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六十一章捨棄

第一百六十一章捨棄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3 18:35  字數:3549

回到器具城的屋內,秦烈心情依然震蕩不止,腦海中還在反覆呈現所見的遠古奇景。

如山巨獸,入雲巨人,通天的強者,毀天滅地的戰鬥……

一幕幕畫面不迭浮現出來,秦烈熱血沸騰,恨自己沒能出生在那個古老的天地,去見證古時最巔峰強者的凶厲和恐怖。

胸口碎裂的骨頭,奇妙的癒合,再沒有一絲疼痛感」「小說章節。

心眼窺看丹田靈海,兩個全新的土huáng色元府,在靈海內滾盪著,上面密密麻麻的蚯蚓文字一閃一閃,釋放出渾厚的大地氣息。

「地心元磁錄!」秦烈眼睛亮了起來。

冰川中,那一具龐大的巨獸遺骨,初始沒有顯現異常,沒有一點奇特之處。

是從鎮魂珠內照耀出來的光芒,將隱匿在骨骸內的遠古文字浮現出來,並且還把那些文字收入靈海,凝成了兩個全新元府厚實土之力量聚集的洞天。

「這地心元磁錄難道是遠古時期的修鍊靈訣?地心元磁之力……就是重力吧?」秦烈神采奕奕。

他本來只想弄清楚極寒山脈的地底,究竟有多少遠古巨獸被冰凍封印著,沒料到最後一具巨獸遺骨內部,竟然烙印著一篇奇妙的修鍊靈訣,而且還被鎮魂珠給發現,令其混合一股地心之力凝結成了元府。

如今,他身上傷勢全部恢復,胸前骨頭也重新堅硬如金鐵。

靈海中,六個元府形成,這是開元境中期大圓滿的徵兆!

臉上綻出一個笑容。他凝神去看元府上的蚯蚓古文。將這篇「地心元磁錄」深深記在腦海之中。

兩天後。

他頭頂忽然衝出一道土huáng色光暈。一種扭曲重力的磁場,陡然在屋內形成。

「哐當!哐當!」

屋內的銅碗,石罐,盛放特殊靈材的瓮,突然紛紛因重力的變化搖晃落地,很多碗罐摔了個粉碎。

秦烈睜眼,感受著重力的增強,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「梁少揚!」他低喝了一聲。

……

器具宗。

「思琪。別鬧脾氣了,你就聽宗主的話,把那森羅殿定製的六件靈器煉了吧。」

唐思琪的煉器岩洞中,蓮柔不住勸說著,要她別任性,老老實實按照吩咐將事情做了。

她從火獄崖回來好幾天了,一直將自己關在岩洞內,對應興然的數次吩咐都不理不問。

這時候,各大長老忙於煉製空間戒,墨海正全力領悟聚靈牌中的古陣圖。宗主應興然有傷在身,也沒辦法親自出手。森羅殿要求的那六件靈器,只有她來煉製最合適。

但唐思琪卻一直推脫身體不適,發脾氣不去煉那六件靈器,一天天的耽誤著時間。

「上次宗主喊我問話,讓我勸說你的時候,臉色已經不太好看了。」蓮柔鎖著眉頭,想著應興然的表情,心情愈發差了,「思琪,你這樣只會讓他們認為你不顧大局,會越來越覺得你不適合未來的宗主之位。」

「我對那個位置本來就沒有興趣,是他們央求著我,我才無奈答應的。」唐思琪哼道。

「你不在意,但有人在意啊。宗主和三大供奉一旦否定了你,就會將所有財力物力用在梁少揚的身上,把他當成新宗主培養。這恰恰就是他想達成的目的,你越是消極,他就越得意。」

蓮柔嘆了一口氣。

「你不知道,這幾天那梁少揚更加盛氣凌人了,已經當面頂過大師兄好幾次了。大師兄將事情捅到宗主那邊,宗主只說他年輕不懂事,還讓大師兄讓著他一點,為了這事,大師兄近期顏面掃地,多年的威望都毀於一旦了。」

「他想做宗主,就讓他去做好了,反正我絕不會向宗主服軟!」唐思琪臉色不太好看,「從火獄崖出來後,我很冷靜,我去找了宗主,告訴他我和秦冰在自由商道被人伏擊,告訴他肯定是梁少揚所為。」

唐思琪臉色黯然,心灰意冷道:「他說我故意污衊梁少揚,說我擔心梁少揚搶走我的宗主之位,所以才會想盡方法來對付梁少揚,還說我不識大體,一心要趕梁少揚離開器具宗。」

「看來宗主漸漸往梁少揚傾斜了。」蓮柔輕嘆,語氣苦澀:「這傢伙真是可怕,短短時間就贏得了未來的主動權,哎,以後如果真是他來坐那個位置,也不知道他會將器具宗帶向何處。」

「秦冰還沒有回來?」唐思琪突地問道。

「還沒有。」蓮柔搖頭。

岩洞外,傳來了腳步聲,不多時,應興然在門口講話了:「把東西放下!」

「是。」幾名器具宗的武者,將許多靈材箱子放到唐思琪的洞口,應興然揮手,示意那些人退下,然後沖著洞口說道:「煉製那六件靈器的材料,都在你的洞口,我給你十天時間,十天後如果你依然執迷不悟,以後宗門不會繼續在你身上投入資源。」

蓮柔臉色一變。

唐思琪身子一僵,似乎不敢相信應興然竟然說出這番話,她美眸中終於顯出一絲驚恐。

她張開口,想說些什麼,卻最終什麼話也沒有說出。

應興然也沒有給她留時間,那番話落下後,就甩手離開了,走時臉上的表情也不好看。

「宗主竟然……竟然說出這番話來。」蓮柔也恐懼起來,「他這是要決定放棄你了!思琪,你服軟吧!如果你繼續堅持,宗門再也不會任由你肆意揮霍靈材,那些最高階的靈陣圖,恐怕也不會繼續對你開放了。」

唐思琪眼眶泛出淚光,卻倔強咬著牙,「我才不稀罕!」

另一端,山巔大殿中。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