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靈域 >第一百五十一章對面相逢不識君

第一百五十一章對面相逢不識君 (1/2)

小說名稱《靈域》 作者:逆蒼天  更新時間:2013-08-31 12:27  字數:3537

漆黑深夜,雷聲轟轟,閃電在天上蜿蜒扭動著,肆虐著夜幕,震懾著大地。

電閃雷鳴中,磅礴大雨落下,像是天河傾瀉了,雨珠串成線,一條條從虛空垂落下來。

暴雨雷霆中,謝靜璇如一縷白色幽靈,腳尖輕點一下濕漉漉的地面,身子便如柳葉般輕盈飛起,半空掠動數十米後,才會再一次落地,又一次飛起。

惡劣的天氣,又是深夜,器具城各大城區都人影寥寥,各條街道上幾乎都不見行人。

就連器具宗外宗一些負責巡邏的武者,在這暴雨下也都偷懶鬆懈下來,縮在各個據點躲避著暴雨。

也是如此,幽靈般在街上掠動的謝靜璇,並沒有引起注意。

她不時抬頭看著天上劈射的雷霆閃電,一邊辨別方向,一邊悄然朝著秦烈的位置接近。

「看雷電落下的架勢,和他當時在石林山谷內對付噬魂獸有些相似,但他已經消失了快一年了,按道理應該不會在器具城出現……」

謝靜璇清冷的眼眸中,流露出疑惑之色,也覺得她的懷疑有點沒來由。

森羅殿要護送一批珍貴靈材前來器具城,要將那批靈材交給器具宗,因為數額較大,為了防止中途出現意外,加上她本身也有事情來器具城,所以她主動攬下任務,負責這次靈材的護送。

從秦烈和李牧離開冰岩城算起,如今快有一年過去了,這一年時間,謝靜璇利用森羅殿的情報網也在搜尋秦烈和李牧的蹤跡,可惜到現在還是一無所獲。

森羅殿的元天涯,也不斷安排人打聽李牧的來歷和消息,但也是沒有一點進展。

秦烈和李牧兩人,彷彿憑空消失了,找不到一絲蛛絲馬跡。

她昨天剛到器具城,準備歇息一下,過兩天親自前往器具宗內宗,今夜正向麾下戰將吩咐別的事情,猛地看到城內一處雷電異常,就起了心思,孤身一人前來查探。

「會不會是他?」謝靜璇皺著眉頭。

……

「劈哩啪啦!」

院子內,一道道閃電劈射下來,如刺目的閃電鞭子,狠狠地抽打在秦烈身上。

秦烈全身光電耀目,如成了眩目的寶石明珠般,在漆黑的夜晚,他如日月般燦爛。

端坐在石地上,他神色肅然,集中所有精神意識運轉天雷殛,將在他體內衝擊的雷霆閃電之力,一一匯入靈海。

靈海中,一個璀璨奪目的雷電光團,如被蒼天之手攥著搓揉夯實,變得越來越牢固。

雷電元府!

秦烈以心神觀看著靈海內的變動,將四肢百骸內的雷霆能量抽取出來,如蠶絲般一遍遍纏繞在雷電光團上。

「轟隆隆!」

雷霆暴烈之音,突地從雷電光團內部轟鳴出來,秦烈神情猛地一震,瞬間睜開了眼睛。

「成功了!」秦烈眼睛亮的刺目,在他的眼瞳中,有條條細小閃電疾射。

傾盆大雨落下,他全身濕透,臉上卻都是驚喜,他一邊感受著元府的形成,一邊興奮看著夜幕。

看著夜幕中的道道閃電!

他運轉天雷殛,身如磁石,引動更多閃電劈射,以肉身來容納雷霆閃電之力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雷霆閃電漸漸消隱在九天雲霄,雨勢卻更加可怕,如要淹沒天地一般啪啪落下。

「嗯?」

就在他收手準備回屋換衣的時候,在此時變得靈敏的感知力,忽然覺察到一股強悍的生命波動接近。

臉色微變,他立即變幻靈訣,以寒冰訣來聚集力量。

只是一瞬間,他氣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整個人都如同徹底改變了。

先前運轉天雷殛的時候,他是一種剛烈狂暴的氣勢,和雷霆閃電一般,像是隨時都能爆炸開來,要以無比的瘋狂來轟殺所有敵人。

但現在,當他運轉寒冰訣的時候,他像是變成了一塊厚厚的寒冰。

冰冷、陰寒、冷酷的氣息,從他身上釋放出來,讓院子內的雨水迅速結凍。

就連從天墜落的雨滴,也在快要落到他頭頂之前,凝成小小的冰晶,打在他的身上時,傳來「啪啪」的脆響。

——他身體表面也凝成了一層薄薄的冰晶。

氣質驟然一變的他,站在院子中,眼神冷冽沒有一絲情感,冷冷看向前方一個屋頂。

他瞳孔驟然一縮!

「謝靜璇!」他在心中驚叫起來。

前方屋頂,淋淋大雨中,謝靜璇身上蒙著一層亮銀色光暈,她一襲白衣傲然站著,清冷的眸子,就這麼凝視過來,落到了秦烈的身上。

隔了快一年時間,兩人在這個雨夜,在器具城再次見面。

秦烈心境迅速平復下來,他沉默著,也不開口講話,保持著寒冰意境在身,冷眼和她對視。

「不對,身上的氣息截然不同,面貌也不一樣……」

謝靜璇看了一會兒,發現下方的青年和她所知的秦烈並不同,那種冰寒徹骨的冷意,和以前秦烈的氣息幾乎截然相反。

兩人都沉默著,對視了一會兒,謝靜璇忽然點了點頭,化為一道白色光影離去。

秦烈不敢鬆懈,還是暗運寒冰訣,過了許久,等他確定謝靜璇肯定走遠了,他才回了屋內換衣服。

「她有沒有認出我?」秦烈不確定。

「氣息不同,長相也不同,分明不是一個人。」謝靜璇在雨夜的街道上飛掠著,眼中浮現一絲疑惑,「可為什麼感覺像是一個人?奇怪……」

半個時辰後,她回到原先的府邸。

梁忠和十來名森羅殿的戰將,這時候都回到屋內避雨,見她回來後,一行人神情