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六十四章烈日飛雪(懇求月票

第一百六十四章烈日飛雪(懇求月票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5 05:00  字數:3860

唐思琪、蓮柔和以淵站在門前,看著梁少揚心臟被洞穿,看著他眼中神采一點點潰散。

先前嘈雜的喧囂聲,在這一刻突然停止,眾多器具宗和別勢力的武者,都震驚地看向秦烈。

街角巷口,謝靜璇、梁忠眼中顯出不可思議的光芒,謝靜璇身軀更是微微一顫。

「死的太好了!」梁忠低喝。

關於他們追殺梁少揚,把暗影樓死士殲滅一事,只有梁少揚能告知器具宗,也只有他親口說明,器具宗的血矛才能理直氣壯對他和謝靜璇展開追殺。

就算是黑影活著,他也沒有發言權,無法到器具宗證實什麼。

只要梁少揚死了,梁忠和謝靜璇所做的一切,都不會再為他們引來殺身之禍。

梁少揚真就被殺了……

「死的好。」謝靜璇清冷的眸子亮了起來,遠遠看著秦烈,她表情複雜,「這個名叫秦冰的人幫了我們大忙,可惜他也活不了。」

梁忠嘆了一口氣,輕輕點了點頭。

「梁少揚死了!」

「梁少揚被殺了!」

經過一陣長時間的噤聲,器具宗的宗門口,突地傳來一個個驚叫聲。

匆忙的腳步聲,從器具宗的後院方向傳來,很多聽到打鬥聲的器具宗武者,就快要趕到門口了,一聽到梁少揚竟然被殺了,都是驚駭欲絕。

「秦冰!逃!立即逃!有多遠逃多遠!」以淵沉著臉,冷靜喝道。

蓮柔和唐思琪也反應過來,急忙嬌喝:「快逃!以最快速度逃離器具城!」

出奇地,秦烈站在梁少揚的屍體旁邊,竟然一直漠然不動。

一股絕對冰冷的意志,以他為中心,突然擴散開來!

周邊二十步的區域內,瞬間變得寒風刺骨,天地中充滿著寒冰封絕天地的冷意。

這是寒冰之意!

他還在領悟寒冰之意的精妙!

「冰封天地,讓萬物結凍,絕對冰冷……」

他心神意識飄忽在腦海那一幅冰川無垠的圖畫中,如在寒冰曠野獨行,以靈魂觸感最極寒的氣息。

他沒有聽到以淵三人的勸說。

「咦!」

「雪?飄雪了!」

「這是,以意境引發天地之變!老天!」

很多人紛紛尖叫起來,看著一朵朵潔白的雪花,在炎炎烈日下飄落,落在他們的肩膀上,落到他們的皮膚上。

將偽裝褪下,謝靜璇和梁忠恢復原貌,從遠處巷口走了出來。

兩人腳步突然一頓,看著從天上飄落的雪花,臉上流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,如不敢相信那飄落的真是白雪。

一朵雪花飄在謝靜璇的臉頰上,她感受到了冰涼,旋即身軀猛地一震,道:「不是幻覺!」

「以意境引發自然變化,以寒意讓天空飄雪,這,這是何等的天賦?」梁忠聲音沙啞。

以淵、唐思琪和蓮柔呆如木雞。

一個個聚集過來的武者,看著炎炎烈日下的雪花,也都生出一種墜入夢境的不真實感。

很多人都在伸手觸摸,觸摸那飄落的雪花,以確認這並不是幻境,確認這裡還是真實的世界。

秦烈如一具冰雕,就站在梁少揚屍體旁邊,手中的寒冰之刃早已消失。

他閉著眼,在飄落的雪花中,以靈魂感受寒冰意境,以他對冰寒之地的體會,來引發天地之變。

雪越來越大了……

地面如鋪了一層薄薄的白地毯,在太陽的光芒下,這裡呈現冰雪奇觀。

「童長老?」一名器具宗的武者低聲詢問。

沒有人留意到,那童濟華早在門前站著了,也沒有人注意到他站了多久。

童濟華揮揮手,示意那人噤聲,皺著眉頭繼續看向秦烈,語氣平靜:「在他沒有要動身逃離前,你們什麼都不需要做。」

那人點頭,於是保持沉默。

過了一會兒,程平也走了過來,他在童濟華身旁站定後,低聲道:「一會兒宗主和三大供奉都會過來。」

童濟華微微點頭,「只要把秦冰留下就好,剩下的事情,就交給宗主來決定吧。」

「嗯。」程平深深看向秦烈,看著越來越大的雪,看著結凍的地面,嘆了一聲,說道:「這種天賦何必去煉器?加入我們血矛多好?能領悟到意境,並且引發天地之變者,將來必定能成真正強者,何須非要去擠煉器師的獨木橋?」

「我會試著和宗主溝通,看看能不能要下他。」童濟華表態。

「我和你一起勸勸看。」程平點頭。

「那邊下雪了?怎麼回事?這太陽高照著,器具宗那邊怎會下雪?」

「鬼知道,可能是某種強悍靈器引起的,過去看看?」

「走。」

附近來往的武者,察覺到器具宗門口的詭異,漸漸聚集過來。

很快,在器具宗的門前,湧現了眾多各方武者,這些人分屬各種勢力,都是來器具城找尋適合自己的靈器的。

其中一些人,在很多勢力中還身居高位,在器具宗都小有名氣。

烏拓,就是這樣的一個人。

他帶著雲霄山的幾個店員,也在人群之中,他眼中有著難以掩飾的震驚,「意境引動天地之變,這秦冰只要在冰寒靈訣上繼續浸沒下去,將來必成大器!」

「這種人煉器可惜了。」有人插話。

眾人都暗暗動容,都在觀察著秦烈,也在悄悄感知著意境的奇妙。

「怎麼辦?怎麼辦?這要怎麼辦?」唐思琪心急如焚,不斷的低語著,要以淵和蓮柔想個辦法出來。

以淵苦笑搖頭,「他已沉溺在意境的奇妙天地,我能叫醒他,但卻不想這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