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六十八章千古奇觀!

第一百六十八章千古奇觀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6 18:54  字數:3664

秦烈看向第五根靈紋柱。

第五根靈紋柱的柱體上,雕刻著十幾種飛禽,每一種飛禽都栩栩如生,都做出振翅高飛的姿態。

那些飛禽種類繁多,有不少都是眾人前所未見的,有的如金翅大鵬,有的如九天蒼鷹,有的小如鳥雀……

眾多飛禽鳥雀顏色五彩斑斕,在日光照樣下頗為靚麗,但它們本來都只是圖畫。

但在這一刻,一隻巴掌大小的金色靈鳥,那光鮮亮麗的羽翼,竟奇異扇動了一下。

眾人眼睛都是一花。

等他們凝神再去看的時候,忽然發現那金色靈鳥振動著翅膀,已經從圖畫中飛了出來,正在圍繞著那柱子飛旋。

「動了!真的動了!」許多人都驚叫起來。

聲音一起,更多的飛禽鳥雀,都忽然羽翼飄動,都紛紛從靈紋柱上飛逸出來。

一隻只色彩鮮艷的飛禽靈雀,輕盈飛旋舞動著優美身姿,如眷念著那靈紋柱,圍繞著它不斷的盤旋飛舞。

「第五根!」

「第五根靈紋柱!」

「老天!」

眾多器具宗的內外宗弟子長老,皆是遏制不住內心驚駭,紛紛失聲叫了起來。

「在器具宗的歷史上,從沒有人能讓五根靈紋柱發生變化,從沒有!」二供奉房奇喝道。

「簡直堪稱奇蹟!這是器具宗有史以來最大的盛況,是宗門鼎盛的標誌啊!」蔣皓道。

應興然和大長老羅志昌,這時候渾身哆嗦著,獃獃看著又一根亮起的靈紋柱,已經驚憾的無法言語。

廣場周邊,眾多器具宗的弟子長老,墨海,譚東陵,唐思琪,蓮柔,童濟華,程平……

所有人的目光視線,都聚集在五根變得鮮活的靈紋柱,看著一根根靈紋柱上的奇妙變化。

更外圍,謝靜璇、梁忠和烏拓眾人,也流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。

眾人共同見證這個奇蹟!

「宗主?」一名血矛的武者,低聲提醒一句:「人太多了,如果有人這時候突下殺手,趁著他領悟靈紋柱的時候殺他,怕是……」

應興然陡然反應過來,立即喝道:「別管我,都去保護秦冰,立即給我構建防線!」

羅志昌、房奇、蔣皓也都神情一驚,紛紛急著叫嚷起來,讓身旁血矛的那些強者,趕緊都將注意力放在秦烈的身上,竭盡所能的保護秦烈不受任何影響。

很快,散落在周邊的血矛武者,在宗主和三大供奉的大聲叫喝下,一個接著一個走出,都開始以秦烈為中心站定。

十七名身穿血衣,周身流露出凶厲血腥氣味的武者,組成一堵人牆,將秦烈護在中央。

除非森羅殿各大殿主齊出,除非七煞谷七大谷主全到,不然將無人能夠威脅到秦烈,無人能夠傷到秦烈的一根毫毛。

「現在誰再敢動這個秦冰,器具宗怕是會拼個玉石俱焚,也要將對方毀滅殆盡。」梁忠突然說道。

謝靜璇輕輕點頭。

她心中明白,梁少揚這下子是真的白死了,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絕不會再追究秦烈任何責任,也絕不會在火獄崖內關秦烈一天!

正如秦烈之前所言,他們會全部改變主意!

「就算是暗影樓的暗樓、影樓樓主一起到來,器具宗也會為了這個秦冰,和暗影樓決一死戰。」謝靜璇肯定道。

「思琪,這,這個傢伙究竟怎麼一回事?」蓮柔嘴皮子都不利索了。

「從不敢想像,竟然有人能領悟到五根靈紋柱的神妙,若非親眼所見,就算是你告訴我,我恐怕都很難相信。」唐思琪美眸凝聚在秦烈身上,心中震撼欲絕,「我終於相信,你是真的沒有學習過凝形陣圖了……」

被所有人目光灼灼看著的秦烈,神色出奇的平靜,眼神冷漠睿智。

他在解析眼前靈紋柱上的古象形文字!

十二根靈紋柱,繪刻著山川湖泊,諸多繁星,妖艷鮮花,茂密古樹,神魔凶獸……

這是一種古文字,一種名為古象形的文字,一種烙印在他腦海中的文字!

一個個飛禽,一個個古樸玄奧的星辰,一個個猙獰可怖的惡魔,都由古象形文字刻畫而成!

他將精神意識飄入其中,以書寫那種古象形文字的正確筆畫,用靈魂意識來重新臨摹。

然後,他立即就能引起靈紋柱的奇變!能激活古象形文字內封藏的神妙,能以靈魂湧入其中的靈陣圖天地!

「古象形文字,還不是最久遠的文字,極寒山脈地底,那具龐大凶獸遺骸上的蚯蚓文字來,年代還要更加久遠一些,那蚯蚓般的文字,在我的記憶中,甚至都沒有一個名字……」

秦烈以靈魂飄入眼前靈紋柱裡面,心中暗暗感受著,越來越疑惑。

他發現他對古時期的種種特殊文字,竟然有著極深的鑽研,在這片名為赤瀾大陸的大地上,根本沒有人聽說過古象形文字,可在他的記憶之中,卻有著這種文字深刻的記憶。

也是如此,他能從靈紋柱上的古象形文字中,瞧出內部封藏著的奇妙。

以靈魂意識,以那些文字正確筆畫來臨摹一遍,他就像打開了一扇門!

打開了進入靈紋柱裡面的門!

每一根聳立著的靈紋柱,裡面都有著一個奇妙的世界——靈陣圖的世界!

那古象形文字繪刻而成的山川湖泊,妖魔凶獸,參天古樹,都是進入內部靈陣圖的鎖!

只有打開鎖,才能以靈魂意識進入靈紋柱裡面的世界,去看一幅幅玄妙莫測的靈陣圖。

而現在,秦烈所做的,只是開鎖而已……

每當一根靈紋柱的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