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五十二章不留情面

第一百五十二章不留情面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1 14:38  字數:3569

「童長老好。」

秦烈來到門口,臉色冷漠,沖童濟華點頭致意。

「嗯。」童濟華也點了點頭,繼續和梁忠講話,沒有和他多言什麼。

秦烈身上寒氣繚繞,從梁忠和童濟華中間穿過,往器具宗內部走去,沒刻意去看梁忠。

梁忠也沒將他當一回事,也只是笑著和童濟華說話,待到他進了內宗,梁忠吩咐那些森羅殿戰將小心一點的時候,無意瞄到秦烈的背影。

他愣了一下,忽然盯著秦烈的背影,神情變得有些古怪,「這背影,很熟悉的感覺,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……」

「梁先生,梁先生!」童濟華輕喝。

梁忠回過神來,微微皺眉,忽然問道:「剛剛過去的那冷冰冰的青年是誰?」

「秦冰,內宗的弟子,最近才上山的。」童濟華隨口解釋,「是墨海長老看中了他,發話讓他進入內宗,他是這一批的新晉加入者,他和梁少揚一起通過的考核,也是除梁少揚外,第二個夠資上山的弟子。」

「秦冰……秦冰,名字沒聽過,應該不是一個人,但背影為什麼那麼像。」梁忠嘀咕著,又問:「他從什麼地方過來的?」

「不知道。」童濟華有些詫異,不明白梁忠為什麼會對秦烈有興趣,「你也知道器具宗的規矩,一般不太過問入門弟子的出身來歷,只看對方的天賦。只要有天賦,就算是平民百姓,器具宗也會接納,沒有天賦,就算是出身再好,也不會被納入門宗。」

梁忠點了點頭,也沒繼續問,心裏面則是存了一個心思。

……

「秦冰!」焰火山的山腳下,潘軒冷著臉,責問道:「昨夜你去了何處?」

「出了器具宗,到外面買點東西,今早才回來。」秦烈說道。

「身為內宗弟子,進出器具宗決不允許和外宗弟子一樣沒規矩,每一個內宗弟子要離開宗門,都必須要和我說一聲,難道沒有人教導過你?」潘軒堵在上山的石道上,和三名內宗弟子一起,一副興師問罪的表情。

他明顯是準備下山,恰恰途中遇到秦烈,刻意要找麻煩。

內宗弟子可以自由在山上和山下行走,能隨意出沒外宗,但是要從整個宗門離開,按照規矩是應該和潘軒說一聲。

但唐思琪比較特殊,她是近十年最有天賦的人,深受宗主和墨海器重,很多內宗的規矩她都不受限制。

她進出宗門,從未和潘軒說過,潘軒也不敢找她麻煩。

因為她從不用遵守這規矩,所以她在和秦烈講解宗門規矩的時候,疏忽了一點,沒有對秦烈提到。

所以秦烈還真不知道有這個規則存在。

「我初入內宗,對內宗很多規則不太熟悉,以後我會記得。」秦烈神色冷漠,語氣生硬,就這麼回了話過去。

「我看你根本沒有認錯的態度!」潘軒哼了一聲。

秦烈皺眉,抬頭看著他,「那師兄認為應該怎樣?」

「按照宗門規矩,你應該……」潘軒話說到一半,突然間止住,他視線越過秦烈,臉上顯出恭敬之色,道:「謝小姐請上山。」

秦烈回頭。

謝靜璇身穿雪白武者服,神態淡漠,正從山腳下走來。

潘軒從山上下來,主要任務就是帶她上山,一看到她現身,趕緊停下了對秦烈的責問,狠狠瞪了秦烈一眼後,和三個師弟一同迎了上前,要帶她上山。

在山腳下,梁忠正帶著森羅殿的戰將搬運靈材,身為主事者的謝靜璇,不用管這閑事,就孤身一人上山來了。

她見潘軒三人迎來,微微點頭,就這麼從容往山上行去。

來到秦烈身旁的時候,她眼中流露出明顯的詫異,也很驚訝昨夜所見的青年,竟然也是器具宗的內宗弟子。

在潘軒等人的疑惑目光中,她在秦烈身旁停了下來,清冷的眸子凝聚在秦烈身上,仔仔細細打量了一番,忽然道:「你像我認識的一個人。」

秦烈皺眉,暗中運轉寒冰訣,氣勢如冰峰般冷冽。

「但你應該不是他。」謝靜璇又自語了一句,對秦烈點了點頭,這才越過秦烈上山。

潘軒見她上去了,不敢繼續逗留,暫時放過了秦烈,趕緊和三名師弟一起引路,恭恭敬敬陪伴在她身旁,露出諂媚笑容。

秦烈停了下來,暗暗觀察著謝靜璇他們上去的方向,等他發現謝靜璇一路往山巔而去的時候,神色微微一變。

山巔,那是宗主和三大供奉常年久居的地方,除非來歷不凡者,不然根本不夠資格上去。

「這謝靜璇,看來在森羅殿的身份都不小,否則潘軒不會親自迎接,她也不可能登的了山巔。」秦烈暗暗想道。

他往他的岩洞行去。

「唐師姐,宗主讓我和你一起去山巔。」梁少揚的聲音,從唐思琪岩洞的位置傳來,讓秦烈留心起來,遠遠望向那邊。

「知道了,你先過去吧,我一會兒就來。」封閉的岩洞中,傳來唐思琪的不耐聲。

「我沒什麼事,就在這裡等你一會兒。」梁少揚繼續糾纏。

「我難道說的還不夠明確?」岩洞內,傳來了唐思琪的怒聲,「那我就說直接一點,我是不想和你一同上山!因為我很反感你,我看到你就覺得厭惡!我這麼說你總該明白了吧?」

她的怒斥聲並不低,臨近幾個岩洞的內宗弟子,也都聽的清清楚楚。

蓮柔和龐詩詩兩人,聽到她的喝聲,都是神色震驚,悄悄在各自洞口現身,和其他幾個內宗弟子一起看向梁少揚。

梁少揚臉色變得無比難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