峨山川於雲端坐落,瓊樓玉宇又處在山巔,一幅仙境畫面。

一株鬱郁蒼蒼古樹,仿若參天立地,茂密如厚厚雲層,一片片青翠欲滴的葉子充滿了勃勃生機。

也有妖魔靈怪張牙舞爪嚎叫著,卻被巨型光網束縛著,始終不能衝突出來。

朵朵鮮艷的花,以最美的形態綻放,還有奔騰的江河,璀璨的星辰……

種種神奇場景,在廣場上構成一幅絢爛到極致的圖畫,流轉出諸多玄妙的能量波動,釋放出五彩繽紛的光虹。

「曠世奇才!」應興然老淚橫秋,在廣場內不斷重複著一句話,「死前能瞧見這一幅畫面,便是立即去死也值得了。」

秦烈端坐廣場中央,在十二根靈紋柱內部,慢慢閉上眼睛。

廣場周邊鴉雀無聲,所有人都見證著奇蹟的發生,都驚憾看著十二根靈紋柱上傳來的光熠。

許久後。

「清場!」大供奉羅志昌沉喝。

一名身穿血紅甲衣,身軀極為雄偉的男子,不知從何處突然冒了出來。

「大人。」

「大人。」

圍在秦烈身旁的血矛武者,一見此人出現,忙敬畏行禮。

此人看起來正值壯年,脖頸處青筋猙獰,一出來就給人一種沉重如山的氣勢。

他沖那些血矛武者微微點頭,旋即站到了羅志昌身旁,微微躬身一禮,環顧四周道:「還請各位離開器具宗。」

一股濃郁到如化不開的血腥氣息,以此人為中心。朝著四面八方蔓延。

周邊各方勢力來人,在這一刻都是臉色一變,不少境界低微者腳步都顫慄起來,畏畏縮縮開始後退。

謝靜璇、梁忠、烏拓等人,也是眼顯駭然之意。盯著此人深深看了過去。

此刻,以這人為中心的血腥味,變得愈發濃稠,竟變得讓人覺得呼吸困難。

很多人都生出一種處在濃稠血水中的錯覺,只是站著,靈魂都泛出不安的恐懼。生出要遠遠離開此人的念頭來。

「打攪了。」謝靜璇輕喝,神態恭敬地朝著器具宗的應興然和三大供奉躬身,然後就主動往外面退去。

梁忠緊隨其後。

「抱歉,我也只是想過來見證一下器具宗的盛世。」烏拓憨憨笑著。

他也帶著人往外面行去。

「我們只是進來看看,絕對不敢有惡意,還請海涵。」

「我們這就走。請原諒我們的唐突。」

「抱歉。」

來自於各方勢力的負責人,在此人現身後,一個個變得謹慎小心起來,紛紛歉意告辭。

那人就在羅志昌身旁站著,並沒有以任何言語可以威脅,但幾乎所有人都主動識趣離開,在短短時間內。這廣場周邊就看不到別的宗派的武者。

只剩器具宗的內宗外宗弟子。

「卑職先下去了。」此人見人群散開,沖羅志昌一禮,孤身往器具宗後山的方向走去。

很多血矛的武者,在他到來後,都神色緊張不安,心中好像懸著一塊石頭一般,等他離去後,血矛武者才恢復正常,一下子變得輕鬆起來。

以淵和龐峰兩人,都筆直站定。如青松一樣。

從此人出現後,以淵和龐峰就一動不動,眼中都流露出恐懼之色。

「終於走了……」他離開後,以淵一屁股坐在地上,發現後背冷汗都流了出來。回想著夢魘般的前些日子,以淵不由打了個寒顫。

「是他么?」蓮柔低聲詢問唐思琪。

唐思琪畏懼的點了點頭,輕聲道:「就是他。」

蓮柔暗暗咂舌,「他今天怎麼冒頭了?」

「十二根靈紋柱都亮了,只要是人……都會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。他就算是再冷血殘酷,可他畢竟還是一個人,是人都會有好奇心的。」唐思琪低聲解釋,「再說了,宗主和三大供奉都在,宗門還有諸多別勢力武者用來,他不放心也是應該的。」

蓮柔輕輕點頭。

也在此時,秦烈忽然睜開眼,他從靈力的恢復中醒轉過來。

「我需要時間在此領悟靈紋柱的精妙。」他看嚮應興然,很平靜的說道:「但如果宗主不肯改變主意,我還是會先去火獄崖,願意先被關上一年。」

童濟華、程平啞然失笑,不由古怪看嚮應興然,看他怎麼應對。

墨海、譚東陵和唐思琪眾人,也強忍著心中笑意,也都在盯著應興然。

「只要你肯好好在這裡領悟靈紋柱的奧妙,你就是想把我關在火獄崖,一年,三年,十年,甚至把我關到死,都可以!」應興然沉聲道。

此言一出,宗門所有弟子長老都轟然一震,眼中都流露出複雜莫名的表情。

很多人油然而生敬意,再也沒有人去看他的時候,還會心存取笑之意。

應興然可能有千般錯誤,可能有時候太過偏執,可能會違背宗門規矩,可能遭很多人埋怨甚至仇恨,但沒人敢否認他對器具宗所做的貢獻。

也沒有人,比他對器具宗的感情更深厚,沒有人比他更加在乎器具宗的未來!

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器具宗的興旺,都是為了宗門的強盛!

這一點,整個器具宗的長老和弟子,沒有任何人有資格去取笑他!

秦烈也心神暗震,他皺著眉頭,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「我需要很長時間來領悟靈紋柱內的神妙。」

「器具宗可以等你十年百年!」應興然喝道。

「我身份不明。」秦烈又說。

「不管你是誰,也不管你來自於何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