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六十二章我幫你奪回一切!

第一百六十二章我幫你奪回一切!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3 18:35  字數:4108

秦烈踏入器具宗。

一路來到焰火山的山腳下,站到那豎立著十二根靈紋柱的廣場上,他抬頭看向山上。

「秦冰,你怎麼現在才回來?」以淵在旁邊石樓中,看到他現身後,忙揚聲招呼。

秦烈沖以淵點了點頭,沒有多說什麼,徑直往山腰的岩洞行去。

「秦冰!」蓮柔叫道。

秦烈扭頭,看了她一眼,「我找梁少揚解決一下私人仇怨。」

蓮柔臉色微變,忙道:「梁少揚昨夜出去了,現在還沒有回宗,就算是他回來了,你也最好別亂來。」

秦烈眼神冷漠。

「你跟我過來。」蓮柔招了招手,「過來,我有話和你講。」

秦烈皺眉想了一下,進入了蓮柔的煉器岩洞,「蓮柔師姐想說什麼?」

「今天的梁少揚,比以前的地位更加高了,別說你了,就算是思琪這時候和他衝突,也註定要自認倒霉。」蓮柔輕嘆,將近期發生的事情簡單解釋了一番,「宗主讓譚長老將那些圖卷和經書,都從思琪手中索要回去了,如今由梁少揚來保管那些高階靈圖。現在所有人都知道,宗主和三大供奉達成了默契,已捨棄了思琪,改為全力栽培梁少揚了。」

秦烈心神驚動,他沒料到這麼短的時間,宗門竟然發生如此大的變故。

被所有人視為接班人的唐思琪,突然被宗門放棄,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重選了梁少揚。

「她呢?」秦烈迅速冷靜下來。

「把自己關在岩洞內。好幾天沒有出來了。她意志有點消沉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勸說她。」蓮柔指了指唐思琪的岩洞。

「我過去看看。」秦烈轉身而去。

「或許你能勸勸她。」蓮柔神情無奈。

「唐師姐,我是秦冰。」他在岩洞外沉聲道。

唐思琪打開洞門,放秦烈進來。

十來天沒見,她清減了許多,顴骨都有些凹陷,臉上也沒了往昔的迷人風采,就連明艷的眼睛,都變得黯淡無光起來。

放秦烈進來後。唐思琪坐回七個熔爐中間,忽然對熔爐道:「就是有點捨不得你們。」

「唐師姐,區區一個梁少揚而已,你就因為他煩愁?」秦烈喝道。

「不是因為他,是因為宗主和三大供奉的態度,因為他們不信我的話。」唐思琪搖了搖頭,「他們不信我,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,我準備過段時間就離開焰火山,也免得他們看著心煩。」

「你要走?」秦烈臉色陰沉了下來。

「現在梁少揚的嘴臉你是沒看到。我反正受不了了,與其留在宗門受氣。還不如離開輕鬆一點。」唐思琪艷麗的臉上,都是苦澀無奈,「我也不想走,但我受不得氣,不然也不會弄成現在這樣了。」

她也有些後悔。

她以為應興然的那番話只是威脅,不會真的作數,所以她沒有按照應興然的要求煉器。

一直以來,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都非常寵溺她,她早習以為常了,也就覺得這趟應興然會主動服軟。

結果她錯了。

十天後,應興然沒有來,來的是譚東陵,來索要她保管的那些宗門秘本。

在那一刻,她就真正絕望了,知道她被應興然和三大供奉放棄了。

譚東陵走後,她就開始哭,她哭了整整一夜。

應興然和三大供奉再沒有在她岩洞口出現,除了蓮柔外,也沒有人前來安慰她一句。

她心灰意冷,於是決定離開,當她將這個想法說明後,蓮柔很快就告知了應興然。

應興然只回了一句話:「我知道了。」

並沒有過來找她去談這件事。

她徹底死心了。

「當你是天之驕子的時候,所有人會圍著你轉,但等你跌落時,沒有人會同情你,只能是你一個人默默去哭。」

「你沒你所想的那麼重要。」

「沒有你,他們不會缺少什麼,宗門照樣運轉。」

這些天,她時常對自己這麼說,逐漸認識到現實的殘酷,心也越來越涼。

秦烈神情冷漠,深深看向這一刻眼睛灰暗無光的唐思琪,忽然道:「先別走,給我一點時間,我會讓你重新擁有屬於你的一切。」

唐思琪霍然抬頭,一臉迷惘不解。

「只要梁少揚死了,他所擁有的這一切,就會重回你的身上。」秦烈丟下這麼一句話,在唐思琪震驚的目光中,轉身出了岩洞。

他來到豎立著靈紋柱的廣場上。

太陽才剛剛冒頭,廣場上沒有什麼弟子活動,只有七煞谷的歐陽菁菁坐在一根靈紋柱下方,還在幻想著能看透靈紋柱上的奇妙。

秦烈在廣場中央坐了下來。

他開始第一次認真去看那十二根靈紋柱,去看柱子上的那些奇妙圖案和花紋,去看那一道道暗含某種奇妙的紋絡。

他眉心之中,一縷微光釋放出來,那是來自於鎮魂珠的光芒。

在太陽的光耀下,這一縷光芒並不起眼,就連不遠處的歐陽菁菁都沒有察覺異常……

這一縷光芒照耀向最近的一根靈紋柱,秦烈認真去看,數秒後,他身體轟然一震,眼中顯出攝人的神采。

如發現新大陸一般,他不斷扭頭,去看身邊一根根的靈紋柱!

他眉心中的微光,也照耀著一根根靈紋柱,每多看一根靈紋柱,他眼睛就明亮一分!

待到他看向歐陽菁菁靠著的靈紋柱的時候,也在看著靈紋柱的歐陽菁菁,眼睛突然一花。

她發現那根靈紋柱上的一條條長河圖畫,如忽然活了過來,她像是聽到了水流的嘩嘩聲。看到了河流磅礴流動的氣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